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4月16日訪談】

Rob:大家好。今天是2015年4月16日。

你們聽到這個節目可能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希望這個週末我們能上傳好音頻。

歡迎來到Victory of Light節目特別版,謝謝你的到來Cobra.

COBRA:謝謝各位收聽。

Rob:我們收到很多問題。這個月沒有辦法回答所有提問。

對那些沒有回答到的問題我要說一聲抱歉。我收到人們很多重複的提問,我先來回顧一下。

我們那天談到這些,但我的看法基本和你一樣。當然,沒有人準確知道未來會怎樣,但我們一直聽說17年來這個行星上到處都是飛機化學尾跡。

我們遭受著秘密政府以及他們那些滅絕人口計劃的無止境的恐怖和破壞,還有煽動戰爭等等所有這些恐怖的事。

現在由於某種原因,網上又有人宣揚令人恐懼的信息...我們知道聯邦應急管理局集中營建立了很長時間。很多人,包括我一些親密的朋友非常沮喪和妄想。

他們似乎對一些事情反應過度,我們談談他們能做點什麼來保護自己。但這裡主要的問題是Jade Helm。

似乎有證據顯示有很多外國軍隊在美國過著平常的生活,將會作為臥底加入一個北約的稱為Jade Helm的聯合行動。

你能否告訴我們一些背景來減輕這些恐懼?這是一個什麼行動?現在對很多人來說知道這個很重要。

COBRA:好的。首先我想說這是一把雙刃劍。

表面上,它似乎是一個國際陰謀集團的大動作。

另一方面,我可以說同樣是那些軍隊,同樣的行動可以被解讀為正義軍的行動。

我對此不會反應過度。我不太害怕這個情況,即使這件事有很小的可能失去控制,抵抗運動也會在必要的時候觸發「事件」。

Rob:我的問題是,如果抵抗運動能阻止這種事,那為何他們不能阻止發生在烏克蘭的那些事?那裡也發生著可怕的悲劇。

很多人問到為什麼抵抗運動不介入那些事件?為何他們讓這些小衝突不斷發生?

如果在美國發生這種事...能否觸發更多的介入?

COBRA:這是一個風險評估。

一方面齊美拉集團持有他們的奇異夸克炸彈,另一方面他們又進行著那些暴行。

抵抗運動要在風險相當的時候才介入。

比如,如果在美國發生戒嚴,這將影響到2億多人,這可能才是值得抵抗運動冒奇異夸克炸彈爆炸的風險介入的情況。

我不會談到抵抗運動風險評估的策略細節,我只會說抵抗運動和光明勢力完全清楚如何行動以最小化這個行星的苦難。

他們從不允許不必要苦難繼續下去,如果他們能阻止,他們就會阻止。

他們不會為了減少一些災難而冒險引發更大的潛在災難發生。

Rob:好的,謝謝。你提到這些軍隊也可為光明勢力所用。很明顯地面部隊只是在聽取和執行命令。

本傑明.富爾福德似乎也提到這一點。我不是想對本傑明無禮,但我看他的一些信息覺得不是那麼好。

他確實有不錯的信息,意圖也是好的。但我不確定他是否知道這些行動是好人策劃的還是壞人策劃的,或者是好人故意讓這些發生,然後在最後一分鐘才出手。

關於'誰在控制'這些軍隊,你有什麼看法?其主要的目的是什麼?這是國際陰謀集團策劃的行動還是好人策劃的?

COBRA:首先關於本傑明的信息。

你讀他的報告時要拾取信息的精華並捨棄掉其他,因為報告裡有一些加密了的真貨,其餘部分不需要擔心。

關於Jade Helm的情況,我不會評論更深層的背景,但我會給你一個類比。

由東盟和金磚國家發起的這場金融改革,那些新的基礎設施銀行,它可以被解讀為一種新的全球化集權,新秩序系統,或者可以解讀為光明勢力的進展。

Rob:很好。很顯然為什麼壞蛋要(多此一舉地)換一個系統?

這無疑是好人們在嘗試實施新系統。壞人們正盡可能地滲透進去。

下一個我想談的大問題是那個真名叫Corey的先生。

他一開始用的網名是GoodETxSG。 他是David Wilcock在洛杉磯Conscious Life Expo會議上演講的信息來源,他揭露了很多信息。

你在博客上也提到關於他所說的藍鳥族或者來自銀河中央的文明,他們的巨大母艦停靠在奧爾特雲裡,能影響到我們太陽系的磁場。

Michael Salla告訴我David和他飛到洛杉磯做了一個獨家專訪。似乎GoodET和David做了一系列的電視訪談節目。

他似乎沒有過多的牽涉到那個超級戰士[super soldier]計劃裡,但他過去顯然受到腦控,然後他打破了控制,現在作為神使而活動。以上是給聽眾們介紹背景。

Cobra知道所有這些,他現在是(外星)互動和那些委員會的使者,他公開的信息震驚了很多人,他說有10個獨立的秘密太空計劃,由地球上的不同派系運作。

多年來,多個外星種族和多個世界政府的代表一直有互動和成熟的委員會會議。

我預計他接下來要公開關於超級戰士和那些太空人的信息。Cobra能否給我們一個概述,或者你對他的信息的評論和看法?

COBRA:好的。我在他經常發帖的論壇上回過兩次帖。

我只是表達對他的支持,因為他有很多真實的信息,這些信息現在這個時間對人們普遍地了解秘密太空計劃是非常必需的。

這些信息極大地幫助了解不同的秘密太空計劃。我不是完全同意他所有的信息。

基於我的信息來源和我的經歷,我對一些事情有不同的看法。但總體上他是做了一件好事,我只是在論壇上發了一些評論。

Rob:謝謝。你能否詳細談談你的不同看法...我個人的感覺是他從他的經歷得出的推斷是...他說這些ET種族認為他們在地球上有利益,因為他們對地球人有遺傳貢獻。

這個說法對很多地球人來說似乎很鬧心,就好像他們擁有我們,或者對我們有什麼權利一樣。

你能否說一下?這些不同的外星團體,他們是彼此意見不一?誰來控制局面?從他的觀點看來這像是一個控制矩陣。

COBRA:好的。這也是我其中一個不同意他的地方。

他把整個形勢描述得非常碎片化和區隔。這正好是10年20年前的情況。

根據我的信息來源,他參與過秘密太空計劃。這是我能確認的。

我不能確認的是他關於太陽系目前形勢的更新。根據我的信息,太陽系當前形勢比10年或者20年前有一些不同。

是的,他對10、20年前的太陽系秘密太空計劃的描述非常正確。

你可以把那些不同的太空計劃看作為一個大的互聯網絡的不同方面。

比如,你可以把(小)公司的秘密太空計劃與行星上的特大企業聯繫在一起,你可以把太陽典獄長計劃和軍隊、金融、軍工複合體的一些方面聯繫在一起,你可以把他所說的黑色艦隊和齊美拉集團聯繫在一起。

這裡都有一定的關係,所有這些是一個互聯網絡,它在變換著形態。 從某個意義上,情況不是他所說的那麼碎片化。

目前形勢實際上反映出光明勢力的正面行動,根據我的信息來源,這些秘密太空計劃絕大多數已經被清理出太陽系。

現在剩下的是齊美拉集團,他們沒有很多成員,但劫持了一些人質,他們最強大的武器的奇異夸克炸彈。

它們是外星武器。這就是他們如何在太陽系裡繼續坐穩他們的位置。 我可以確認那些母艦的存在。

它們可以被稱為母艦,也可以有其他名字,可以叫跨維度門戶。

重要的是要明白人類用詞語來描述現象。從操作那些“乙太平台”的存有的視角看來,他們處於線性時空之外,他們的理解與揚升大師更接近一些。

揚升之後,當你達到一定高度的意識狀態,法則就會改變,視角也會改變。我不會說得太過深入,因為現在太早了。

但我會說他們對現實的視角更多是一種完整合一的視角,通過低維度顯化為不同的碎片。這本身不是語言角度(能夠說清楚的)。

Rob:是的,我理解他們基本上來自靈魂層面。他們無時不刻進行多維的互動。

我的看法是這些超光速的存有來自我們所不理解的純粹的正面層面和更高的維度,但不時地從一個全息的視角,他們阻止某些事情發生,又允許某些事情發生。

我們只是不理解。對我們來說這似乎是不合邏輯的。為什麼你不阻止而是讓其發生?對我來說似乎他們在全息層面上有更高視角以保證獲得勝利,某些事情被允許繼續發生,但當來到平行時空現實的關鍵節點上,他們就能看到並且採取行動,這麼說正確嗎?

COBRA:我不完全同意這個說法。我會說如果他們能阻止一些負面的事情,他們是會阻止的。

我也不同意Corey所說的“球體存有們想給人類上一堂課程,因為這是學習艱苦課程的唯一方法”。

光明勢力從不對各個宇宙種族採用所謂艱苦課程來加深理解,因為理解和覺知不是通過這個方法來進化的。這是執政官其中一個舊編程,所以我也不同意他說的。

Rob:好的。我的理解是他們能採取很多行動。比如他們能介入並消滅博科聖地。抵抗運動能做一些事,只是還沒有做。

COBRA:我解釋一下。如果抵抗運動在地表採取一些公開行動,奇異夸克炸彈會馬上爆炸,這將消滅地表生物。這是他們沒有這麼做的原因。這是抵抗運動不直接介入地表的原因。

Rob:好的。很多人都不同意你說地球是最後一個(需要解放)...Alex Collier也...他告訴我他有9個多月沒有接觸。他仍然強烈地覺得宇宙其他地方仍然有很多負面勢力。

Corey提到曾經有很多負面團體從事過很多事情。

我偶爾和人們說起這些,但我不真的覺得自己對此有準確的理解,但說到宇宙裡的各個團體組織,這是我想問你的一個問題,關於光明勢力,齊美拉集團、蜥蜴人、高大灰人、Dows、高大白人和其他敵對勢力,還有Omegas和Kalrans,不管人們怎麼稱呼。

在月球上似乎曾經同時存在好人的基地也有壞人的基地。那些不同團體的情況以前是怎樣的?他們有沒有互相聯絡,有沒有在太空出現小規模衝突,有沒有進行休戰商議,他們有沒有和好人談判?誰來負責這些,是不是土星指揮部?

COBRA:如果要回顧歷史,月球就像一個戰利品,因為它如此靠近地球,很多月球上的行動能很容易地影響到地表。是

的,很多不同種族在月球上有過基地。其中一些是正面的,一些是負面的。

隨著局勢的發展,很多很多年前,在月球上發生過激烈的戰鬥。隨著時間過去,一些協議逐漸形成,並越來越得到遵守。

不同種族發現大家不要總是打來打去,而要遵守一些協定。是的,有過緊張,有過爭論,但大部分都通過外交手段解決。

每個種族和每個派系都指定有一塊邊界分明的領地。大多數時間裡那些協定是得到尊重的。

所有的改變發生於1996年執政官入侵,一支龐大的天龍星艦隊進入太陽系,他們在96年完全佔領月球。然後解放勢力在2001~2004年之間到來。

那時光明勢力進行了一次強大的行動解放這個太陽系。

那段時間...他們清理那些負面種族的基地,在月球上發生了很多戰鬥,大部分負面種族基地已經清理了,只有非常少的留下。

那些剩下的基地是齊美拉集團的大本營,除此外的大部分已經清理完。現在月球上具體剩下什麼是機密信息。

Rob:我的問題是...我想說說我所知的歷史,如果錯了你更正我。

天琴星系,一些人說昴宿星人來自天琴座,很多信息說人類起源於天琴星系。

我們回顧昴宿星的歷史,我知道那裡有一些不同的文明。有一個文明在墨洛珀[Merope]星附近,那裡似乎有一些負面存有,我所知的是那裡也有一個正面團體。

Semjase來自Taygeta星附近的Erra,也是在昴宿星團裡。

根據Omnec Onec所說,在我們古代地球歷史上,一些昴宿星人在地球上發生過衝突。一些昴宿星團體關於古代地球歷史有不同意見,他們回來這裡是要改正最初的錯誤。你同不同意?

能不能解釋一下以前昴宿星人在地球的活動?

各位要知道,昴宿星團是一個很大的星系,有幾個恆星太陽。所以我們不能說每個昴宿星人都來自同一個星球。

你的鄰居跟你會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我們不能把所有昴宿星人或者把所有灰色皮膚的ET混合當做同一個種族。你能不能談談這方面?

COBRA:好的。首先我想說關於人類起源於天琴座的信息不正確。

這個信息來自那本叫《天琴座之鏡》The prism of Lyra的書,人們只是重複引用那本書而沒有核對事實。

其次關於昴宿星人。是的,昴宿星種族有過一些無賴分子。他們直到20萬年前都是很常見的。

他們在早期的亞特蘭提斯歷史中確實參與過一些鬥爭。我會說這個派系隨著他們的靈性進化而越來越少地涉足。

這個派系最後一支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牽涉到這個行星的一些行動裡,他們得到了教訓。

我會說昴宿星團在二戰結束後很快已經完全融合到光之網絡裡。從那時起昴宿星群完全納入光之網絡。

Rob:根據Alex Collier說,他深入接觸了不同的種族,比如氧基[oxygen based]種族,氫基[hydrogen based]種族。

當然,蜥蜴人是氫基種族。他說他們不能用超光速旅行。他也談到其他一些事。

其中一件有很有趣的是關於天狼星A和天狼星B。

他說天狼星B上有一些非常負面的存有。這是古代歷史,他們曾與獵戶座一些人有過衝突。

天狼星B的人類和獵戶座的存有結婚製造出我們稱為高大灰人的種族。於是蜥蜴人控制了高大灰人,他們又控制著稱為Dow灰人或者齊塔蜥蜴人和Mantoid種族,這是一整個負面存有的層級結構。

Alex Collier說這些存有在天狼星B上,從你的信息看來這是真的嗎?為了阻止獵戶座和天狼星B的戰爭,高大灰人作為一種混血產物,在雙方都有著半敵對議程的情況下用來達致和平?

COBRA:天狼星B種族和獵戶天龍星複合體有過一場戰爭。

很多天狼星B種族的代表在整個人類歷史中與地表人類一直有互動。他們的議程不完全正面也不完全負面。

他們覺得自己是一個高級種族,有時他們用人類奴隸為他們工作。他們把自己當成主人。這是我不同意。

他們沒有平等地對待人類。我說的是個別種族。他們過往有時不道德地用科技取得優勢。這是我所能說的。

我也要指出最近那個派系已經整合到天狼星聯盟,現在正與銀河聯邦合作。

是的,曾出現過一些基因文明項目,因為天狼星B的人想滲透獵戶集團,他們製造出一些沒有對宇宙局面造成任何影響的混血種族。

Rob:好的。我不想深入談到這類地外的政治問題,因為很多這些事都沒關緊要。但GoodET提到這些,我只是想說一下這方面。

COBRA:我想說出於各種原因,這個信息不是無關緊要的。

首先星際政治形勢對(地球的)地緣政治形勢比人們想像的影響力要大。

我舉個例子。布希和基辛格,所有這些人仍然手握權力,只是因為一些地外因素在支持著他們。

如果你理解太陽系發生了什麼,你將明白誰在戰爭的後面,發生著什麼事,東盟發生了什麼,因為有地外的勢力支持普京,有地外勢力支持東盟。有其他起源於地外的勢力支持陰謀集團。

如果我們理解這些地下/背後的運作方式,我們將對地表發生的事有更清晰的認識。

Rob:是的,我同意。這些運作方式...對普通人來說...都是來自你或者Collier或者其他人的謠傳。

知道它們的影響是好事,但我意思是對普通人來說,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那些普通的光之工作者,很多人都沒有紮實基礎,擔心外太空發生的事情,疑神疑鬼,胡思亂想而不是去淨化自己和提高頻率,我是這個意思。

但我同意你所說,現在人們理解這些不同的團體是重要的。

我們談了天狼星B,你能不能說一下天狼星A。我知道天狼星A是Blue Lodge的家鄉,是嗎。

COBRA:天狼星A是銀河系本區域本星團的光之燈塔。天狼星A在執政官入侵,把數以萬億的黑暗實體投放到這個銀河系象限區域時保持著光。

因為天狼星A的存在,我們現在仍然活著。因為天狼星A和它的光,我現在還能和你說話。

Rob:是的,Fred Bell也是Blue Lodge和天狼星A團體的強烈支持者。另一個問題關於那些巨大的球體飛船,這裡澄清一下以免被人弄錯。

它們不是人們一直談論的Nibiru或者隱藏在太陽系的什麼行星或者星體,是嗎。

COBRA:那些球體飛船,或者球形星門或者門戶,不管你叫什麼,它們與所謂Nibiru或者其他人提到的任何其他實體或者行星或者天體都沒有聯繫。

Nibiru完全是錯誤信息。

Rob:很好。我很高興聽到這個。從我的理解,他們在古代埃及象形文字裡描述的Nibirian人實際上是有翼的存有,可能是一種獵戶的混血種族

這些Nibirian人只是利用地球人作為奴隸,自己做主人的團體,就好像天狼星B那樣。

你能否談談Nibiru是一個星球還是一艘母艦?從撒迦利亞.西琴寫的歷史書看來,它似乎是X行星。

但Frank Stranges博士指出這是不正確的。你也說這是不正確的,那麼關於Nibiru的古代歷史故事是怎樣的?它是不是一艘大型母艦,和其他團體一起在地球上挖礦。

這個團體的存有是不是阿努納奇人?你能不能更正一下撒迦利亞.西琴的故事?我知道我們以前談過這個,你說這些是不重要的。

但人們不停問到,我真想把這類問題放到床底下。我想對以後想提問Nibiru的人說,這是我們是最後一次回答這個問題。

Cobra你能否再多解釋一下?

COBRA:好的。西琴參考的是蘇美爾的石板。他想要翻譯那些石板。但他在那個位置上沒有系統地翻譯正確...是的,蘇美爾人的文本所說的是一些存有。

你可以把他們描述為有翼的存有。他們來自我們太陽系外的某個星系。

是的,其中一些人來自天狼星B。我上面已談過天狼星B人的特徵。他們不是唯一的存有,有一個由很多不同種族混合而成的統治種族管治著蘇美爾人。

他們實際上是構成蘇美爾城邦的存有。他們很多人與執政官有關,他們的議程首先是進行一些基因實驗,其次是壓制女神能量。

這就是Nibiru的簡短故事。

這不是什麼人們把某個可能進入我們太陽系,並引發災難的天體命名為Nibiru。這樣的理解絕對是不正確的。

Rob:好的,謝謝。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但人們喜歡聽到你親口說出來

另一個人們提到很多的問題是過去3萬年有什麼改變了?

那些Niburian人,天狼星B種族或者其他團體來到這裡與人類互動,似乎他們都有自己的議程-不論出於什麼原因,把地球作為他們的所有物。

現在這有什麼變化?人類是否有一定程度的主權讓我們得到尊重?

我們如何知道這些ET不是在為爭奪地球和人類而打架?

你怎麼給其他人信心,使人們相信這些不同的團體不是像以前那樣是來利用我們的,哪怕他們是正面的團體,不是敵對的,不會操縱我們簽一些更有利於他們而不是我們的條約或者協議。

我意思是,現在(與以前相比)有什麼改變?我們如何知道這些善良的團體...他們是讓我們自己發展,還是爭相對我們施加影響?有什麼大的變化使我們相信這些新的互動交流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

COBRA:首先,你需要明白歷史不是周期地重複,而是螺旋地重複。

這意味著進化的加速,每個週期比前一個更快。那些週期會匯聚,那些週期的匯聚點就是壓縮突破。

這意味著全銀河系一個淨化過程的發生,它會匯聚到這個行星。

因為這個行星,第一,是銀河系主要的財產,這就是很多不同種族宣稱所有權的原因。

第二,這裡是銀河系黑暗轉化的匯聚點。

隨著我們不斷地接近匯聚點,事情在加速和逐步上升。這就是現在所發生的。

在壓縮突破的那一刻,光完全地穿透並獲得了勝利。

這是所有黑暗,所有有著不同議程的種族不能再耍花樣的時刻,因為這些將被清理掉。

這是這個故事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人們傾向於從受害者的角度感知現狀。“噢,我是一個純潔的人類,有其他種族要操縱我的命運”。

事實是我們每一個人是有主權的存有,有著“我是”臨在的完整意圖。

如果你與這種潛能連接並練習它,你將不會被任何人,任何其他存有操縱。

我會說所有那些恐懼都是因為沒有足夠地把你的注意力放到你自己的高我和你自己顯化的力量的連接上。

Rob:很好。你說了我想說的,這也是我想讓那些在PFC上追隨Cobra信息的人們明白的。

Cobra和我一直強調不要坐著看新聞報導發生了什麼。

請站起來在你的生活和靈性連接裡做出改變。

我們會在玻利維亞和沙士達山的會議上詳談這些。我們將用冥想進行各種連接的練習。現在我們繼續問問題。

Rob:我們回到一大堆問題上,看看今天能問多少。一個14歲的年輕女孩問地球上首先有覺知的存有是誰?

COBRA:地球上一直存在有覺知的存有,因為他們就是所謂的守護者存有,負責在這個行星上從病毒,微生物等等開始生物學進化。他們幾十億年前就在這裡。

Rob:好的。至於物質的(有覺知)存有可能太古老而沒有人準確知道。

Gregg Braden在Awakening to Zero point一書裡,他說當地球達到每秒36週期共振頻率時,就是我們達到零點的時候,時空連續體會塌陷,knoll zone也會塌陷。

一些報告說地球的振動頻率是16。你能不能談談現在正確的振動頻率?

COBRA:關於新紀元週期的舒曼振動頻率有很多錯誤信息。

實際上存在多個舒曼振動頻率。主要的頻率大約是8Hz。這沒有改變過。

Rob:謝謝。我們有沒有辦法用眼睛看到超光速粒子?

COBRA:一些很有靈性天賦的人能用內在之眼看見。要用肉眼看見幾乎不可能。

Rob:有沒有特別的方式我們能感覺到?

COBRA:當然,那些敏感的人能感覺到速子粒。很多人能體驗到強大的治療效果。

Rob:那些巨大的灰岩坑一直出現。它們是不是有人挖的,如果是,那些坑有什麼目的,它們不斷到處出現。

COBRA:是的。它們是抵抗運動造的,出於同樣目的昴宿星人也製造過麥田圈,為了打破執政官的這個單調無變化的矩陣。

Rob:另一個問題,齊美拉集團成員如果認識到他們的遊戲結束了,有沒有可能投降?

投降是不是一個選項,或者他們會被同類殺死?或者他們從來沒考慮投降?

COBRA:投降一直都是一個選項。那些投降的人將有更容易的出路。但大部分那種人通常不考慮投降。

但以往確實有人投降,現在和將來都會有。

Rob:齊美拉集團裡有沒有女性成員?

COBRA:這是機密信息。

Rob:你能不能談談現在對齊美拉集團的進展如何?

COBRA:當我可以公開更多的時候,我會通過博客恰當地公開這些信息。

Rob:當我們製造出速子治療艙,能不能馬上逆轉癌症,老年癡呆症和其他危及生命的疾病?

COBRA:我們在地表已經有速子治療艙的基礎版本,已經造了出來。

這些治療艙不能把病直接治好,但能療癒疾病的內在之源,然後病人經過一個內部轉化,以此來幫助治療疾病。

真正的功能強大治療艙只能在「事件」之後才有。

Rob:關於標量等離子場腦控植入物網絡,對普通人而言,人們所在的頻率是否影響到那個武器的運作?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與“我是”臨在有緊密的連接,等離子標量網絡對他的效果是否會少一些,或者對他完全無效?

COBRA:效果會更少。

Rob:能不能談談星際種子。他們個人的角色和使命會在「事件」前向他們揭露嗎?

COBRA: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不會。但有某些人一直在履行他們的使命。

對那些人來說,他們的使命每天都揭示得越來越多。對其餘的人,他們大概在等待「事件」。

Rob:你能不能談談你提到的緊隨MOSS行動之後的月下行動?

COBRA:很遺憾這仍然是機密信息,當我可以說的時候我會在博客上公開出來。

Rob:這裡有另一個問題。有沒有另外什麼東西是「事件」發生的障礙?

COBRA:當我們清理了那些奇異夸克和頂夸克的等離子炸彈,這將是一次巨大的突破,是能被感覺到的。

當我們做成這件事時,「事件」將會很近。

Rob:很明顯仍然有其他以前不知道的障礙,但這是最後的障礙,沒有其他.... 

COBRA:可能有也可能沒有其他障礙。我們對付齊美拉集團來到最後一年左右,並且有了很多進展。

Rob:好的。有沒有物理形態的蜥蜴人?可能有一些?

COBRA:不是以蜥蜴人身體,而是以人類身體存在。

Rob:很多人問到巴西。巴西是金磚國家一個成員,很多人對於他們有個女總統感到沮喪。巴西有沒有被滲透?陰謀集團仍然控制住那裡?

COBRA:人們需要明白光明勢力在東盟取得的進展不意味著那些國家正在變成天堂。

在中國,巴西,印度,俄羅斯和所有那些國家仍然有很多國際陰謀集團的影響。

但強大的光的存在滲入到那些國家的政府架構裡。他們有任務的優先級。

第一個優先級是建立可替代的金融系統。

那些國家的政府架構的其他方面不得不等一下,因為他們沒有強大到馬上處理所有事的程度。

在巴西仍然有很多腐敗,很多國際陰謀集團的影響。

但你可以觀察到一些正面的趨勢。

跨國公司的影響正在減少,美軍,石油美元的影響正在減少。

你可以很容易地發現到在巴西,中國,俄羅斯和其他金磚國家的那些趨勢。

Rob: 「事件」之後是不是有個「夢境行動」的計劃?

COBRA:夢境行動將是「事件」之後創造力的爆發。這是新文藝復興。

Rob:你能不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夢境的更多信息。很多人知道,也有很多人不知道。什麼是夢境行動?

COBRA:去我的博客搜索Operation Dreamland看一下。

Rob:很好。這裡有一個問題:愛爾蘭飢荒是不是有意的?因為愛爾蘭人民的覺醒或者是一個自然現象?(注:俗稱馬鈴薯飢荒,是一場發生於1845年至1852年間的飢荒。在這7年的時間內,英國統治下的愛爾蘭人口銳減了將近四分之一) 

COBRA:這是出於很多目的而有意造成的。第一目的是製造大量便宜的奴工。

由於飢荒,很多愛爾蘭人當時去到美國,在可怕的環境下工作。其他的目的是壓制在愛爾蘭相當強大的女神能量。

這是一個執政官的計劃,壓制愛爾蘭作為一個國家而覺醒,因為陰謀集團想要的是把愛爾蘭統一到英國之下。

Rob:這裡有另外一個很多人問到的問題。似乎每幾個月就要掉一架飛機。

人們想知道陰謀集團有沒有牽涉最近那次(德國)飛機撞山的事件?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原因?

COBRA:是的,有很多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那架飛機上有一些陰謀集團想讓他們閉嘴的人。

第二個原因是維持地表人類的恐懼,保持控制。

Rob:國際陰謀集團的目的是減少人口,既然他們控制了非物質層面,如果(不)讓靈魂轉世不是更有效嗎?

COBRA:削減人口只是國際陰謀集團其中一個派系的目的。

他們是洛克菲勒、基辛格、布希光明會派。其他派系不同意這個計劃。這就是計劃沒有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

大多數陰謀集團想要保持人口數量,不是要減少它,因為他們實際上想要很多奴隸。

Rob:有人問到Ain Sophia與拿戈瑪第文稿有關。那是不是來自一個不同星系?Pistis Sophia的起源是什麼?

COBRA: Sophia是化身為地球女神的古老的智慧原型。

地球女神是一個活生生的存有,它不是物質地球本身,而是行星的意識,它46億年前來自銀河中央太陽,把智慧的臨在化身,錨定到這個物質行星上。

Rob:一些人說地球正在被善良的ET移出太陽系。太陽系是不是正在清理和重構?

Alex Collier談到行星能被強大的力量改變軌道。Omnec Onec也說到地球有兩個月亮,其中一個爆炸了,這是我們更容易變得不平衡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我們只有一個月亮。

發生了什麼?會不會有,我不會說地球化[terraforming],而是太陽化[solarforming]的軌道改變?通過超級銀河力量是否能在不同的軌道上移動行星?

COBRA:改變行星軌道是有可能的,也在銀河歷史上發生過。但在近未來,這個行星或者這個太陽系任何大型天體沒有這項計劃。

現在計劃的是太陽系振動的轉變,這已經在發生。太陽系各行星地表的小改變也正在發生。

過去幾十年已經證實了太陽系很多行星地表上的氣候模式、磁場強度和其他轉變。

我不會評論極移,這可能會、也可能不會發生。

Rob:很多人談到未來的時間線,你一直在說突破很近了,很多看你信息的人對此很興奮。他們想知道時間線怎樣。

突破可能會在五月底發生,你也談到明年一月金融重置的目標日期。這讓人們翹首以待,但我們不想讓國際陰謀集團知道事情什麼時候發生。

這些潛在的時間線的情況如何,你能否告訴我們?下一個正在到來的窗口裡有沒有一條特別的時間線使事情看起來更好?

COBRA:我從我的角度解釋一下。

我相當積極地直接參與這個行星的解放運動有大約20年時間。

對我來說“很近”不是明天或者下個星期。

人們感覺很近是相對的。我只是從我的角度這麼說。

我們很接近突破,因為我這麼多年來參與的大部分行動已經完成了,並且是成功地完成。

我會說絕大多數的計劃已經完成。大多數需要在幕後進行的事情已經發生。

這就是為何我說突破很近。我不是說今天就發生,或者明天就發生。

我也不會說它會在2016年1月1日發生。這是東盟的目標日子和他們的計劃。

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事件」的目標日期。

Rob:好的,讓我們走著瞧。這裡有一個關於複製人的問題。我們在之前的訪問裡談過一些。我想人們會對此感興趣。

你能不能談談複製過程?那些複製體是不是放在冰櫃裡,比如喬治.布希被殺死,那個靈魂是不是被推進另一個複製體?或者有多個運作著的肉體(隨時代替)?

如果是這樣,是不是同一個靈魂控制著那些身體?

COBRA:實際上絕大部分情況都是一個靈魂。

有一些是例外,但非常罕見。多數情況是一個靈魂寄居於一個身體。

我們舉布希做例子,如果他被人殺死,他會在乙太層被執政官捕捉。

他會在乙太層裡被送到長島的設施,然後用強大的電磁場把靈魂放入為他而設的複製體裡,他將在那裡醒過來,然後運輸回原來的地方。

Rob:現在,當你看見那個叫喬治·布希的存有,有沒有可能是一具複製體,裡面沒有喬治.布希的靈魂?

如果真是這樣,那複製體怎麼能動?

COBRA:有一些人們稱為複製機器人的東西,它們沒有靈魂 ​​。

那些實體很久前就被清理出行星地表。除了複製體我們還有長相相似的人(替身演員)。

有一些人長得像喬治布希,他們會出現在一些從安全角度來看對喬治布希有危險的地方。

Rob:我17歲的時候在比利·邁爾成名前看過他的接觸筆記。很吸引的我的是昴宿星人把比利帶到一個地方。

我想善良的外星人有方法製造一種類人存有,這些存有有一種植物或者動物類的意識。

他們有一些機械裝置用來完成一些工作,從地外的人看來像是一個奴隸,但根據比利邁爾所說,他進入到那個地方看見這些存有,看起來像殭屍。

他們沒有覺知,但確實有人類身體。他們能完成一些工作。

你能不能談談這項技術,這如何被光明勢力視作道德的?這些像複製人的存有情況怎樣?

COBRA:這是發生在地下基地的基因實驗的令人悲傷的故事。

光明勢力不會這麼做。這更多是陰謀集團所做的,主要是在地下軍事基地,與天龍-蜥蜴人太空計劃有關。

Rob:我說的是比利·邁爾在其中一艘飛船上。昴宿星人有那種存有。據他所說,他們是創造出一種存有,但不是真的人類。

我想他說的是一種植物意識。他們能被編程。

COBRA:我無法確認這個信息。

Rob:你無法確認。我試試把比利邁爾真實的接觸筆記給你看看。我猜那裡是有些事。

這裡有另一個問題。你能不能說一下對陰謀集團和跟他們有牽連的人的仁慈和憐憫?我想對齊美拉集團、breakaway civilization和執政官會稍有不同。

你能否談談針對這種情況的同情和寬容。你知道他們造成了很多苦難,很多人....似乎現在有一種猛烈抨擊的情緒。

COBRA:對陰謀集團的同情只有在他們被阻止之後才說得上。人們很憤怒,他們憤怒是有理由的。

他們的憤怒需要通過一種渠道轉化到阻止陰謀集團的行動上。當陰謀集團被逮捕後,我不建議人們把他們的挫折發洩在陰謀集團身上,因為這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當他們被逮捕,他們有權獲得公平審訊。

他們的罪行大白於天下時,他們的未來就會被決定。

如果他們想修正他們過去的行為,他們會獲得機會。

如果他們不願意這麼做,就會送到銀河中央太陽,他們個體的靈魂臨在將從這個空間宇宙裡被抹除,他們將不復存在。

Rob:有人問到波蘭處於緊張的中間位置,因為它的東西邊界。

有人想知道北約和俄羅斯是否有緊張情況發生,要不要搬出波蘭,是否有什麼突然發生的潛在可能?

COBRA:這是(陰謀集團)宣揚恐懼。北約和俄羅斯之間大規模緊張升級不太可能發生。

Rob: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變性是什麼,「事件」之後改正身體的可能性如何,一些想要變性的人會怎樣?

COBRA:「​​事件」之後某個階段,靠近第一次接觸時,人們將能體驗到從現在的身體轉移到一個相反極性的身體裡。

如果有人是男人,想要體驗女人的生活,他那時就能轉移到一個女性的身體。

通過這些體驗,一些人將清理他們的性別認同問題並治療他們以往的一些精神創傷。

Rob:很有趣。這麼說人們有可能改變身體。那些有重大疾病的人可以嗎?

我意思是,似乎我們要對自己寄居的身體負責,但如果我們受到攻擊,我們可能會得到一副新的身體。

但實際是怎樣的,是不是有一種業力讓你不能通過負面行為破壞自己的身體,並得到一個新的身體?

COBRA:這裡沒有執政官範式裡描述的那些業力。如果有人需要一個新的身體,會根據優先次序提供給他。

那些身患絕症,慢性病痛的人會得到治療。

隨著我們邁向第一次接觸和第一次接觸之後,如果身體無法治好,他們能轉移到一個不同的身體。

就好像大多數高級種族那樣,他們能根據內在的指導選擇和改變他們的身體。 

Rob:你說過1996年剛果入侵之後,執政官從96~99年間進行大規模的植入計劃。

這是通過灰人來執行?那些是物質植入物?是不是奈米植入物?你能不能說一下。

COBRA:第一,大規模植入是通過等離子乙太標量技術進行。

第二,有很多植入物是通過生物芯片的疫苗接種進行全球性散佈的。

也有一些是軍方實驗,人們被帶到地下基地,通過精神創傷和心智編程後進行物理植入。

Rob:好的。我們節目時間快到了。還有一些問題要問一下。

是不是有不只一塊的[Cintamanni]石(如意寶珠)?

COBRA:實際上,這塊石頭有兩個方面。一個方面是這個石頭來自天狼星。那塊石頭有很多碎片。

人類歷史大部分時間裡,那塊石頭在阿加森網絡手上。

小塊的碎片給予人類,或者更準確地說,給那些為光明勢力工作的最強大的個體。

最近光明勢力開始大批地把石頭分發出去。我很快會寫一篇有關的文章。

Rob:普通人能不能獲得Cintamani石?

COBRA:是的,我們會這麼做。

Rob:謝謝。這裡有一個問題,我也感興趣。耶穌如何讓Lazarus(注:聖經中的麻風乞丐)復生?這裡也有一個跟進的問題。

COBRA:一些先進的ET科技牽涉到他所謂的奇蹟裡。

Rob:耶穌在地球有一個使命要完成一些事。昴宿星人說一個造物者之子就在這裡,我們將拿下執政官網絡,於是他們就這麼做了,是嗎。

COBRA:更多是天狼星人說的,不是昴宿星人。

Rob:人們想知道自己前世發生了什麼,前世是什麼身份。似乎一些催眠術能讓人想起來。

除了 ​​秘魯那個七光神廟裡的太陽圓盤之外,你知不知道其他方法能讓人們回憶前世?

COBRA:最容易和最確定回憶前世的方法是加強你與你靈魂的連接,當時機到來靈魂記憶會進入你的物理頭腦,你將記得。

Rob:很多人想知道死亡體驗和之後的事。人們很關心他們的家人和自己。

你提到乙太層現在不是去世後最好待的地方。死亡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有沒有人歡迎死者?有沒有一個假執政官操縱他們?

比如一個(去世的)親人跟你說:對,過來光這邊。然後你就進入了執政官的轉世網絡?

COBRA:你穿過隧道進入光裡,你會遇見你所愛的人,這不是騙局,是真的。

在乙太層和更高的層面有越來越多的光明的存在。你仍然在轉世週期裡。你無法完全自由地離開太陽系,去天狼星或者昴宿星。

那裡的狀況不像以前那麼差,如果你是年老死亡離開肉體,你多數有一個平衡的心境狀態。

如果你是自殺,你就處於一個受激狀態,這時過渡就不那麼容易,因為你的情緒和能量場在一個激發狀態中,執政官能更容易戳中你的弱點-比如有罪/愧疚,進而騙你進圈套。

Rob:好的,這裡還有兩個問題。

我們收到一些提問,我知道你在博客裡也談過一些。能不能說一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幕後的故事,AIIB在「事件」的金融重置裡扮演什麼角色?

COBRA:那是「事件」之後為基礎設施項目分發資金的一個工具。現在他們只是在建立一套官僚制度,當前的(人類)意識水平需要建立這麼一套機制。

因為當「事件」發生,那些資金需要通過一些基礎官僚機構引導輸送。AIIB是完美的傳輸媒介。

Rob:這裡有另一個問題。人們想知道黑騎士衛星是什麼?

Alex Collier說這是一個巨大高速公路巡警,監督星光通路和各星系的生命。你同不同意?

COBRA:我不同意。黑騎士衛星的存在是一個假設,沒有事實根據。

它是基於一些舊NASA照片,其實那是NASA的部分項目。

但這不表示沒有非常古老的人造衛星。是的,有這種衛星,但它們藏得很深,在秘密太空計劃以外沒有人知道關於它們的信息。我說的是深層的秘密太空計劃,沒有人知道它們。

Rob:有人最近聽到地下有巨大爆炸,並且在加利福尼亞發生地震,在伯班克地區,很小的地方。有沒有可能有更多的地震活動?

很明顯光明勢力在地球的地脈穴位上控制著張力的釋放,我們會不會遭遇一些大型地震,比如黃石公園?

COBRA:光明勢力在監督黃石公園的情況,他們在為它減震緩衝有好一段時間。可能不會在完全沒有地震的情況下控制住那裡,我無法保證。

但最可能的是地震不會非常劇烈。

Rob:你也提到南美的智利,那裡會有更多一點地震,是嗎。

COBRA:有這個可能。

Rob:各位,我知道還有很多問題,但我們今天沒有時間回答了。

我們談到了很多話題,都是非常有意義的。再一次感謝Cobra來到我們節目。

COBRA:謝謝大家收聽。

我再說一次,突破很近了。這不表示明天就發生,但我需要重申要把那股能量錨定紮根在人類意識裡。

我們很接近突破。我們已經很多很多世為此而努力,特別在這一世,我們更接近了。

Rob:謝謝Cobra。我鼓勵大家要對光明勢力和你自己靈魂的力量保持信念。

通過你心智的純粹的理解和你自己的我是臨在與你的靈魂連接,這將幫你實現光的勝利。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april-q-a-with-cobra-rob-potter/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