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地球盟友-Cobra【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一部分 by Rob】

Rob:Corey(科里)和Cobra,儘管你們彼此有一些信息不匹配,但你們兩個在更大的問題上是一致的,比如:全面揭露,人類自由,釋放被隱藏的科技,結束戰爭和環境破壞。

Corey,你先說。

Corey:是的。我想這是任何人都非常支持的。

我們都看到所有這些的跡象,它們不是陰謀論,是真的。我們看到不同的政治運動。

每個人對謊言感到厭倦。他們準備好了。

COBRA:是的。我同意。我整個人生都為此而奮鬥。我支持任何同一陣線的人。

Rob:有沒有任何原因使你們各自的聽眾不一起為全面揭露和行星解放合作?Cobra,你說呢。

COBRA:我看不到任何不合作的理由。

Corey:我們全面揭露項目其中一個重要工作是取得團結。

我們有這麼多不同的意識形態要爭論,我們全都同意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希望全面揭露。

我們想知道真相。如果先把我們不同意的事情蓋上,集中於我們所同意的,我們會實現很多成果。

Rob:很好,這是人們想聽到的。

Corey,你是否知道Cobra所說的『事件』?(Corey:不知道)。

Cobra,你能否為他說個大概。

COBRA:好的。『事件』是壓縮突破的時刻。

壓縮突破是行星地表以上和以下的光明勢力在中間,也就是在地表相遇的時刻。

我希望我們都同意在這個太陽系裡有一些派別在支持光,支持行解放運動。

在地表下面有一些派別支持光和支持行星解放。

他們正在向地表前進,因為行星地表是主要戰場,是整個形勢的主焦點,這個形勢不局限於地球。

當突破發生,就是我們所說的『事件』。

『事件』是很多事情在同一時間發生。

它是光明勢力接管大眾媒體,公開有關ET的信息、有關陰謀集團的罪行、有關先進科技,這是大揭露的時刻。

這是其中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陰謀集團的大規模逮捕。

另一部分是東盟準備了很長時間的金融重置。

當然我們已經逐步邁向第一次接觸,這是地球文明和銀河系其他正面外星種族真實的官方接觸。

『事件』是這個過程開始的觸發點。

這就是『事件』的簡短綜述。

當然我們還有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脈衝。

銀河中央太陽是一個活生生的實體,它根據我們的全球意識和覺醒覺知的水平計算能量脈衝的時間。

當壓縮突破發生,這表示人類覺醒到足夠高的水平接受那股來自銀河中央的增強的能量脈衝。

Rob:Corey有沒有任何信息確認Cobra剛才說的『事件』?

Corey:他說的很多是不同聯盟,陰謀集團團體之間的談判的一部分。

我聽說的所有這些事情已經在進行談判。

是的,這很可能是現實的一部分,並且正在進行談判。很多那些事情都在變化之中。

當該說的說和該做的做了,他們也不見得...相比他們用什麼形式來做,他們認為他們對事情如何發生有更多的權力。

Rob:這真的是帶給大家一個好消息。下一個問題問Cobra。

至今有沒有從你的信息來源確認不只是藍鳥族(Blue Avians),還有藍色球體存有聯盟(the Sphere Being Alliance)的存在,或者Corey所說的那些和四零超級聯盟(the Super Federation of 40),安莎爾聯盟(Anshar Alliance),以及和各個團體的會議?

COBRA:你一次問了很多問題。

從我的消息來源我能夠確認被稱為球體的存在。但我的信息來源不是那樣描述的。

他們說有很多巨大的物體在太陽系邊遠地區,也遍及在太陽系裡,它們大多數時間是隱匿的。

不只是可見光譜,而是在電磁輻射的所有範圍上隱匿,所以它們無法被探測。

遙視者看不到它們。這是我能確認的。

我無法確定Corey說的所有細節,也無法確認他那些不同聯盟的會議。

但我可以肯定球體的存在,不是詳細的,但能確認一般的信息。

Rob:再次,我們這兩位先生有著真正的接觸,似乎這些團體在他們各自不同的範圍裡工作。

Corey,能否說說你的意見。我知道有很多不同的人有很多不同形式的接觸。

這些為同一個原因而工作,有著面對面接觸的真誠的人們可能不在同一條路線上。很明顯有很多組織團體。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Corey:有很多不同的團體組織在工作,他們最終的議程稍有不同,但我想總體來說是相同的。

他們做著自己那部分,你知道他們不總是完全明智地和其他人合作。

他們可能使用很多相同信息,但他們不是為相同的使命宗旨去工作。

如果這說得通的話。如果你問到不同的存有,我遇到2,3種不同的存有有著不同的行動模式,他們有不同的理由把信息傳遞給人們。

你知道這都是出於總體上相同的目標。

Rob:Cobra,你是否同意或者有什麼評論?

COBRA:我同意。我會說每個組織有自己的文化根源和和自己的策略。

任何組織想要操縱形勢是不容易的,因為有著如此多的複雜性,他們不得不...每個組織不得不找出自己的方針,這總是不容易的。

每個組織從自己的觀點出發,當這些觀點互相碰撞,總需要一段時間互相理解和信息對齊。

所以這個過程我期望要花一些時間。

Corey:Cobra說了非常重要的一點。

你和一個存有交往,需要理解他們的文化,他們來自哪裡,他們如何溝通。

因為所有這些不同的存有都有不同交流方式,正如你日常見到形形色色的人。

Rob:好的。就像意大利人有自己的說話方式..

Corey:不止如此,還有不同的性格和不同的觀點。

人們溝通的方法不同,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可能誤解那些正常的對話。

所以直到你真的了解一個人,你才會明白他們想跟你說什麼。

在你完全明白他們想和你交流什麼之前,你不得不和這些存有發展一段密切關係。

Rob:謝謝。我通常選擇那些很多人提到的問題。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

人們給我發來世界各地新聞報導的鏈接提到的是相同的現象,就像那種巨大圓形下沉坑洞。

但這次是全世界有很多人拍下影片,也有新聞提到一些城市裡聽到某些聲音。

這個問題是,這些像喇叭吹出來的哀婉聲音是什麼。

Cobra,你先說,對於這些聲音你有沒有信息,似乎聽上去很真實。

COBRA:根據我的信息來源,我把這種聲音稱為次聲[infrasound],在人類可聽頻率的開端大約16Hz,這個頻率對人類意識有害。

陰謀集團用標量裝置傳播次聲。

次聲除了在物理空間傳播,也在乙太空間傳播,尤其在等離子層傳播。

通過次聲標量波他們讓人類意識鎖定在一定的振動狀態,那些聽力好的人能聽到那種聲音。

一些人還能感覺到聲音作為一種受壓制振動存在於他們的身體。

這個現像在世界各地都被探測,測量和記錄在案。

Rob:我說一下,有些聲音在一些地區已經被人聽到。

我不肯定在猶他州哪個地方,人們聽到這些聲音,新聞也有報導。

這是不是陰謀集團的技術正在拆除,這些活動現在進入了可聽頻譜?

COBRA:很多人都能聽到那種聲音。如果你知道聽什麼的話,要聽到是不難的。

但通常人們會無視它,因為他們生活裡要在意這麼多事情。

正如我所說那些聲音已被記錄和測量。

這個頻譜已經被測量過,通常在人類可聽極限以下,但有些人還是能聽到。

Rob:好的。Corey,你能談談這個嗎。

Corey:這個現像我也被人問過,這取決於實際情況。

如果是你錄下了來的完全聽得到的聲音,那麼這是機械聲。

如果是在一個小城周圍都聽得見的,很多時是地表和地下基地的空氣交換。

當行星上更大範圍區域出現巨大喇叭聲和其他低頻聲音,這是天空震動,來自進入我們太陽系的能量波和上層大氣的互相作用。

Rob:謝謝。這裡有另一個有趣的問題。

你們是否有關於臨近日本海岸爆炸的信息。

根據本傑明·富爾福德說,這些是地下軍事基地的戰鬥,這是為了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

Corey你有沒有日本地震的信息。這是不是一個小核武器或者你有什麼信息。

Corey:不少在5.8到6.8級之間的地震是由於各種特殊外來武器。

我們將公佈部分信息,可能在今晚或者明天,David Wilcock將在他的網站divinecosmos.com上為我發佈。

這一定與某些發生在地下基地和洞窟的可怕戰鬥有關,尤其在南美和南極洲海洋下面。

那裡有很多地下活動正在發生,很多外來武器被用上。

是的,有很多事情在發生。

Rob:你能否給我們多說一些。

這是不是不同ET團體之間,或者正義軍和負面軍隊之間的戰鬥,或者三方都有。

Corey:上述都有。最新的信息來自岡薩雷斯。

幾個星期來我聽說有大量不同的球形UFO在澳大利亞上空的報告。

有報告說它們是金屬的,有報告說它們通過門戶飛來飛去。

有報告說它們來自俄羅斯,又有報告說這些是巨大南瓜子狀的飛船,是天龍人的。

這發生在澳大利亞和南極。

然後其中一些飛船在這些未知的黑色V形飛船出現並且開始攻擊它們之前離開了地球大氣層。

上次會議有人認為一些地球聯盟團體已經掌握了這項技術,但他們沒有宣稱對使用這些技術負責。

Rob:你是說天龍人嘗試搭乘瓜子型飛船和V形飛船從南極離開,這件事被謠傳成地球聯盟的飛船,是嗎。

Corey:是的,幾個月來我們一直觀察陰謀集團/納粹跑到巴西和阿根廷,他們走進地下碉堡,就像螞蟻爬進地下一樣。

他們帶著財產和人去南極洲。

我們相信這些人就在那些飛船上,想要在一些事情發生前離開這個行星。

事情似乎逐漸緊張,尤其是地球聯盟參與的那些談判和幕後發生的事情。

Rob:謝謝。Cobra,我們剛才有點跑題。你能不能確認Corey說的那些信息。評論一下。

COBRA:從我的消息來源,我會說在日本的淺層地下基地有戰鬥。

主要使用常規武器,這引發了一些地震。

但不是所有地震都來自這些武器。

還有板塊活動對中央太陽活動增加作出的反應。

另一個我可以確認的是陰謀集團有很多活動。

他們想通過兩條路線逃到南極。

一條是從德克薩斯州到墨西哥,再到南美,主要是巴西和阿根廷,再前往南極。

另一條路線是到新西蘭和塔斯馬尼亞島再到南極。

他們想逃跑因為他們覺得到了那裡就不會被人找到。

實際上他們一些人想逃離這個行星,根據一個消息來源說,Corey提到的那個黑色艦隊,納粹的分離集團很久前打算聯繫南極的納粹派系,建造一條能把人從南極傳送到太陽系外緣,通向柯伊伯帶的"橋"。

這個信息還沒得到認為,所以我不能100%保證但這是我從其中一個消息人士聽說到的。

Rob:謝謝。你們有沒有聽說過在南美雨林有一個古老的昴宿星文明,因為地球轉變而不復存在。

但很久以前那裡非常深層的地下,直到仍然存在一項技術穩定著這個行星。

你們有沒有聽過這個昴宿星人的深層地下基地。

Corey:不是來自你提到的昴宿星人,但...很多這些古代科技被放置到地球不同地方的地下,包括南極洲。

其中一些科技已被移除,因為它觸發了我們的板塊,天氣和其他問題。

他們已經放棄那些科技,因為造成不平衡。

Rob:我想讓Corey說明一下,你知不知道這些科技原本來自誰?

Corey:不知道,非常古老。那些報告的腳解說有三群不同的人可能把它們放到那裡。

Rob:謝謝,Cobra你有什麼信息。

COBRA:我們需要回顧一下亞特蘭提斯歷史。

亞特蘭提斯在行星上曾經是一個非常全球的文明,被不同的宇宙種族播種和鼓勵。

大約20萬年前有一波昴宿星人把亞特蘭提斯帶到一個高度,來自天狼星系的殖民創造了75000年前亞特蘭提斯文明的巔峰。

每個種族都為亞特蘭提斯人帶來很多科學技術,很多靈性理解。

每個種族建造他們自己的地表城市,地下城市和隧道網絡,地下金字塔,水晶,板塊穩定技術。

但不幸的是來自獵戶座的另一個集團滲透那些亞特蘭提斯網絡,濫用那些技術。

這種濫用要對大約11500年前亞特蘭提斯洪水和大陸沉沒負責。

有些技術被有意地摧毀和掩蓋。

但很多那些機器、科技和水晶仍然留下,一些地下集團發現了這些古老遺物,在『事件』期間很多這些東西會由主流媒體報導出來。


Corey:這是非常新的科技,那不是地底下石頭上的最古老科技。

Rob:所以有更古老的科技,我也聽說過。

Corey:是的,幾百萬年的歷史上。

Rob:謝謝。我們看看接下來的問題。

在51區有大量煙霧,看起來不像山林火災,這是一個消息來源說的。

你們對51區出現巨大的煙雲有沒有任何信息。

這是不是地下基地的戰鬥,或者是一次山林火災。

Corey:他們銷毀測試用的核原料遇到問題,有很多次他們直接用火來燒。這種事情以前發生過。

COBRA:根據我的消息來源,這只是一次山火。

Corey:如果有什麼東西失去控制,他們就一把火燒掉,這導致整個地區著火。

最後他們關掉那個地方的輻射探測器,讓它隨風而散。這種事情發生過幾次。

Rob:很有趣,兩個人都可能是對的,Cobra說這是山火,Corey..

Corey:是一次山火,變成了一場大山火。

Rob:謝謝。下一個問題,隨著行星狀況不斷改善,即使看起來似乎看很慢,但我們是不是真的需要有一個『事件』,或者一個轉折時刻來繼續改善現狀。

能不能只是一個緩慢的勢頭,或者是需要有一個轉折時刻,通過主流媒體進行一個揭露吸引全世界的焦點創造『事件』。

Corey:很明顯需要有一個催化事件。如果我們指望每個人慢慢理解有很多科技被掩蓋的現實,我們將要等上千年,更不用說(等他們接受)Cobra和我說的那些。

所以需要有外部來源盡他們的所能,但我們在這個局面中也有自己的角色,每個人都是。

沒有哪個人太渺小而不能參與,或者不能有所影響。

沒有人能夠說我們沒有份參與。

若我們每個人都有所貢獻,把我們的不同點放到一邊,一起為全面揭露把信息傳播給公眾,那麼100隻猴子效應才能發生。

越來越多人了解這些信息,就越被人接受,人們將會開始提出我們希望他們想問的問題。

當那個催化事件發生,人們就不會像之前那樣這麼震驚。

Rob:很好。Cobra,我們知道會有一個你稱為『事件』的轉折時刻。希望你評論下。

COBRA:好的。我想解釋一下。這是一個叫做相變的過程。

相變是一個物理學過程,在社會中也會發生。

你把一些能量投入到社會,它開始作出回應,就像煮開的水。

我們現在所經歷的就是這沸騰的水,就是人類社會的所有異議,所有質疑,尋求。

人類社會的所有躁動是這次宇宙轉變的一個反映。

當一定能量進入那個系統,水開始沸騰。它開始轉變為蒸汽,這就是人類社會正在發生的。

它將會經歷一次相變。相變的時刻是『事件』。

這是一次突然的轉變,事先可以有一些感覺。

可以被期待,但當它發生時就是一次突然的轉變,一次量子跳躍。

這就是自然轉變的方式,它們不是逐漸的。

相變突然地發生,這就是將會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沒有時間了。

我們沒有時間等一千年。我們正在對觸發這次轉變的宇宙勢力作出響應。

他們指導我們盡可能快地,盡可能和諧地渡過這次轉變。

他們知道人類種族要參加這次轉變,但這是一個全宇宙事件,我們每個人當然在這件事中有一個角色。

Rob:謝謝。Corey,你知不知道球體存有聯盟有沒有特別的計劃在未來某個日子公開成為地表人類的伙伴?

Corey:我不知道。我被告知的是他們將保持在幕後。

隨著宇宙能量進入,外層屏障和這些不同的球體慢慢地淡出,直到我們不再需要他們為止。

到時我們會有一個不同的狀態。

Rob:Cobra,你提到抵抗運動。我們知道他們介入地表。

能否談談你那個組織聯絡地表人類的計劃。

能否給我們的聽眾分享一下是什麼計劃。

很多人想報名加入,但方法好像不是這樣的。

能不能說一下未來進行的那些接觸。

COBRA:現在進行那些接觸是不安全的,但『事件』後接觸將會進行。

抵抗運動會實際地接觸那些最覺醒的個人。

這將會是第一次互動,根據這些互動進行的情況他們將逐漸把向地表人類公開自己。

他們不是與地表人類接觸的主要團體。

主要的(接觸)團體將會是昴宿星人,然後是天狼星人和大角星人和其他正面的銀河系鄰居。

抵抗運動的角色是有戰術地支援『事件』確保電力、網路、食品供應鏈這些基礎設施正常運作。

他們也通過自己的行動支援軍方。

『事件』後某個階段,他們會做導遊帶一些地表人類參觀他們的地下住所。

他們將向地表人類展示一部分。

當然那些想要加入的人如果達到一定條件,是有可能加入的。

Rob:Corey,你對Cobra的回答有什麼評論。

Corey:這將是我們這次公佈的新信息一部分。

安莎爾的Kaaree在柯伊伯帶那邊開完一次會後,她要求和超級聯盟進行一次會議,這個會議目的是要穆罕默德時代後不久的所有組織簽署關於公開接觸人類的協定。

我不知道這份協定的所有細節,但這是有約束力的。

他們想做一些修訂因為一些地球內部的團體想開始更多出現在地表。

這個會議已經得到授權,他們很快將會到來。

Rob:Cobra你對Corey的情報有什麼評論。

COBRA:是的,有一些協議。

但那些協議的目的是地表人類沒有被接觸的真正原因,因為黑暗勢力控制和隔離地表人類。

有很多正面的團體想和地表人類接觸,但他們不能這麼做。

因為太危險,陰謀集團會報復。曾經有一些地表人類被接觸的例子,但引發了後果。

Corey:天龍人和其他負面團體也簽了那個協議。這是最狡猾的一部分。

下次會議不只有超級聯盟的代表,也會有來自這些負面團體的代表,這將是那個協議訂立簽署以來從未進行過的一類會議。

COBRA:是的,但天龍人永遠不會談判,他們只是按自己的方式去做。

Corey:是的,我見過他們談判過一下,但只是信口開河。

Rob:這裡有一個問題給Corey,我也有同樣的疑問。

你提到安莎爾聯盟[Anshar Alliance]就好像他們是唯一的阿加森網絡,他們似乎是負面的,你在最近一篇文章裡指出他們被帶到柯伊伯帶並且被三角頭(ET)訓斥,你說他們其中4人同意自己活該被罵,他們同意與人類發展更正面的關係,但有3個人意見相反。

Corey:我們需要把事情弄清楚。

你把負面標籤貼在不應該的地方,這是你一種對事情的觀點(Rob:好的)。

這些團體不是負面,他們在敵方的土地上想生存下來,但同時他們也傳遞正面的信息,儘管是用一個欺詐的手法。

從他們的角度,你需要明白他們想從地表人類那裡保護自己,因為地表人有能力攻擊和殺害他們,所以他們生活在非常...事情不像很多飛碟學界的人想說的那樣。

他們生活的地方非常荒蠻。

他們有非常奇怪的政治環境,他們設法生存下來,尤其是那些在這裡有大使,或者在太陽系花費他們所有時間的團體。

因為正如Cobra所說,這個太陽系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不只是那些黑暗實體非常危險,我們人類也非常危險。

Rob:我明白。我們也有好戰和暴力的天性。

我剛才說的是Omegans人。在散播化學凝尾的那些飛機上有Omegan的標誌,所以我覺得他們是敵對的。

Corey:那可能和他們無關。

只因為地下有團體有卍這個符號,不代表他們和納粹或者納粹意識形態有直接聯繫。

符號可以被人拿去用和改換含義,你不能看到一個符號,沒有任何情報支持就馬上跳到結論。

Rob:我同意。Cobra,你對這個現狀有什麼看法。

你能否描述一下地下的風景。你知道點什麼。

你是否認為安莎爾聯盟曾經是有敵意的,或者從你的位置描述一下不一樣的地下阿加森網絡。

COBRA:地下的情況是動態的,一直在變化。

但我要說我和一些派系有接觸,不是所有。

但顯然地下有比我們所知的更多不一樣的派別。

比如抵抗運動從來沒有聲稱他們代表昴宿星人,我所知的其他派別也沒有組成全球阿加森網絡或者東方阿加森網絡。

目前有一個統一過程在進行,各個派系集團之間有很多聯絡和很多談判,並且有很多不信任。

部分不信任來自奇美拉[Chimera]操縱其中一個派別對付其他派別,並且1930~1940年代Chimera和各個地下天龍派系,以及地表納粹組織合作。

有很多不信任是在當時造成的,需要很多治療才能解決。

我也想說大多數東方阿加森派系有著相似的一種地表東方哲學對於生活/生命的視角,這和西方人的那套非常不同。

我說的是西方的生命/生活理念。所以地表所發生的實際上是地下的一個反映。

在各個團體之間已經建立起溝通,並且正在進行治療。

再強調,這需要時間。這是緩慢的,因為他們有千萬年的歷史問題要解決和治療。

但從我的角度,我從來沒聽說過有地下團體聲稱自己是昴宿星人或者救世主之類的。

Rob:好的。我有一個問題,因為我就住在雪士達山。

從利莫里亞開始這裡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光明勢力的堡壘。

首先我想讓Corey回答。這(山下的阿加森團體)並不是安莎爾聯盟的一部分,是嗎。

對於雪士達山下的阿加森文明你有沒有任何信息。

Corey:我收到過一些關於那個團體的信息指不局限在雪士達山下,還有周邊地區延伸到俄勒岡和華盛頓。

他們肯定是非常正面的團體...他們屬於一個網絡但我沒有和他們有接觸。

Rob:謝謝。Cobra你評論一下雪士達山下面的阿加森團體。

我的南美被接觸者Louis,以及其他一些人指出有一個強大的網絡,從雪士達山開始貫穿中南美洲,這是非常正面的團體。你用你的知識來評論一下。

COBRA:雪士達山下的團體我會說是全球阿加森網絡的一部分,他們起源自亞特蘭提斯時代。

當時一部分光明勢力不得不撤到地下,因為25000年前的執政官入侵。

25000年前他們建立了一個地下城市和隧道的網絡。

其中一條隧道穿過阿拉斯加,華盛頓,穿過北加利福尼亞經過雪士達山,穿過南加利福尼亞、墨西哥、中美洲、再到南美洲。

又有另一條主要隧道穿過秘魯地下,經過加勒比、大西洋、摩洛哥、埃及然後到達西藏。

這都是同樣的網絡,以前和現在都有著非常正面的光之文明,我會稱之為現存的全球阿加森網絡。

雪士達山下面的城市是這個文明的一部分。

地表人類通過一些通靈管道了解到關於這個團體的信息。

有些住在雪士達山的人們遭遇過他們。

我會說80%的信息是正確的。我不會說他們是古代的利莫里亞人。

我會說他們是古老正面亞特蘭提斯的殘存者。

Rob:Cobra,你有沒有聽說過地下安莎爾聯盟,特別是Corey說的那個。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讀過他的報告。有個叫Kaaree的女人,Omegans人和其他人。

你有沒有聽說這個安莎爾聯盟,你是否熟悉這個7個族群組成的團體。

Corey:安莎爾聯盟只有3個族群。那些戴著土星符號飾物的人。

Rob:你有沒有聽說過這個團體,Cobra...

COBRA:我看過Corey的報告。

我沒有從我的任何消息來源聽過這個團體,但我知道Sheldon Nidle提到的1995年安查拉[Anchara]休戰協議。

Rob:好的。Cobra,用你的知識談談阿曼堤大廳和阿卡西記錄,Corey把它們描述為一個地球上的圖書館。

主要的記錄是那些水晶,是嗎。

Corey:是的。這種技術保存很多記錄,並且能接入阿卡西記錄。

我不準確知道你指的是什麼,但我用過幾個不同方式提到過它。

這無疑是一個歷史數據庫,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Rob:給你說明一下Corey,阿卡西記錄存儲這個行星上所有發生過的事情的信息。

好點像活生生的可以更新的記憶體...

Corey:我聽說記錄著一切發生在宇宙的事情。

Rob:是的。Cobra你能否談談阿卡西記錄和阿曼堤大廳。

COBRA:好的。阿卡西記錄是乙太矩陣,乙太結構和現實次結構裡發生的任何事件的一種自然印記/痕跡。

用適當的技術你就能閱讀那種信息印記。

所以光明勢力,高等的種族有技術直接從乙太物質中讀出那些記錄。

物質水晶能有效存儲那些信息。我會說物質水晶是我們現在用的電腦硬碟更加先進的版本。

它們能存儲更多信息,更大空間和更有效率。

基本上阿卡西記錄可以用某些技術直接從乙太層接入,對於進化更高的存有,他們可以直接用意識接入阿卡西記錄。

Rob:謝謝。談談阿曼堤大廳。有人說在中美洲月之神廟發現的翡翠石碑上記錄著一個埃及人的名字Thoth。

阿曼堤大廳應該是指埃及下面的那個。有沒有可能有很多個阿曼堤大廳?

COBRA:每個光之城有自己的記錄,尤其在埃及。

在獅身人面像下面有記錄著過去的水晶。1999年抵抗運動搶在陰謀集團前面拿回了那些水晶。

Rob:Cobra和Corey你們都提到我們有著陰謀集團不想讓我們知道的巨大顯化力量。

他們甚至用編程,等離子標量波,思想控制這些科技對付我們。

如果我們的集體意識是加快解放的最有影響力的因素,我們應該作為集體嘗試鼓勵整個光之工作者團體一起為共同的目標冥想,你們同意嗎。

Corey:是的。這是我們全面揭露計劃討論的其中一件事。

7月8日是揭露日,我們在嘗試發起一次廣告活動和其他活動推動揭露。

Rob:Cobra你同不同意。

COBRA:當然。我贊成大規模冥想是地表人類為突破作出貢獻的一個最為重要的影響因素。

7月8日是揭露日,這是一個機會讓不同的團體為了共同的目標團結起來,並且集中我們的注意力在那個特定的時空點,讓突破更加接近。

Rob:好的女士先生們,你們很多人都在要求這種團結。

Cobra已經有每週冥想,我之前已經和這些先生談過,我的建議是讓我們團結起來,為一個共同目標,為全面揭露和行星和平而全球冥想。

你們現在可以聽到,這兩位先生都不是唯一的,他們為Corey的全面揭露計劃提供的支持,Cobra也是一樣。這不是一個名字問題,這是關乎行星解放。

所以你們光之工作者可以製作廣告橫幅,視頻和其他媒體形式...在7月8日全面揭露日為了行星的和平。

重點是用任何你能做的方式為人們帶來覺知,通過視頻幫助支持這個活動,至少讓社交媒體知道什麼是全面揭露,讓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現在一切取決於於你。

你們可以留意PFC準備轉變網站,並且我肯定Corey的全面揭露項目已經在進行這個工作,但我們還要加上全球冥想。這是無法改變的安排。

COBRA:我會建議其他跟隨或想協助解放進程的團體支持這個活動。

如果David Wilcock能夠支持,那麼其他人也會支持。

我們需要顯示出更多支持。這是我的或者其他人的冥想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同一時空下專注於共同的目標。這才能帶來成果。

Rob:謝謝。

Corey:專注於團結。如果我們能像這樣一起合作,順便再推動其他項目,我們將有所改變。

Rob:很好。Cobra和PFC,Untwine已經開展這個網絡群組,當然你們可能和全面揭露群組結合。你們可以讓他們自己合作。

我們來到第一個小時的結尾,我們會有第二部分。

Cobra,我想你說一下自己的博客網址,讓Corey的追隨者知道你的信息。

有些人第一次聽說你。這是你和Corey聯繫的機會。我們會把他們的網站都放上去。

Cobra,說一下人們如何找到你。

COBRA:你可以在google搜索Cobra portal2012,將會找到我的博客。那裡有一個巨大的信息庫。

Rob:你有一些揚升會議將要舉行。你準備好將來哪些日子讓人們和你見面和聽你說話?

COBRA:是的。我們6月初在希臘將會舉行一個揚升會議,歡迎任何人參加。

Rob:好的。Corey說說你的網址,你的揭露計劃,gaiatv。

Corey:是的,我的主站是spherebeingalliance.com,你在那裡可以找到我大部分文章。

最新的網址是fulldisclosureproject.org,這是新網站,我們會進行很多團體團結活動,也會和其他組織合作。

我們已經開始和Steven Greer的小組合作,支持他的新電影"unacknowledged"。

並且和其他很多團體開始合作。如果你想觀看David Wilcock和我的揭露宇宙節目,可以登錄blueavians.com。

Rob:很好。先生們很高興請到你們到來,我希望人們...

Corey:你不是有會議要舉行嗎?

Rob:謝謝你提醒Corey。我的網址是thepromiserevealed.com,我已經公佈我們有一場夏季會議。

Corey會來兩天,Michael Salla也會到來,還有Laura Eisenhower,我自己和...會有一些全面揭露的研討,讓致力於這些項目的人們準備好合作和會面。

希望那些揭露團體的人能夠在那個週末到來。

Corey可能會就我們如何合作給一些建議。

這將會是一段美好的時間。詳情都在我的網站上,Corey網站也很快有更新。

我們會有一些營銷資料,門票賣得不錯。這次雪士達山夏季會議在8月26,27和28日。

請看看有關信息,謝謝。

光的勝利,我們很快回來進入第二部分。


http://2012portal.blogspot.tw/2016/05/joint-cobra-corey-goode-interview-by.html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