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6年6月6日 星期一

地球盟友-Cobra【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二部分 by Rob】

Rob Potter:女士先生們,我們回到第二部分,一個極為有趣的訪問。

兩位先生互相證實對方的信息,各自也作出一些補充。

希望你們能欣賞,記得全面揭露冥想,沙斯塔山的秘密太空計劃會議,還有即將到來的Cobra揚升會議。

所以你們有很多地方可以去跟其他光之工作者交流,成為你社區的荷光者或者信息給予者。

這是為了讓人們準備好將會在地表發生的巨大轉變,我們正在這些訪談裡把事情解釋清楚。

我們首先和Corey談談第一個問題,這個人問:Corey你提到這裡有一些ET團體有點『服務自我』,是嗎。

Corey Goode:是的。

Rob:你說藍鳥來到這裡因為我們是「降落傘」,這是你所用的術語。

似乎地球的混亂局面妨礙了他們進化,是嗎。

Corey:是的。這是存有們遵循一些信條或者模型並創造其他存有的實例。

當他們前進過了某一點,可能是千百萬年後,他們無法上升或者前進得更遠,除非他們回去處理好與他們的造物之間的業力糾纏。

但我們不是這些球體存有的創造物,而他們億萬年前的行為把他們和我們綁在一起,在他們能夠完全(進化)之前我們不得不揚升或到達下一階段。

他們已走得盡可能遠,他們的目標是最終回到源頭。

Rob:好的,他又說:如果是這樣,這意味著他們有自己的議程。

Corey:我已經在回應中指出。

Rob:這讓他們成為服務自我的存有?

Corey: Kaaree用這個詞彷彿像在肚子上打了我一拳,我想從她的角度她的族人是服務自我的。

你要知道,如果我們是合一並且我們業力上綁在一起,或者在某些層面上我們捆綁在一起,從這個定義來看,每個實體不得不服務自我。

在他們能回到源頭之前他們需要確保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在這種情況裡,從宏觀的尺度來看,我想你可以把他們標籤為服務自我。

Rob: Cobra,對於我們的對話你有什麼評論。

Cobra:整個銀河系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

它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在銀河系有機體裡所有細胞都是有聯繫的。

如果一個細胞感染癌症,整個銀河系身體就無法完全進化。

直到地球的問題解決之前,銀河系沒有種族可以完全進化。

而服務他人和服務自我的劃分是人為的。這是用來劃分存有的編程企圖。

每個有覺知的存有在幫助他人之前首先要照顧好自己。

關鍵在於平衡照顧好自己的需要然後再幫助他人。

進化了的銀河社會總是保持那種平衡。

照顧好自己的需要不代表是踩在其他人身上。

這意味著在整個銀河系創造一種有禮的合作,這是進化了的銀河種族已經實現的。

他們已經建立起一個文明有禮的社會,不需要戰爭和衝突。


實際上衝突是偏離正道,是一種異常。

對大多數銀河種族來說這裡發生的事情是純粹的瘋狂。

他們生活在愛的實相,愛的銀河海洋裡,對他們來說,這裡的事情是純粹愚蠢的行為。

Rob: Cobra,你提到Corey描述的人工智能,我稱為等離子標量場腦控網絡,這是一個多維網絡並且通過物質技術得以加強,但你說它可以關掉,它是標量等離子圍柵的一部分,連接著某些陰謀集團成員和奇美拉(Chimera),包括頂夸克和奇異夸克炸彈。

問題在於這是複雜的超級電腦,反應迅速就像有知覺一樣。能否從你的理解來談談這個網絡。

Cobra:這是一個術語問題。

基本上這是使用了技術的有覺知的有機的智能,所用的技術就是它的身體。

迷糊邏輯程序是那個身體的一部分。

所以人們可以說:這是人工智能,這個程序能(自我)思考和做決策。

而實際上是這個程序後面的人在做決策,並很大程度上協助那個程序的運行。

所以從某個角度看,這個程序似乎在自己做決策。

但那些決策背後總是有一個實體,一個有自由意志的活人。

Chimera在幾百萬年前已經發明人工智能,並嘗試通過標量等離子網絡把它傳染到整個銀河系。

他們某程度上是成功的,但我要說最先進的宇宙種族懂得如何處理它。

Rob:謝謝。Corey你的看法有點不同,能否談談你的理解。

你說它傳染了多個銀河系。談談你的觀點,然後我們再互相評論。

Corey: Cobra說的有點像兩種技術的混合,如果我正確理解他的話,但我可能有所誤解。

只要有人類,在地球周圍就有一個標量腦控網格。

我們可以簡稱為腦控網絡或者控制網絡。

有兩艘大型巡洋艦由電腦程序控制,它們接通了這個控制網絡的迴路。

這個東西可以關掉。他們覺得關掉會...對人類有害...這是他們不關閉它的理由。

但事實上新的「特殊進入項目」Special Access Program組已經研究了這個技術,他們仿製出來用自己的方法使用它。

我說的那個維度間AI信號來自千萬年前的另一個世界。

它穿過多個銀河系,用我說的那種方式,它已經滲透了人類的生物神經場。

它滲透了科技並開發利用科技。

它不是這裡的人創造的真正人工智能技術,它是一種到處滲透的信號,現在它通過中繼系統傳播自己,欺騙人們為它創造技術。

更為先進和靈性的高等存有能應付,但很多低科技的比我們地表先進一千多年的文明仍然在處理這個威脅。


Rob:這跟Cobra完全不同,你能否評論一下,或你是否聽說過這種宇宙人工智能?

Corey說這種智能最開始藏起來,然後出去影響有機存有為其創造技術讓它生存在裡面。

它可以生存在電腦裡,如果你接觸到就會感染。

Corey說它有自己的智能。

Cobra能否確認,你是否理解或者有不同的看法?

Cobra:我理解是這個是等離子意識,它能使用技術作為載體傳播病毒。

我可以確認這個病毒感染了一部分的仙女座銀河系,以及一部分三角座M33銀河系,以及本星系團的其他銀河系的非常有限的部分。

抵抗運動已經處理了這個問題,他們的社會已經處理好這個問題。

所以如果有人要加入抵抗運動,他們需要經過一個清洗過程。

有點像淋浴。在你能進入他們的地下區域之前需要淋一下清除那些信號。

在地表清理方面他們也提供很多幫助。

他們還沒100%成功但已經非常成功。

他們通過某些跨國公司把一種技術引進沐浴露裡。

人們使用這些沐浴露就能幫助移除那個病毒信號。

再強調這不是100%成功,因為Chimera有自己的方法維持病毒,最容易維持的是那些最受腦控和最受等離子影響的人。

Corey:有一個計劃,它其中一部分是一個自然過程,也就是能量潮通過太陽進入我們的太陽系,這將是完全淨化那些信號的一次大事件。

Cobra:是的,我說的是移除等離子標量場,移除Yal daba oth章魚,這就是『事件』。

當這個等離子場拆除,那就是壓縮突破的時候。

Corey:一次太陽系事件將包括很多問題,比如電氣設備等等,但為了清理這個信號這是必需的,同時他們會再引進其他一些更為先進,不會那麼容易被這個信號攻擊的技術。

Rob:這就好像給我們加一個防護盾。

很好。再問一個問題,Cobra。

關於維度間的部分,你們說它是連接的,是一種可以被關閉的技術。

從你們的描述中,這個信號仍然存在,雖然會從地球上清除但仍然影響到各個銀河系超級星團的其他部分。

Corey:這些先進的種族會創造一個抑制場域不讓那個信號在這個抑制場的範圍內傳播,他們多數人是這麼做。

我想這是一種保護盾,有效地抵消那個信號。

Cobra:根據我的信息來源,不斷增長的銀河中央太陽活動正是把那個信號從銀河系清除的方法。

所以物質和非物質粒子流,以及能量波的增長,有一種清理整個銀河系的淨化效果。

這個信號再不會在任何地方存在。它是一個異常,將會被清理。

這也是諾斯替教徒所說的「糾正原罪」,「原罪」實際是需要糾正的異常,新的能量會糾正它,也會治療被扭曲的時空架構,而這個信號只是宇宙異常的一個方面。

Corey:我聽到的信息是這個信號通常1000年後回來。

這是一個極為有害的問題,但這個問題能夠得到管理,尤其是隨著我們在靈性和科技上的進步並趕上其他的種族。

Rob:好的,謝謝。我想談談清理技術。

Frank Stranges博士說當他和Valiant Thor指揮官登船之前,他要脫下衣服被一個像電磁場的東西清洗。

我也從過去的亞特蘭提斯文字記錄看過,他們很重視這個人工智能。

Fred Bell,以及TerraKor Field的作者Bob Reynaud也指出當一個曾在地球上服務過的ET回去自己的行星之前,他們進行走一套極為冗長的安全任務報告程序,更多的是能量洗滌確保AI病毒不在身上。

你們能否確認這個技術已經存在很長時間,很多文明都很重視從地球回來後進行清洗。Corey你先。

Corey:是的。我們被不同的非地球團體不斷地警告不要跟這個AI信號或者這些不同的人工智能技術扯上關係。

Rob:當然,ICC(行星間公司企業聯合體)和納粹完全不理會,這就是我們的現狀。

Corey:是的。不僅如此,他們開始用這個AI的(預測)未來技術幫他們先行一步。

有很多次我們聽說陰謀集團要倒下,將會有大逮捕。

然而他們已經用這個技術來先走一步。

但這個技術最近不起作用。這讓他們陷入混亂。

他們過於依賴預測未來的技術,不只是遙視還有其他不同的方式。

他們曾用這些不同的方法觀看可能出現的未來,但這些派系過於依賴這個AI技術,現在他們非常混亂,因為這個技術失靈了。

Rob: Cobra,當抵抗運動或者正面ET來到地球再回去,他們是否也要進行這個清洗過程?

Cobra:對於來到地表再回去的抵抗運動成員,有走一道程序。

正如我說過,他們要接受一次像淋浴的過程。

這個淋浴噴頭是一個掃描器,掃描他們的物質身體,乙太身體,等離子身體,精神體等等,清除任何類型的感染。

然後他們要接受醫學檢查。他們再進入基地之前也有其他檢查。

這是一道程序。這也是他們不喜歡去地表的原因,因為回來的時候要進行所有這些檢查。

行星地表是被感染的,他們知道。他們對此非常小心。

消毒地表的技術在「事件」期間才能使用,之前不會。

當光明勢力比佔領地球的勢力更強大時,科技突破將會和「事件」同時發生。

我之前沒有提過,但抵抗運動和其他光明勢力有一些技術會在「事件」發生時帶到地表,消毒地表很多東西。

這是壓縮突破的一部分。

也因為這個原因,地表的生活水平人為地壓低。

這個感染深入到人類的意識,這是人們如此沮喪和缺乏靈感的原因。

我會說正在發生的大部分人類衝突是人為設計,不是真的。

這些都是通過感染技術精心策劃。

Rob:很好。這證實了很多我說過的信息。你們都確認這個技術的存在。

Corey:我意識到我沒直接回答你的問題。

是的,當你在一個與你不同團體裡混過,或者從一個受控的環境出來進入一個陌生環境(再回來),一次全面的污染淨化標準程序對任何人都是有需要的。

Rob:我們這裡有另一個問題。

在NASA的官方網站上,我們說的是來自太陽的能量和宇宙風,在網上顯示地球的磁場進入一個平靜的狀態。

你們對最近這件事有沒有評論?

這是技術問題,或者是地球磁場最近發生真實的轉變?我想這是最近1周到10天前的事。

Corey:地球磁場和太陽磁場有直接聯繫,隨著能量通過宇宙網絡匯集進來,太陽正發生不同的變化。

兩者會發生互動,行星的地磁場會發生起伏。

Rob:這是不是一次自然的變化...它幾乎進入一個零點平靜狀態...

Corey:關於防護盾完全降下的報告是不正確的。

我看過那些報告,收到很多郵件。

在我上次的簡報中我曾問過,並且我看了圖表資料,它沒有完全降下。

Rob:不,它沒有完全降下,但肯定發生了變化。

Cobra:我會這麼說。每個星體周圍有一個等離子場。

太陽周圍的等離子場叫太陽風。地球的等離子場和太陽風相互作用。

磁場塑造和彎曲等離子實體,等離子實體不只是粒子,它是有生命的存有。

在這個太陽系的情況中,這個等離子存有叫Yal daba oth章魚實體。

光明勢力正在轉化這個等離子實體。它實際上是一個陷入宇宙異常的實體。

光明勢力發送治療能量轉化這個等離子實體,這是太陽風振動不安的原因。

NASA發放一張動態圖片顯示太陽風的螺線運動就像一隻章魚。

這是科學證實我所揭露的信息。

它實際上是有生命的存有,對我們的宇宙風,宇宙力作出反應。

太陽風層頂是太陽風,太陽等離子場和這個實體遇到星際風或者所謂銀河意識的地方。

星際風是銀河等離子體的一部分,銀河等離子體在一些古老諾斯替教派來源中被稱為Pleroma。

Pleroma是銀河中央太陽的光的散發,它把光帶到整個銀河系。

這個星際銀河場域是愛的海洋。當這只章魚遇到愛的海洋,那裡就是治療進行的地方。

這是描述這個過程的一個方式。這個地方就是太陽風層頂。

這是最近太陽風層頂受到這麼多關注的原因。

那裡發生的事情影響到整個太陽系,最終觸發地球上的「事件」。

地球磁氣圈和地球範艾倫輻射帶的變化是太陽風層頂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直接後果。

Rob:你是否同意人類對地球有影響,它如何對太陽系輻射的SP波作出反應,Cobra。

Cobra:每個意識對其他意識有著影響。

這個銀河系每個細胞和有機體對這裡的事情有一個發言權。

正如我以前說過,如果在行星地表有治療在進行,這將在整個銀河系創造巨大的能量波,因為地球是解決宇宙異常的焦點。

地球被高度進化的各個種族的宇宙建築師選為焦點,鎔爐,相異的銀河文明在這裡互動並解決宇宙異常,這不是偶然。

這是人人想要來這裡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天龍星人,獵戶星人,昴宿星人會來這裡。

每個人想來這裡參與這個實驗,在非常深的層面上,每個人都想解決這個宇宙異常。

我們正在最後階段,所以這裡是整個銀河系的焦點,為了解決異常並把銀河系帶回平衡狀態。

有一個古老的銀河預言說整個銀河系將成為光,光之銀河網絡將會完成,而地球和太陽系是最後要併入光之銀河網絡的點。

在每個人正等待這裡轉變的完成。

Rob:是的,我們能成為轉變的一部分。

Corey,我們談到太陽,你對Cobra說的有什麼評論。

Corey:地球上的事情在我們本星系團多個行星上發生著。

這些星球也有聯繫,不只通過宇宙網絡,還有更直接的物理上的聯繫。

在我們本星系團不同行星上,天龍星團體和其他團體在製造問題,就像他們在我們太陽系所做的那樣。

所以很多事情在我們星系團的不同行星上發生著。

所有事情都有關聯,一起演奏出宏偉迷人的宇宙交響曲。

我們更多關注自己太陽系的事情,我們看過很多關於我們太陽系的信息,但我們本星系團對廣闊的銀河系而言已成為一大問題。

這是現在正被糾正的。

Rob: Corey可能不知道,Cobra已經拿出一份非常有力的文件,我和很多人都有共鳴,它的名字叫銀河法典。

它就像道德規範或者聖經十誡一樣,據說是銀河系都使用的規範,決定一個行星的自由意志。

我讓Cobra為你介紹一下,然後我想你告訴我有沒有聽說過。

Corey:是的,我聽說過這些法令。

對於不同太陽系不同文化它們有一些分別,這取決於他們如何發展。但根本的部分是相同的。

Rob: Cobra請分享一下你的銀河法典。

以你所知是否不同的太陽系會有所不同?

Cobra:銀河系的靈性演化開始於銀河中心。

所以銀河中央附近是最光明的,這裡是中央文明進化的地方。

當這個文明擴展至全銀河系,它建立了一個光之網絡幫助其他銀河種族的發展,他們一起發現有某些內在的法典沒有在任何地方有記載。

這是關於相異的社會如何共同創造與和平共處。

銀河法典已經在我的博客上,那是與人類思維對齊的,對那個內在真理的一種解釋。

我會說潛在的真理在銀河系是一樣的,但理解和解釋的方式則是根據他們自己的發展和自己對真理的理解,但基本原則是相同的。

有很多人談論不干涉原則,彷彿這是一條宇宙法律。

不是。不干涉只是執政官維持佔領地球的藉口。

事實是如果一個實體在一個行星上想要建立接觸/聯繫,接觸就應該被允許。

在地球上不允許發生接觸不是因為不介入,或者不干涉法則,而是因為有人正阻止接觸。

如果人們開始理解這一點,我們就朝向全面揭露作出巨大的,行星級的飛躍。

要知道為什麼全面揭露現在還沒發生,不是因為沒有存有在外面想接觸我們,而是因為有人把人類劫為人質以防止接觸。

當這個人質問題得到解決,全面接觸將會發生。

這是自然法則,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

我們有權與我們的星際兄弟姐妹說話。

我們有權與他們互動。這是我們神聖天生的權利,也是我為之奮鬥的。

Rob: Corey,對於Cobra所說他們不介入不是因為自由意志,更多是一個人質安全問題,你有什麼看法。

Corey:在超級聯盟裡,自由意志的法則是重要的,也有被提起。但法律有漏洞。

他們很明顯找到自由意志法則的漏洞。

他們在天空上公開打了成千上萬年的仗,直到最近穆罕默德時代之後他們簽了那些協定。這意味著很多事情。

對我來說,這是在基因上,靈性上,公開直接的干擾世界發展,並持續在社會層面上對我們文明進行干涉。

Rob:是的。我反覆貼一篇文章,我希望人們能看到,標題是The TerraKor Files – An Overview of the Omegan Situation,裡面談到這些辛迪加集團,指出這些條約被簽訂的原因是這些集團之間的重大戰爭使各方傷亡慘重,他們想不惜一切代價避免戰鬥。

你們是否同意這就是敵對的團體能分享他們在月球上的基地,尊重彼此的地盤。

我聽說這些基地總是人試圖入侵。

Corey:真的,月球上?

Rob:是的。那裡有納粹基地,天龍星人基地,隔壁是銀河聯邦和昴宿星人的正面種族基地,是嗎。

Corey:那裡有各種外交大使。

很大部分被一個負面團體控制,雖然簽了協議,尤其在月球上...月球有點像南極,它被分裂割據,是一個主要的外交地區。

你知道在南極正發生戰鬥。

唯一發起攻擊,或者對月球動手腳的是人類。

這些低級的軍方秘密太空計劃集團把各種東西送上月球。

他們是唯一如此公開展示敵意的人。

月球上有一個非常微妙的平衡,這些團體沒有人會冒險把事情搞砸。

Rob: Cobra,你評論一下月球上的外交關係,各方如何達成這種脆弱的一定程度上的停火?

Cobra:好的,首先我解釋一下地表的一個情形。

是的,確實簽了有很多協議,因為如果那些協議沒人遵守,會有兩件事發生。

蜥蜴人公開把孩子們當早餐吃掉,昴宿星人出來拯救車禍的受害者。

兩件事同時發生會導致極端行動,所以這是不建議的。

這就是這份讓人不舒服的協議簽署的原因。

這份協議部分是保護我們,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

但硬幣的另一面,同樣是這份協議保護了大多數可見的陰謀集團成員。

所以有兩面性。這份協約在一定程度上被所有人尊重,當然不是完全嚴格地遵守。

兩邊都有事情發生過。但這個協議將會受到尊重,直到「事件」發生的時候行星地表解放。

我可以確認Corey對月球的描述,那些事情直到最近一直在月球上發生。

我無法確定最近所發生的,但....那裡有很多利益集團,有非常嚴格的領地。

他們不得不尊重各自的邊界,否則會互相摧毀。

大多數種族,大多數派系發現這不是一個安全的選擇。

所以他們傾向於避免公開戰鬥和直接公開衝突,因為他們明白這對他們來說也是故事的終結。

Rob:我首先想問Corey這個問題,然後讓Cobra回答。

很多問題關於月球。它不會自轉,你對月球歷史有什麼認識?

它是人工的?從另外的地方帶過來的?它是不是太空船。

從你的角度,月球有什麼故事,關於它的歷史,它固定的軌道。


Corey:它是自然形成,中間被挖空成為一首巨大的方舟。

它可能是最初的防禦網絡的一部分,這個網絡由遠古建造者種族建立,它一直運作直到超級地球爆炸。

這讓我們太陽系周圍,保護本地星團太陽系的防禦網失效了。

當這個防禦網倒下,我稱為基因農民的不同種族開始進入,把我們的基因亂搞一通,為所欲為。

不好意思,你原本的問題是什麼,我離題了。

Rob:你基本上回答了。所以你認為這是天然形成的,可能被遠古建造者被挖空做成一艘方舟。

Corey:在整個月球進行了考古探險後,不同的團體有著互相衝突的信息。

這取決於他們的觀點或者宗教信仰,關於月球是什麼他們提出不同的看法。

Rob:好的。Cobra我想你談談你對月球的理解,和Corey所說的是否一致或者有不同的角度?

Cobra:月球是天然星體,它的軌道與地球鎖定在一起。

在多數太陽系中這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現象。

它沒有被挖空,但它是蜂巢狀的。

這表示月球地表下面挖了隧道。

隧道通過天然熔岩洞,地下城市擴展,各個文明使用這些隧道有相當長時間。

我會說這是一個天然的衛星,關於月球沒有什麼人造的,但過去確實被人用作很多目的。

Rob:好的。這是問題更多是問Corey,但Cobra也能回答。

Corey我們之前已談過,但這是來自一個聽眾,並非說你不認為有一個正面銀河聯邦,但就目前你所說的來看,你給我們介紹了ICC,納粹滲透,黑暗艦隊。

我們知道你參加過這些超級聯盟會議。

這裡有一些人的觀點,我收到類似的幾個問題。

這個問題是:似乎Corey談到很多不同的ET種族和聯盟,他們有不同的議程。

但他似乎不相信有一個正面種族的銀河聯邦。

至少他似乎從未提起其他正面聯盟,除了球體聯盟。

所以問題是,Corey你是否相信有正面的銀河聯邦,或者是否覺得他們的人數比壞人多?

你對他們的工作有什麼看法,他們是不是善良的。

Corey:我們在到處扣「正面」「負面」之類的帽子。

這個超級聯盟由其他聯盟組成,這些聯盟由成千上萬太陽系組成,如果沒有更多的話。

所以這個超級聯盟很可能包括這個人提到的那些團體,但他們不以地球上的人或者網上所用的鑑別他們的方式來鑑別自己。

這些團體,其中一些人從我們的角度是正面。

他們似乎很想幫我們,哪怕他們有自己的議程,而任何存有都有他們自己的議程。

他們一些人不介意看到我們被他們所認為的更有責任的臨時代理人所取代。

這個看法流傳於超級聯盟一部分人之間。

對於他們大部分人,從我們的角度可以說是正面的。

他們希望我們進步。他們是這個偉大實驗的一部分。我們是這個偉大實驗的一部分。

如果他們想前進,他們也希望我們能進步。

這就是我對這個問題最好的解釋。

Rob:謝謝。當我說負面,我知道這是好壞的評判,但我指的是那些和政府,削減人口議程合作的團體。

Corey:這個超級聯盟的級別更高。

秘密太空計劃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

他們知道的更多是他們所面對的團體,比如天龍星和其他團體,而這些團體沒有太多參與到這個超級聯盟。

Rob:當我用「負面」這個詞,我不是試圖否定整個種族,但當一個種族違反銀河法典,這就是我所說的負面。

我知道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搞清楚,但我們想听你談細節:你見了什麼人,他們是什麼團體,他們說過什麼,他們的觀點是什麼,關於他們的正面計劃你有什麼能說。

對此你是否有什麼補充?

Corey:我已透露了一些信息,還有一些在揭露宇宙節目將會公開,我們還有一點後期編輯要做。

我在最後說了很多我能分享的信息,但其中一些團體不高興。

所以在我能分享信息前仍然有些事情要處理好,尤其是最近我和岡薩雷斯之間出了點狀況,我被對方一個派系帶走和質問,這引起了我和SSP聯盟之間很多壓力和問題。

所以我不得不更小心一點,不要搖晃已經晃得很厲害的船。

Rob: Cobra我想你評論一下那些正面和負面聯盟,他們有沒有溝通?

你提到天龍星人不會溝通,他們不會參加。


Cobra:首先,我需要說有一個正面的銀河聯邦,這是非常真實的。

他們救過我的命很多次,所以他們非常真實,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有很多種族屬於那個聯盟。

從我的角度,它是銀河系最強大的團體,因為他們生活在宇宙愛的實相裡,他們沒有任何不純動機,議程。

他們只是希望每個人都有那種(愛的)體驗。

他們有天然傾向分享和擴展銀河系的愛和經驗,並治療存在於這裡的異常。

這是他們的原始動機。

隨著光之銀河網絡擴大,越來越多種族通過一個整合的過程加入。

通過這個過程他們的主權和完整性得到尊重,他們作為平等的參與者加入這個聯盟。

那些不想合作的種族基本上主要有自己的議程,尤其是想支配其他種族,比如天龍星人。

仍然留有和天龍星人的談判,但他們的談判風格不是要找出解決方案,對他們來說更多是執行自己的計劃。

所以某種意義上,他們不得不被強制,要把他們放到一個環境讓他們無法危害其他人,因為通過危害其他種族,他們就違反了銀河法典。

每個逾越某個界限的種族需要被處理。

現在那些在這個太陽系裡過了界的種族正在被處理,就是這麼簡單。

Rob:這些負面種族會怎樣,他們是否被逮捕?

我們說過一些人會被送到中央太陽重置靈魂。

會不會有漏網之魚在銀河系其他地方繼續做壞事?

或者是否打算把其中一些人放進其他世界的隔離區?

這些人命運會怎樣,一百萬年後我們是否要再經歷這個情況?

Cobra:不,這是銀河系最後的清理過程。

所有屬於負面種族的存有會被給予一些選擇。

如果他們想合作,會得到幫助。

有很多正面的努力給他們思考的空間去認識正面的道路是更合理的。

如果他們不想合作,他們就不得不經歷一個重組過程,因為黑暗在這個宇宙歷史上有一段時間檔,這段時間差不多就要結束。

對他們來說這是遊戲結束。

在進化上它沒有任何用途,只是需要被糾正的異常。

Rob:十分感謝。

Corey,Cobra對未來有非常正面的看法。

你有沒有這種信心,藍色球體存有是否向你指出將有一次徹底的治療,一次全銀河的清洗,並且這個療癒將通過行星地球的解放而發生?

Corey:是的,這是他們在這裡的原因,是他們的目的和使命。

所以我必須有信心和信念,相信這將會是最終的結局。

Rob:各位,這就是Corey和Cobra精彩訪問的第二部分。

希望你們喜歡。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同意做另一次訪問,我們需要等一段時間再看看。

他們兩人都非常忙碌,很難讓他們同時到來,但我們打算將再做一次採訪。

光的勝利!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rey-goode-cobra-interview-w-rob-potter-part-2/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