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必看【揭秘1-人類的起源與行星地球歷史】非常長,用心看

本篇下面的文字摘自本書英文本第一章第17-26頁。 ---摘錄了關於造人計畫的部分: 10萬年前,銀河系光之委員會在一個名叫Antares的星球上召開大會,決定了在地球上創造新人類hu-man, 以幫助三維度的地球和地球人Earth man進化。 我提議:今天在此的每...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科里講座【揚升DNA-太陽閃焰-意識復興】


你們中有多少人感覺到一些你很久以前已經放棄去面對的問題,現在一再浮現出來,要你去面對呢?

好的,看來這些情況會一直增加。

現在我們不得不去面對那些舊有問題,我說過的,有情感的,有品質的,一切都是意識。

所以,由於這些宇宙能量的進入,你從前所保留的創傷,所造成的品質,都不會輕易放過你。

情況會和去年的一樣艱難。所有這些都是重要的契機。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那樣,我們所有的創傷,也許你是30-40歲,創傷來自一個可能已經死去的人。

但是當你受到傷害時,你會給予他們相同的業力。

所以這是一個真正的機會,去關注那些業債問題,並好好去學習(寬恕)。

也許你想還擊,但希望你可以撤銷(報復)。


完全揭露方案是否已經被確定要啟動呢?

部分揭露方案是否仍有可能出現呢?

答案是不。因為你們每個人,你們的意識已經擴大了。

如果他們講述一些故事,說幾千年前在這裡,曾有一些科技先進的外星人到訪,但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

你們中間許多人可能會站起來說:等一等,那麼在火星上發生了什麼?在月球上呢?

在這一點上,他們現在不可能嘗試只作出部分揭露,我們可以不用擔心。

揚升週期開始了嗎?

是的!

實際上已經開始了多個星期(譯注:巨形球體已於2017年中撤走,緩衝已沒有了,能量已經直接照射著地球多個星期)我們很多人都一直在等待揚升,但其實它幾十年前已經開始。

它顯然是開始自1930年代。

所以我們在一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是第三/四密度的過渡期物種。

你們每個人都是。所以這個過程已經開始了。

我們現在所要做的,內在下功夫是最重要的。

當我們做好內在的鍛煉,我們將能更有效地完成我們來到這裡的使命。

我們將會發現,我們會越來越融合在一起。

而且我們不僅可以防範部份揭露,我想,正如羅賓所說的,要求全面揭露的情況非常相似,特別是在這些密封起訴書中的一部份公開之後。


是否會有一次日冕物質噴射(CME)或是"太陽噴嚏"發生嗎?

這與密度的過渡有關.提拉艾爾(Tear-Eir)向我解釋說,它將不會是一次性的太陽能量爆發。

它將會是一陣一陣的太陽高能量脈衝。

其中一些已經到達地球了。所以太陽閃焰已經開始了。

根據他最近告訴我的情況,他們預計,以太陽能量週期為11年來計算,當我們走出週期最低點時(現在2017-18年是低谷期),將會是高潮所在。

所以我們仍有一段時間來完成這些工作。

所以是意識,我們很多人都對於"揚升"有不同的想法。

我們可能會認為,將是一次太陽閃焰事件,我和大衛.威爾考克也多次談及過。

我們或許會認為,會出現一次巨大的能量爆發,然後突然間,我們就變成可以飛來飛去。

我告訴他,這並不是我從Tear_Eir所得到有關這方面解釋的理解。

他向我解釋的是,揚升是一場意識事件,因為一切都是意識,一切都是振動。

就如宇宙大爆炸,好像宇宙放了一個巨大的屁。

你知道它真是這樣。

類似地,這一場能量事件,會導致我們的意識,經歷一個急速擴張期,過後我們會變得不再一樣。

我的意思是,好像細菌只能理解二維空間中的東西,但若帶它飛到三維空間中去看,它的理解就會完全不再一樣了。

有下上之分,有左有右。

那麼,像這樣糟糕的體驗,會令我們的意識再次擴大。

我們將會從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事物。

我們將會為長期存在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

所以一旦意識擴張發生,我們會經歷,其他很多星球也曾經歷過的,我們會經過意識復興,意識研究等進深階段。

隨著新技術的出現,人們會說,我們曾經是一個好奴隸,現在我們不再有主人了,那麼人類將要做什麼好呢?

我們會變得癲狂,吃喝至死嗎?不會的!

我們將有機會去探索意識。

這就是安莎爾人所做的。

我們越來越多地瞭解我們的意識,並學會利用我們的共同創造能力,我們將會學習到,如何影響事物,如何影響現實。

然後我們將開始獲得這些創造能力。

但我不相信,從我所知道的情況看來,這不會是一眨眼間能發生的。

我們現在看到大規模的轉變正在發生,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偉大覺醒。

我想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我們這裡有許多人。


大眾主流意識的轉變

那麼,這些資訊真的會成為主流,並且當人們發現超過13000封密封聯邦起訴書已經得到證實,並且這些起訴書已經被解密,我們開始看到陰謀集團的真實敗亡。

我的意思是,在陰謀集團中,有許多人確信,他們是不可能被擊敗的。敗亡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們真被擊敗了,這就是他們對自己的一個最大欺騙。

但事情正在發生!事情正在發生!

陰謀集團正在垂死掙扎。他們正在逃走。

我的意思是,他們都被嚇呆了。

我們對這個擊敗他們的正面聯盟瞭解不多,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個聯盟,他們並不是一群秘密行動,有支付薪金的軍人。

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是退休上校或將軍,並利用抵押自己物業,向貸款公司借貸,而為聯盟提供資金的。

所以他們之中的很多人,現在都處於貧困狀態。

他們正在戰鬥中,他們做得很好。

他們參與滲透到,這個精英集團的販賣人口網路中。

而其中一些特種部隊成員,更深入到他們的犯罪團隊中,並與他們進行了非常詳細的交談,在一些令人不安的談話內容中搜集證據。

其中一些行動失敗,但大部分他們都處理得非常專業。

但也發生了一些偽旗行為。

在夏威夷發生了導彈警報誤響事件,我從幾位上校級人士那裡獲得的推測是,這與黑暗艦隊有關,我仍在等待最終確認。

這是中央情報局,他們擁有整隊海軍的實力。

在早期的評論中提到,我請薩利赫博士做了一些背景研究,他們擁有一支秘密海軍,他們擁有一艘核航母,一艘核潛艇以及驅逐艦。

預算資金還包括幾艘收容囚犯的船隻,這類瘋狂的事情繼續存在著。

薩利赫博士做了一項研究,發現中央情報局訓練了5000名男女來操作航空母艦,所以這實際上就在那裡,海軍知道這些。

但顯然發生的是,一枚導彈從他們的黑暗潛艇上發射了。

導彈被MICSSP用太空武器攔截了。

它被摧毀了。

期間有成千上萬的人躲藏起來,他們都被嚇壞了,但那是一次真實導彈事件。

然後,很快的另一日,在日本又重演一次。

許多人都知道,聯盟成功阻止了在拉斯維加斯引爆骯髒核武的意圖,但這與槍擊案無關,是在不同的時段裡,他們停泊了大卡車,掩飾了這個秘密。

所以在一些偽旗行動出現時,聯盟也採取了一些安全措施。

我的意思是,我們從電視上看不到任何關於它的資訊,對吧?

所以看到主流媒體的意識也在轉移。


在真相社群中,我們開始看到更多的團結。

我們學會了,雖然我們所相信的事情不盡相同,也承認沒有人知道全部真相,但仍能為了專注地尋找事實真相而聚在一起,對嗎?


所有瘋狂的事情都在繼續。

就是那些起訴書,秘密逮捕正在發生。

而且,在地上如何,在天上情況也是類似。


突然被送到瑪雅船上

我們最近從德克薩斯州普萊諾搬到邊界地區。

搬家之前,我坐在客廳,看著揭露漫畫小說的草稿,正想著一些修改的意見,我突然間被傳送到其中一艘瑪雅人飛船上。

正如你們之中許多人看過揭露宇宙,或我與大衛一起完成的更新文章,我基本上都是在一下閃光之下被傳送的。

過去,我經常被帶到那裡,瑪雅人一直與岡薩雷斯合作,以幫助我緩解在20年返回計畫中,得到的顳葉癡呆問題。

特別是當你在同一個程式中多次服務時,電磁場和能量對神經系統的傷害。

他們正在幫助我緩解一些症狀。

通常當我上來時,這裡都是一個非常平靜寧靜的環境,非常安靜。你都會不願多說話的。

但這一次,有一個明顯的變化。我從未看過瑪雅人是那樣的,一陣緊張的情緒,或者是一種恐慌。

岡薩雷斯立即抓住我的手肘,拉著我,說:你需要進去看看。你需要進去看看。

我說"發生什麼事?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腳站著不動,我的手放在艙壁上。

我不想再走前。但他把我推到門口。

當他這樣做時,我看到一些瑪雅人倒在地上,他們身體扭曲了,好像什麼力量扭曲了他們一樣。

瑪雅人手拿著一些斧頭形的東西。看起來形狀像雙刃斧頭。

但邊緣並不銳利。他們手握兩邊,看起來像是一個盾牌或一件武器。


他們走進房間,那個爬蟲人看起來非常人性化,即使是這裡對他們的描繪,沒有真正顯示出,它具有人體骨骼結構,鱗片是像我們的皮膚一樣伸展過來。

它真的很像人類。就像這個樣子。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展示這個我們描繪的圖像。

頭部稍微伸長。而它穿著一件黑色的,有點像瑜伽褲的。而且非常貼身,它有一種金屬光澤。

後來我看到他有一個斗篷。斗篷是藍色的,它上面有一條白蛇圖案,不是向橫走的,而像這樣由上而下走。

蛇頭在這邊肩膀上,然後尾巴在那邊,穿過背部的相反方向。

有棕色的莖從它長出來,如裸露的莖。圖案非常複雜。

然後有非常淺綠色的大蕨葉。一路走來。由上而下,就像是一個很好的東西,我猜它是一個頭。

我還以為我是被帶到那裡,跟那個存有接觸並談判。當刻不難發覺有某種鬥爭正在進行。

但是當我被推上前。那個存有,它的眼睛是,你看到是黃色的。

虹膜中間有一道黑色縫隙。瞳孔就像白色皇族天龍人一樣,不斷開合跳動。

它是有節奏地跳動,以節奏的方式開合變化。

當它注意到我時,它立即轉過頭過,然後它的眼睛變黃了。

它開始叫我的名字,像所有這些物種都叫我的:Raw-Hanush-Eir。

我猜,大衛曾經談論過Chanokh或Hanush。這是一種希伯來語,有希伯來語根,基本意思是:使者。

與以諾有關聯。這更多的是一個稱謂,而不是以諾的任何化身。這是一種稱謂。


當他開始使用這個名字呼叫我時。突然傳來一陣巨響。然後他倒在地上。

岡薩雷斯衝上來,他告訴我,你做得很好。

我問,發生了什麼事?

他說,沒時間了。還沒結束。

他說,我們要去另一個地方,你只需開放你的腦袋,讓他們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甚至在還未瞭解發生了什麼事之前,他就轉過身去,看著站在其中一個控制台上的瑪雅人,點點頭,我沒有看到那個瑪雅人做了些什麼。

此刻又有一道閃光。我又被傳送到一個大洞穴裡。

那剛被殺的人,原來倒在離開我20英尺遠的地上,但現在卻在我面前。

我看到他有披肩,披肩有點繞過頭部。

岡薩雷斯在我身邊,大約5個瑪雅人也在那裡,然後兩邊有高台。

這是在一個大洞穴裡面。在這兩邊的高台上,從我的角度來看,高台上的生物有這麼高。

我的意思是,他們很高大,但是從我的角度來講,就是這麼大。

其中一邊,看起來像北歐人。

我看到兩個埃本人,他們的頭部是梨形,鼻子上方有皺紋。

另一邊的生物,像爬蟲類,大多數是昆蟲類。

他們在雙邊。不停地回頭看。好像他們正在尋求批准或指示,並且沒有朝著同一個方向看,我看他們好像在背後找某種東西似的。

然後突然間,他們同時間與我連接,並且以一種奇怪的次序,他們一遍又一遍地,重播著意外的各個場景。然後停止了。

我環顧四周,我看到岡薩雷斯和其他人基本上都有一樣的經歷。之後就結束了。

低溫監獄

這個地方,對於外星人來說,是一個深度監獄,因違反了某種特定的協議,我不知道是哪一個,但他們幾千年來簽署了不同的條約和協定。

這個地方是為那些違反這些協議的人而設的。

顯然,瑪雅人對押解這個(在非洲南部一個地底城市所捕獲的)爬蟲人時,過於自信了。

在地下。地底深處。他們一直在追蹤它,並且他們決定將它傳送出去,並且當它被傳送出去時,他們可以立即令它處於停滯狀態,然後將它帶到這個地方來。

這基本上是一次囚犯押解過程。顯然出了狀況。

他們低估了它的能力。他們真的想讓這個犯人活著。原因很奇怪。

如果他們捕獲這個人,並將它停滯,就能困住意識在這個身體裡,但如果將這個人殺死,他們是十分先進的,他們有能力將意識轉到另一個自己的複製身體,完全記得他們是誰,以及在什麼年齡發生這些事。

所以如果你殺了他們,你就輸了。

而且很瘋狂的是,他們有一個巨大的低溫監獄,數以千計的外星人囚禁在那裡數百萬年之久,這是為了防止那些十分邪惡的罪犯,為了防止他們再次投生到其他肉身中,重複他們的邪惡行為。很奇怪的。

所以,我之後就被送回家了。

通常當這種事情發生後,我會花很長時間,盯著牆壁。

如果你進來的話,史黛絲(注:科里妻子)會說,出了一些狀況。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盯著牆壁深思。試圖處理這些訊息。


參與超級聯盟會議

但是那幾個月來,我與藍鳥人的物理接觸越來越少了。

只是。主要是在夢中交流。我從Tear-Eir收到了不少的夢。

他告訴我,我將要參與另一次超級聯盟會議。

這很令人興奮,但他也提到,在之後的某些時刻,我也將要參加土星委員會的某種會議。

我不知道大衛在那裡,發現了與"一個法則"的關聯。

所以到了12月16號,大約是淩晨三點半。一個藍色球體出現在我的房間裡。

我已經準備好衣服穿上。就像現在這套衣服一樣,像我在揭露宇宙中所穿的一樣。

我不想穿著睡衣甚至內衣進入會議廳,像我以前曾經發生過的。

所以我自拍了一張照片,黑髮的我穿著一件T恤。

這就是我的樣子。跟其他與會者完全不同。

但是這次我準備好了。我穿得很好。


我被傳送到這個空間站。

到達超級聯盟基地

這是木星週邊的時空異常區域。當你進入這個異常區域時。那裡沒有星星。周圍是全黑的。

當你到達時,這次我並不是那樣進去的,但是如果你坐飛船進去,到達那條長長的幹線,你會看到不同類型的外星航天器停泊處,然後,會進入主會議廳的較大區域。


我們作了對內部的描繪圖,一個基本描繪。他們有大約96個馬蹄形座位區,而每區的前面有2-3個座位。

然後主要代表坐在中間的主要座位中。

這是一個非常準確的描繪圖,你在那裡看到中間的小臺階,就是我要站上去的地方。

我到達了一個有些植物的僻靜區域。我看看周圍。岡薩雷斯一直與一些瑪雅人站在那裡。

他看到我,就走過來。他非常興奮。他為此做好了準備。我甚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其他人似乎都知道發生什麼事。

就像我們這裡的意識生活博覽會一樣,有很多人在周圍。這裡我們可以展示一些不同的圖像。


岡薩雷斯和我走上樓梯,通過其中一道大門,進入會議區。

我們從中間走下去。有一條路。在我的左邊是一些水柱,看起來像是被懸浮起來的。它外面沒有玻璃。

它離地一英尺,懸浮在地板之上。它是一個完美的圓柱體。

這是我們第一次可以用編輯照片的方式來獲得一些概念。

參與會議的水生ET


牠看起來像海象,牠有腿。牠有一種腳。

看起來最初是牠們的腳,但隨後兩腳連起來成為一個尾巴,看起來像是海象尾巴。

牠能重新變成像腳的樣子。牠的嘴巴兩側有一種美化的唇。牠有肥胖身軀,但沒有下顎。

牠讓我想起一種大白象,但這個更大一些。

牠的頭部側面有噴水嘴,幫助牠保持直立,並且有一個像氣袋的,漂浮在牠的頭頂上,幾乎是透明的,但顯然裡面有液體。

當牠轉過頭時,氣袋會搖晃,並且會有一些波動。

這就像在第三眼位置的前額,很明顯,它不僅僅是用來溝通,而且還能夠幫助他們探測周圍的環境。

當我向埃默里.史密斯展示這些圖片時,他說,他從前曾見過其中一種,因此我們有一段很有趣的交談。

因此,在力場中有水。岡薩雷斯和我交談起來,因為我對這個空間站一無所知。

很明顯,一種生物無論何時出現在這個空間站裡,空間站會瞬間連接及掃描這個生物的生理機能。

在瞬間為他提供一個與生理需求相匹配的大氣環境空間,包圍著他。

所以我問岡薩雷斯:我們都有嗎?他說:是的,他們周圍的空間,都有一個無形的區域,為他們提供所需的大氣環境。

我們試圖在這方面作出更好的描述。


其中一種生物就像這樣的,除了它的頭,它的頭骨像一隻恒河猴。

岡薩雷斯稱它為海猴。

頭部看起來,像一隻猴子。肩膀向前傾。肩膀不會向後。

它有長長的手指,有蹼幾乎到達手指尖。胸部較小,但有肋骨像蛇一樣,一直伸延向下,下降到一個點,其尾部看起來像鰻魚。

就像是一條小尾巴一樣的尖端。

這令人有點毛骨悚然,同時我接收到一個重要的直覺,它並不友善。

我問岡薩雷斯,他說:水生物會給你帶來毛骨悚然的感覺。

然後他伸進外套裡,把玻璃平板取出。

他開始查看,然後把它遞給看我。

它已經顯示出我們正在談論的這種生物的相關資料,


韓戰中驚遇水生ET

在韓戰時期,美國一架轟炸機,因機件問題墜機,它不是被擊落的,是在太平洋的一場事故,那時是冬天,天氣很冷。在我的家族中,曾有在朝鮮戰爭中服役過的人,他們曾告訴我那裡有多冷。並立即開始下沉,

但機組人員有足夠的時間,大約有十幾人,取得所有救生設備,並啟動救生筏。

他們進入三艘救生筏,飛機迅速下沉。他們試圖靠近在一起,以增加他們的生存機會。


當他們這樣做時,開始聽到尖叫聲。他們查找和掃描周圍。

他們看到一些奇怪的人,看到了一些人形生物。

拉住他們的頭髮或救生衣,試圖將他們拉入水中。

看到這些生物的輪廓,試圖拉他們到水裡。

但因為穿著救生衣,他們無法被拉進水中。

他們立即認為,是遭到敵方潛水人員的襲擊。

所以他們各就各位,背靠背,我相信是機長及一名機員有手鎗。

他們射殺了其中三個生物。

這些生物是浩浩蕩蕩的,他們成功保留其中一具屍體,其餘的都讓這些生物拉回水中並帶走,以免牠們為取屍體而回來。

他們把其中一個拉到救生筏上。當他們獲救時,可以有一個物證展示。

在8小時後,他們被海軍救起了。海軍沒收了屍體。

報告中說,這些人員因為在一個地區墜機,並且遭到鯊魚襲擊,受到刺激而精神錯亂。

所以這就是他們如何清理它。

當海軍把屍體處理好,最有可能是,他們只認為,這是某種未知名的海怪物種。

他們可能沒有想到,這些水生物,可能是外星人。

所以我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些生物對人類是如此敵意呢?

我們基本上是在摧毀他們的基因實驗。

他們可能完全不關心我們人類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片海洋裡,他們花費大量時間,開發我們地球上豐富的遺傳基因資源。

他們在研究它。他們在操控它。他們在做實驗。

如果我們在他們的實驗中出現,他們會以極端偏激的方式來攻擊我們。

他們不認為我們能與我們的自然環境保持平衡,我們不是。而且他們非常敵對。


在超級聯盟會議發言

我們直接走到前面的座位區。當他們坐下,還欠一個座位。

我指著椅子,對岡薩雷斯說,今天是你坐這椅子還是我呢?

他說:你要在那裡。

他指著中間的小臺階。我看著他。

我說:這次我可沒有什麼可笑的衣著吧,這意味著,他們上一次看到我,很像一個小丑。

然後他說,不。

他說,你需要做的事,就像是上次在月球行動指揮中心(LOC)所做的一樣吧。

你需要走上這臺上,只要對自己說,我已準備就緒了。

所以我走過去。我站在臺上,向四周觀看。我看到不同的生物。

在一個為地球人代表而設的座位上。我認得是一位200人理事會的成員,這很有趣。

他曾是我之前遇到過的人,但當時的相遇並不愉快。


所以我站在那裡,閉上了眼睛。我想著自己,已準備好了。只要讓事情好好完成。

就像上次在LOC的情況一樣,Tear-Eir和金三角人在我身後出現。

這是他們第一次出現在超級聯合議會上。

當所有會眾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臺上,朝著我的方向看,Tear-Eir告訴我,我需要你轉述這一切,按照我給你的方式,完整地告訴他們。

不要改動它。要準確。

所以我轉過身來,他開始向議會發言,像在一的法則裡的說話方式。

他在合一與創造者的愛與光中,向每個人問安。然後他開始發言。

他說出了一堆,我真的不理解的宇宙法律聲明,並且我也回想不起了。這很有趣。

他指示我開始談及,這個聯盟所參與的22個不同基因實驗項目。

他讓我說出其中幾個小組,他們的名字和他們來自的地方。

有趣的是,空間站會與你有一些什麼協議的,會使你在當中得到的某些資料或訊息,不能夠帶回來。

當你回去的時候,你那部份的記憶會被當場擦去。你不能保留某些資訊。

而我無法......我本來非常高興,能得到這些生物的名字資訊,真的很棒。

但它被擦去了。從我的記憶中被刪除了。

他讓我讀出了這些不同生物,以及他們對這些遺傳項目,所作過的宇宙協議。

我們詳細地道出對這些協議的細節,並如何從他們那裡直接獲得。

關於這些團體如何察看著他們和他們所做的工作。


超級聯盟將被解散

Tear-Eir宣佈:我們正處於超級聯盟將被解散的週期中。

在會議廳裡,氣氛立即改變了。

他們之中的一些人開始發言,其他人也表達他們不同的想法。

突然間整個會場都靜了,像要求大家平靜下來。

你聽不到其他人的發言(思想)。

會場裡所用的心智聯繫系統,現在被停止了。

Tear-Eir提醒他們,他們很快就要離開了,而另外兩個守護者種族,將會來協助人類。

很有興趣的是,我曾經談論過的,22個遺傳基因實驗專案,到了某個時間點,研究物件本身將會反過來,接管整個研究。

我們將成為自己的...我們從現在開始,就要接手管理自己的靈性遺傳專案了。

而這正是他所要傳達的資訊,即現在他們將要把人類王國的鑰匙交回給人類本身。

我們在遺傳基因上,不再須要在遺忘的面紗下,被其他外星族群操控和實驗了。

我們將會作出貢獻。

我們將要決定,我們自己的遺傳多樣性,將要如何走,我們的靈性之路,將如何發展。

很多與會者並不高興,但其中一些卻不。

現在有一件事是,當他們感到沮喪或震驚時,Tear-Eir讓我說了一些,我腦海中出現了一些景象,某種我不明白的戰爭,不是傳統的戰爭。

超級聯盟部隊和某個銀河聯邦之間,曾發生過一場戰爭。

當這些景象浮現在我腦海時,他讓我說,記住龐斯(PONCE)系統。

那時每個人都冷靜下來。

他提醒他們,曾有過這種情況,他們應該要離開一個實驗,但他們拒絕了,然後發生了某種重大戰爭。

這一定是有一場極大的宇宙戰爭,因為這場戰爭,立即引起了他們全部的關注。

現在,Tear-Eir讓我說,人類還會有很多事情要克服。

與其他恒星系統不同。

數百萬年以來,我們已經擁有了一個像遺傳基因寶庫的地球。

已往各種生物作為難民來到地球。

有許多不同的實驗在這裡進行。

但過去作為難民來到這裡的生物,已經從我們的52顆本地恒星團中得到自由了,所以他們現在要來幫助我們。

但...那部分遲些再談。

他們不僅會幫助我們,而且他們將成為這個新超級聯盟的一部分。

我們人類將會有自己的一席位,現在我們要決定進行什麼,以及允許哪些外星人進來與我們互動。

我們的宇宙表兄弟和52顆本地恒星團,他們將通過這個來幫助我們。

另一件事是,這裡有成千上萬來自這些實驗項目的ETs,自己投生成為人類,他們在我們身上進行各種實驗,投生為人類是實驗項目的一部分,為了符合某種宇宙法則。

在一定的時間內,他們必須得到人類同意,看看我們是否願意讓他們留在我們這裡,或者他們想離開。

但是我們也可以做出這個決定。

在這次會議結束後,Tear-Eir說:"服務眾生,服務合一",然後就消失了。


人類首次能掌握自己命運

岡薩雷斯立即走上前來抓住我。

把我帶出了房間。當我走下樓梯回到門廳時,他轉過身來說道,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我說:再沒有外星人會偽裝成我們的神了。

他拍拍了頭,說,他們就是神話傳說中的眾神。

但他表示,這意味著人類自由了。

我們的命運,有史以來第一次,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

他向我解釋了,這對人類的影響有多麼深遠。

這個銀河聯邦,現在這也解釋了,這些巨型球體(自從2011年)進來太陽系,他們為了緩衝巨大太陽能量的影響,現在他們已經(在2017年中)撤退了。

他們不再在我們太陽系中。屏障不復存在。

但是那裡還有什麼呢?

銀河聯盟跟超級聯盟不同,銀河聯盟在太陽系週邊,創造了一個軍事封鎖。

他們阻止了某些生物離開或呼求增援。

他們將會繼續這樣做,我們的太空計畫和我們的常規軍隊,當他們知道所有事情時,都將要負責移除天龍人的殘餘部隊。

相對來說,只會有很少一部分,仍然留在地球上,像安莎爾人一樣,他們會躲藏在一個異常時空泡泡裡,以逃避這些巨大能量。

他們很久以前,就經歷過這種變化。

所以這些能量對他們不再有利。

部份天龍人也會躲藏在他們之前完成的嚴密遮罩的基地中,並且他們試圖躲藏一千年。

一千年的太平盛世

當岡薩雷斯說這個,聽起來像是聖經預言的一千年太平盛世,對嗎?

他說,在這個能量轉變後的一千年內,為我們的太陽提供了能量,消除它們,就像將牛奶變酸一樣。

這些負面生物不能在這種能量中生存。

但是禁止任何物種使用超級門戶系統是違反宇宙法則的。

所以我們不能阻止他們(爬蟲人)從超級門戶中逃走。

但是這種能量會阻止他們進入我們的太陽系大約一千年。

他向我解釋說,這不一定是要創造一個領域,而是通過宇宙網的自然回饋達成。

同樣會導致一種能量變化。

這是通過宇宙網的回饋,模仿我們的太陽,直到銀河轉身,我們跳出位置,不再發生,然後我們再駕馭這股能量。

人類主要威脅將來自人工智慧

但爬蟲人的問題得到解決之後。

我們的主要問題將會是人工智慧(AI)。

正如我們所知,爬蟲人是AI先知,他們被AI感染及注入。

預計太陽閃焰期間,會消除周圍任何的AI殘留物。

當我被告知,他們將幫助我們剷除爬蟲人時。

我覺得這不合理,因為球體聯盟是非暴力的。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向我解釋有關千年能量的事情了。

現在最重要是什麼?

現在最重要是,我們要認真專注內在。


正如Tear-Eir所說的那樣。我們需要把跪下的雙膝,站起來。

我們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救星。

我們的拯救,不是要等待來自天空的一個形像,宣佈一切戰爭和饑荒都結束。

而是來自我們自己。

我們一直都是問題本身的一部分,我們一直允許或授權它繼續下去,所以必須由我們自己去解決它。

為了讓我們發展,能好好要求和指揮我們自己的未來,我們必須專注內心,而不是外在。

外在沒有人會引導你到天堂或者解決你的問題。

你的問題根源在這裡,解決方案也在這裡。這就是最大的重點。

我們將要學習如何使用共同創造意識,來創造一個全新的未來和全新的現實。

感謝

是的,我想感謝一些人。

從我妻子史黛絲開始。我們到下個月,已經結婚25年了。

沒有她的支持,我無法做到這些。

並特別感謝一群藝術家們。我們擁有一個非常棒的團隊。

Roger Richards是我們的商業夥伴。

我們正在一起,開展很多項目。他正在房間的後面。Rene Armenta就坐在前面。

我們有史蒂夫。他正在做許多揭露漫畫小說的工作,以及你看到的很多美術圖片和幻燈片。

然後,我們有亞瑟和丹尼爾,在揭露宇宙節目中,做了很多美術工作,他們也在合作參與其他一些事情。

還有所有這些其他的名字。我們有那麼多人在那裡。

這個社群是什麼?

我們知道我們大多數都是星際種子。

但是我們完成了所有這些不同的晦澀難懂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學習東西的人,正在尋找我們的經歷並不知道為什麼。

但是現在我們很多人都在搞清楚為什麼我們學會瞭如何做一些模糊的藝術項目。

為什麼我們學習做不同類型的事情,因為我們現在被調用。藝術家和創意類型。

你們已經開始影響共同創造意識和大眾意識。

我不是叫你們去創作藍鳥人的畫。

而是請你按照現在內心所得到的指示去做。

大多數人可能會錯過。

我也是受指示接受這項任務,並與大衛談過。

他花了20年。我們從未見過真相社群是如此準備好行動和工作的。

所以請專注於你的興趣,專注於開發你的才華。

並試圖找到一種方式,以一種積極正面的方式,影響大眾意識,並引導我們走向一個意想不到的美好未來。

我認為人們低估了他們所擁有的能力,以及他們足以影響世界的天賦與技能。

你可以自己建立像我們的團隊。

蓋亞電視臺也有很多服務機會。

我一直聽到很多傳聞說,很多優秀的創意專案,即將啟動,並即將面世。

所以我現在已經搬到邊界地區居往。

如果你不介意用手機拍下這圖片並發送給你認識可能具備這些技能的朋友,我們可以一起工作。

他們可能需要搬到邊界地區,但那裡很漂亮,所以請看看蓋亞網站。

揭露漫畫小說已經非常接近完成了。

如果你想跟進其進度,請看ReturnOfTheGuardians.com

佐頓.瑟得(JordanSather)正在為SecretSpaceProgram.com工作,帶來大量的串流視頻及文字內容,以幫助教育人們有關秘密太空計畫的真相。

你可以利用這個網站來打開話題,不談論外星人,而是以談論一些秘密先進技術作為開始。

多數人會更容易接受。

今晚我會和大衛.威爾科克一起出現。

我很興奮會有下一個演講,話題是......


我們會談談那艘遠古飛船。

那是屬於一個古老的建造者種族的,進入了我們的太陽系,已經有一艘飛船被派出去,是秘密太空計畫的飛船,派去進入其內並搜集情報。

情報是驚人的,我將會在今晚與大衛.威爾科克一起的聯合演講中,作詳細報告。

就是這樣。這將會是很酷的,千萬不要錯過。

- 完 -

日期:2018年2 月11日
地點:洛杉機(生命意識博覽會)
https://streamingforthesoul.com/cle-2018-keynote-corey-goode/ (英語視頻, 須付費)
採集及翻譯;小威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