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黎明前的曙光【我們為何在地球上的真實故事】(僅提供前13頁中文翻譯,原文共365頁)

致獻

帶著感恩 ,僅以此故事獻給從各個星級國度來到這裡,在地球上保存光的所有靈魂

在90年代末期,我居住在新西蘭的Auckland市。

我當時的工作是人類能量場的療癒師,同時也是一名從高維度的光之存有那裡傳遞能量和資訊的靈性導師。

我認為你可以說我的星際故事開始於1998年的一個晚上,當時一位名叫Alvin的男人帶著高度的壓力感打電話到我家。

當時已經很晚了,而且我也很累了,但是他的聲音透漏著緊急的氣息迫使我去傾聽。

Alvin說:
“我需要儘快見到你。一波一波的能量波穿過我的身體。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很抱歉這麼晚打擾你,但是我現在可以去見你嗎?”
 “當然,過來吧”,我回覆。
我能感受發生在這個男身上的事不同尋常,而且我感覺到如果可能的話我需要幫助他。

當Alvin一會兒到達我家後,我讓他躺在我的按摩床上,這樣我就可以檢查一下他身體的能量場在如何運轉。


儘管我是一名能量治療師,但是Alvin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卻超過了我的經驗範疇,而且我不確定如何幫助他。當他躺在按摩床上閉著眼睛痛苦的扭動時,他試著向我描述他的感受。
“我感到噁心,就像在大海上暈船一樣”,他說。
他再次閉上了他的眼睛。我扶著他的腳,祈禱我可以幫到他。

在我的內心中,我聽到一個聲音,“他被附體了。”
“請助我可以幫助Alvin”,我祈禱。
立刻,我就感受到一股來自Alvin的能量震顫經由我的身體從我的腳底流出體外。

當時Alvin的身體在我的按摩床上向上抽搐,他再次平躺下來,單依舊是閉著眼睛。

作為我的習慣,我總是在做能量或光治療的時候隨手放一個本子和一支筆以記錄我的想法和傳遞給我的資訊。我開始記錄。

那時Alvin平靜的呼吸著,所以我並不擔心,當資訊傳遞停止了幾分鐘後,我停下了記錄,並詢問他感覺怎樣。
 “我無法睜開眼睛”,他說,”但是我能看到我是在一艘飛船上並且我在太空中。而且我在透過視窗往外看,我可以看到星星。我可以看到地球。現在,我正回頭看著地球呢。它看起來好遠。”
 “我身邊有好多看起來很奇怪的存有。有的非常高,非常像我們,但有著上翹的眼睛。他們身上穿著閃耀著多種顏色光的長袍,其他的存有比較矮,大概只有90釐米高,有著圓形的大大的黑色眼睛。他們在遠離我,我看到一些相當怪異的存有向我走來。他們不像任何一種我見到的生命。”
 “他們在對我說話。他們說我被帶到這裡來接受一個能量傳遞,這樣的話在合適的時候,我就可以帶來知識以幫助地球。”
我發現這很有趣,因為我知道Alvin是一位太陽能方面的發明家,我在想那能幫助地球的知識是什麼樣的呢。

Alvin繼續描述著飛船內部的樣子,內部用金色,銀色,紅色和鈷藍色鐫刻著一些東西,看起來有點像埃及的象形文字,但又不太一樣。

然後他震驚了我。
“他們有一條給你的資訊”,他說。“他們說你的任務是重新編碼DNA,但不是現在,而是當地球轉變到更高的意識狀態的時候。他們說將要從現在起對你做準備工作,這樣你就會從你的靈魂中知道你將要做什麼。”
我內在感覺這是準確的,但我對於DNA的所有知識還是來自學校的生物課。

我只知道兩股DNA- 去氧核糖核酸-即雙螺旋,但是Alvin卻提到12股DNA--這12股DNA是人類終極潛能的範本。

在1998年的時候,我還不知道12股DNA被靈性“新時代”領域認為是人類的“完美模式”。

後來我才得知完善這固有的12股DNA潛能將引導來自高維度的能量通過12個能量振動通道進入人體能量場。

這將反過來打開人類潛能,就像我們打開一盞電燈那樣---並且以一種看似奇跡般的方式推動人類的進化。

整個事件持續了幾個小時,而Alvin也較平靜地離開了。

當我給送走他時,我自己感到格外平靜,激動並且帶有些許快樂的感受。即便是這樣,在睡覺前,我任然花了些時間坐下來將整件事以及我對這個“新”任務的想法寫了下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我反復思索這次與Alvin的經歷,我的“重新編碼任務”以及12股DNA的含義。

我開始查找一些書籍,然而我的指導靈成為了我最重要的老師。

他們告訴我12股DNA也與被他們稱作“低層天堂世界”所在的十二個維度有關。

我問這是什麼意思,他們告訴我一個維度更像是一個光譜振動,一種能量波段而與之振動頻率相適應的存有才能以物理軀體存在其中。

在這十二個低層的天堂世界中,每個靈魂都可以具有物理形體,且這個形體要視靈魂出生在其中並體驗終有一死生活的維度環境而定。

他們也解釋說每股DNA內都有12個分股,總共144個分股。

我的指導靈解釋了在低層天堂世界(lower heavenly worlds)十二個維度中生活的許多種生命形式。

靈魂的物理身體的形式取決於投生環境的頻率波段,還取決於他們星球家園的獨一無二的環境特質。

我瞭解到地球上人類已經在三維實相中生存了很久。

在這個光的波段內,靈魂居住在非常稠密的物理身體內,身體形態取決於來自父母的基因。

我後來發現人類的轉世形體也受靈魂的能量的形態發生場(morphogenetic fields of energy)影響,這個能量的形態發生場貫穿所有的累世體驗而存在於靈魂中。

“morpho”這個詞字面意思是“形成”、或者“構建”。

這些形態發生能量場是光、聲和標量波,或者是潛在的波---而這些是物質身體能量創造的範本。

我從指導靈那裡得知,從1987年(Harmonic Convergence) 協波彙聚開始(協波彙聚(Harmonic Convergence)是新時代人的又一項創舉。

它也與2012年脫不了關係。

在1987年8月,由裘絲阿貴勒斯(Jose Arguelles)依據瑪雅預言和占星術推測而來。

在那個時間,成千上萬的新時代人在世界各地的靈性地點(中心)聚會,引導和平降臨地球、祈願所有生命合一、冥想新時代來臨。

高維度能量開始流入地球的環境,為地球轉化進入更快脈動意識和振動,即第五維度能量做準備。

這個能量流從2000年就開始加速,並將持續加快,促使更多人更好的理解他們內在固有的靈性本質。

這股能量的啟動與星門的開啟是同步發生的。

星門即是存在於時空中的,並將地球及她的人民與來自更高維度星際文明的能量再次連接起來的能量通道。

那些更高維度的星際文明首先是昂宿星,接著是天狼星、獵戶座、大角星、仙女座、織女星,而到了2010年即是天琴座。

我的指導靈解釋說所有這些星際種族都為人類的基因編碼或基因組貢獻了自己基因編碼的某些方面,但是在地球所在的三維時間內,這些基因編碼只是被部分啟動了,而其所有潛能遠遠沒有被開發。

然而,在1998年當我幫助Alvin度過他的困難時刻,傾聽並記錄他在太空船上的經歷之前,這些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那時,我還將地外生命視作“外星異族”,並被這整個外星人經歷感弄得身心疲憊。

即便如此,我仍感受到了一種難以解釋的快樂。

隨後數年間,我與許多“天外”或“星際”存有一起工作過並我知道他們是被神(God)創造的。

我也開始交替使用“神god”和“靈spirit”、“源頭source”或“宇宙能量 universal energy”這些詞語,對我來說它們的含義都一樣。

我得知這些仁慈的充滿愛的星際國度的存有們是來引導和支持地球上的人類的。

我也開始意識到並不是所有地外生命都與愛和善的頻率共振,但是,當我們自己持有愛的意識時,他們就不能傷害我們。

我逐漸意識到,當和其它能量連接時,讓直覺引導你是非常重要的。

2002年元旦時我開始說光之語言(Language of Light)。

當時是在新西蘭基督城的一次靈性慶典上,我的朋友DON和我在同一天獨自被高靈請求通過我們向參加慶典的人們傳導能量。

我們獲得向團體發言的許可。當天晚些時候,我發現自己站在草坪中間搭建起來的一個大帳篷裡,面對大約300人。

我解釋說其實我並不清楚將要發生什麼,但是DON和我被高靈請求在新年第一天為在場的每個人傳導一股特殊的能量。

DON站在我後面,我閉上眼睛。“好了,我準備好了。”我對指導靈說。

我感到我的喉嚨開始顫動,從我口中發出一串奇怪的語言,一連串的我以前從未聽過更別說說過的語言。

我閉著眼睛,因為在那段時間我發現我很難在睜開眼睛的情況下接收資訊。

我聽到人們開始笑,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和尷尬,於是我稍微睜開眼看看發生了什麼。我想他們在嘲笑我!

我看到的景象令我十分震驚。

許多人在笑,但我意識到他們並不是在嘲笑我。

一些人似乎是不受控制的大笑,或許由於是快樂,另一些人則是在哭喊,還有一些人紋絲不動地坐著,被牢牢釘在地上根本無法移動。

然後我聽到自己開始向人們解釋說,高靈要大家聚集在一起,這樣他們就能預備大家以完成來到地球上的使命。

我解釋到,我所扮演的角色是為了這個目的傳遞能量來啟動他們。

到2003年的時候,我更加頻繁的說這種奇怪的語言。

我能非常流暢地說出這種詩歌一樣帶有韻律的語言,我的指導靈告訴我這是光之語言。

這是我們轉生到地球之前都會說的來自一種神聖語言眾多同源語中的一種。

我的指導靈向我描述了一個叫做天琴座的星群,特別是一個叫做(Epsilon Lyrae)天琴ε的十二維度星群。

他們說地球上所有的靈魂都是從十二維度之外的天界穿過天琴時空星際之門來到地球的。

他們告訴我在這個星系中縱觀所有的高維度和低維度世界共有四十八個維度。

並且,每一個靈魂在地球上,都通過擁有物理身體的體驗來獲得智慧,然後揚升。

過程是先穿過低層天堂世界的十二個維度,然後回到天琴座以及更高的天堂世界。

在隨後幾年裡,我理解和使用光之語言的能力變得更強,而當我的身體能更好適應掌控能量時,光語也在振動上發生改變而更加嫺熟。

在一邊持續著能量療癒師的工作時,我注意到當我在講光之語言時,人們開始朝積極的方向改變。

我開始意識到光之語言是對靈魂的編碼,能表明我們每個人憶起我們的本質和我們的真相。

我也看到了光之語言如何快速清理過去世念頭(想法)的扭曲的能量模式,即我們所說的業。

傾聽光之語言的人們能夠快速的獲得加持,而他們在生活中的言行和思想將不再被具有破壞性模式的“想法與信念”—即業所束縛。

隨著我新語言技能的進步,我學會使用與高維度能量相連的光與能量的“支線”去連接人體的穴位,並把能量傳遞到人體的能量場。

光之語言打開並清理這些古老的能量通道,使得低層天堂世界第四維度到第十二維度的能量進入身體的能量迴路中。

這些古老的能量管道,就像萎縮的光的燈絲,需要被活化並與高維度的能量重新連接以便成為更高級的五維度型物理人體的新能量循環系統的一部分。

這個事情在2012年之前就已經開始自動發生了,同時還有一些能量工作者的幫助。

我的任務是當地球還處於三維頻率中時,使用光之語言重新連接人類能量場系統中的這些萎縮的管道。

現在,從地球轉變到五維度振動後的21年中,即從大約從2012年到2033年,我的任務是協助人們使用新的禮物,即更大的靈性能量與能力。

我獲悉人類擁有不可估量的靈性能量和潛能,但是尚未被開發。

我的指導靈告訴我,當我們人類將可以通過自己的能量體吸取來自低層天堂世界內所有十二個維度的能量時,所有潛在的十二股DNA都將被啟動,我們將抵達作為人類真正的天命。

我的能量工作一直圍繞著這個原則,即啟動人們的最高靈魂潛能並讓他們為自己的靈性工作(無論是什麼)做好準備。

在過去多年中,我的指導靈開始告知我在地球上人類生命的神聖計畫,即我們都來自更高維度,來自各個星際文明而那裡曾是我們的家園。

我開始理解到從2012年開始直到大約2033年,這段時間對地球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期。

一個恒星年是地球圍繞太陽旋轉一圈所需的時間,約365天。

地球在2012年12月開始一個新的“大紀元”之前已經完成一個大紀元,(Annus Magnus” or “Great Year” or“Great Age”)。

一個“大紀元”,也叫分點歲差(Precession of the Equinoxes),是地球圍繞自身軸線完成一個完整運動的時間,即25920年(大約26000年)。

每次“大紀元”的完成和開始總是昭示著地球進入一個嶄新的、升級的進化週期,而現在到2033年間這21年的變換對於地球和人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進化和改變的時期。

我的指導靈向我解釋,2012年12月21日結束的這個特殊的“大紀元”格外重要,因為這標誌著四個“大紀元”的結束,每個“大紀元”約26000年。

我的指導靈告訴我,十萬年大約是新人類基因編碼,即一個更加高等的12股DNA潛能融合到生活在地球上所有人身體中所需的時間。

我得知在這個我們正在完成的四個“大紀元”的開始時,許多存有從其他星球來到地球並把這個新的,更加高等的類型的DNA加入到他們自己靈魂的基因記錄裡。

這個第四個大時代的完成特別的重要,因為這標誌著地球復興並將回歸到第五維度的更高的振動頻率中。

這意味著地球正被再次創造以能夠在更快的第五維度的光中存在。

我得知地球曾是一顆五維度名叫Tara(泰拉)的星球,但由於墮落天使的反叛和地球的原始居民的墮落,地球從較快的五維度能量振動中墜落到較低的意識振動水準--也就是我們已經在其中生活極長時間的第三維度。

在第三維度,用頭腦創造需要花費更多時間,且地球引力場的能量會導致物理身體的衰退和老化,而這些在高維度的光的世界裡是不會發生的。

三維度的地球生活對於靈魂來說是一個充滿挑戰的環境,這是一個二元性的世界,每個人的前世生活的記憶都被隱藏了,過去世經歷的創傷造成的業力扭曲持續在我們肉體和能量場中被引發。

這讓一個靈魂從生活經驗中, 從對與錯的想法和信念中去瞭解自己或他人,而有一些想法和信念與高意識狀態中愛與安寧的狀況是不相吻合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被告知更多關於地球神聖計畫的事。

我獲悉,我們人類都是按照上帝(源頭)或者(創造一切之主)的形象被創造的。

我發現所有的生命形式,不管是人類、動物、植物、或是高維度的存有,都是通過能量、光、聲音和振動由印記的方式(imprints)顯化表達而成為物質形式的。

對人類來說,創造的能量的“印記”(imprints)為人類基因組設定好精確的DNA模式,那些聲、光和振動的序列反過來被翻譯成複雜而精確的核酸序列,而核酸序列反過來編碼氨基酸和身體的化學成分(過程)從而創造人類身體的器官和物理形式。

我被告知,當地球轉換到更高意識狀態和第五維度能量頻率中時,地球上的人類也將在能量上被啟動以擴展身體細胞承載光的能力。

那時,身體的能量迴路和脈輪系統將被重新校準以使用這個更快脈動的五維度能量。

這樣物質身體將變得更加有活力和能量。

現在我越來越頻繁地使用光之語言,很快我就發現我與天狼星有著密切關係。

我強烈感覺我一度曾經生活在那裡並且天狼星才是我真正的家。

我的指導靈告訴我天狼星也是與再創造的能量對齊的,這個再創造的能量現在正從銀河中心湧入地球為地球和我們進入第五維度做準備。

2003年,我開始與大角星人進行大量的合作,然後我發現我甚至可以不經思索和被教授就可以的說出和翻譯大角星的語言。

我內心莫名其妙就是 “知道”如何講出許多神聖的光之語言,當我說出這些語言話來時,人們就開始覺知到他們靈魂內在所具有的潛在知識和能力。

我意識到我在地球上的角色是連接天堂的管道,幫助人們與源頭或上帝的能量相連接,我就像一個車輪上的小齒輪--一個不可逆向把我們帶向新地球上的新生活的齒輪。

2010年夏末,我和丈夫一起坐在我們家的陽臺上,從那可以遠眺紐約北部五指湖(Finger Lakes)的一個湖區。

大概晚上9:30時,雖然已經九月份入秋了,可天還是有點熱。

突然間,我們都注意到一道巨大的白光在天空移動。

那白光停留了一段時間。它不是星星,也不像是飛機,因為它靜止在那裡而且是圓形的。

當我們看著那光時,我感到有能量灌進我的喉嚨並穿過我整個身體。

我開始非常流利的說出光之語言,我感到某人在對我說話,他告訴我他是飛船的指揮官並且“他們”將很快帶著資訊來拜訪我,而且我需要記下來。

這就是整個經過。那光迅速離開,水準地穿越天空,然後消失了。

幾個月後,在一個寂靜的飄雪的清晨的破曉之時,我被天空中一個巨大的白色發光體喚醒,發光體盤旋在我臥室外的湖面上。

我睡眼朦朧,望了一眼那光,並再次聽到九月份的那個聲音以心電感應的方式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它說現在是給我講述一個故事的時候了。

再一次,我被告知要記錄下來並與其他人分享。

第一天我還以為我在做夢,可是次日早上光體又回來了。

我才知道這不是一場夢,而那發光體也不是一顆星星。

我醒來後聽到同樣的聲音叫我起床並記錄,發光體如來時般消失了。

一瞬間它便離開了,從天際劃過而去。。

在第三日,我再也無法忽視這個光體和那些話了。

我知道我別無選擇,只能起床做記錄。

我過去多年做靈性管道的經驗教會我,如何區分哪些資訊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

我拖曳著來到廚房做了杯熱飲,這樣使自己暖和起來並神情穩定後,我坐下來開始記錄我所聽到的。
 “這是一個關於人類進化的故事。這也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不要害怕。你也曾像我們一樣,星星曾是你的家園。
我們很快將大量抵達地球,走在地球人類的中間,你一定不要恐懼,因為我們為和平而來。
我們滿懷愛意而來。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按照上帝---創造萬有的父神母神的形象被創造的。
我們與你們是合一的。
我們告訴你們這個故事是為了讓地球上的人們做好準備,這樣當我們到來時,你們會理解,也會準備好。”
我花了12個月的時間來寫下這個故事---“黎明前的曙光”。

每個字都是由我們銀河系(Milky Way Galaxy)的銀河議會(Galactic Council)通過心靈感應的方式傳遞給我的。

每一段開始時,我都不知道這一段的結尾將會是怎樣的,更不知道這個故事將走向何方。

為了讓我們可以理解這個故事,英語被使用來代表靈性的光語。

但是,我也在本書中加入了的真正手寫(書面)光語...光語言撰寫的版本是由我的新加坡朋友和同事Yantara Jiro完成的。

當你看那些字的時候,你能從中感受到能量。

英文版本的一些字詞拼寫是我的指導靈告訴我的,因此可能與你習慣的方式有點不同。例如,我被要求將亞特蘭提斯Atlantis寫作“Atlantes”。

在我寫這個故事期間,我也經歷了許多變化。

我更好的理解了我們所有人在地球上生活的目的和潛能,我開始能更好的表達自己靈魂的真相和本質。

帶著當初被給予我時同樣的愛和寧靜的能量,我同你分享這個故事。

這樣,我們都能更好的理解作為人類的意義,並能在新地球上開始一種新的生活。

Judy Satori
                               

http://judysatori.com/

通靈:Judy Sator(作者為新西蘭通靈人)
譯者:Terry & 其朋友 (13頁之前的翻譯,共365頁)

下載原文PDF檔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