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分享【大衛·威爾科克:揭露秘密太空計劃(第一部分) 】

(兩期新的電台節目,錄音文字版,最下方為mp3下載連結)

大衛·威爾科克2015年6月14日下午4:51

超過三個小時的超讚新信息,關於秘密太空計劃和為那些『通曉內情』的人而被提出的人類自發進化的更大問題!

地球內外所有事情正到達一個高潮。

最近宣告駭入所有美國聯邦政府僱員的所有記錄,甚至是最機密的那些,只是一個即將到來的巨大變化的最新主要路標。

太平洋標準時下午6:30更新:MP3鏈接一開始連不上,但此後已被修復。

請右擊它,然後選“保存”,這樣你就有一份副本!

未來比我們能夠想像的要更加美好

作為眾多例子的其中一個,加州水危機應該在幾個月的時間裡就可以得到解決,一旦我們得到大揭露。

事實上,水很快就會成為加州最有利可圖的出口,將它運送到美國整個中部和之外的所有炎熱地區。

已經存在多種技術能夠輕易地淡化海水。

加州就在一片海洋旁邊。

到處都是水!有什麼問題?

『水,到處都是水,但一滴都不能喝』可能在海盜時代是真的,但今天我們確有方法來緩解那些問題。

我們直接了解到的其中一種技術就可以淡化海水,產生自由能源,並生產出元素週期表上的任何元素作為一種副產品。

這種技術已經得到了國家最具聲望的大學之一的悄悄支持。

我從不只一個獨立的來源那裡聽到它。

就個人來說,知道這些技術存在而它們還沒被釋放是極其令人沮喪的。

目前,我對我的用水繼續保持幾乎是過於保守得可笑。

幾天不洗澡,而且廁所泛黃。好在我是一個人住。

同時思考一下『最黑暗的時刻是在黎明之前』這個事實,而我們比大多數人能夠想像的還要更接近它,​​是很有意思的。

『後大揭露』世界會改變所有一切。

我們正處在一系列壯觀揭露的邊緣,那會使得在UFO領域所有其它的信息、書籍、視頻和媒體看上去完完全全的過時。

每個人都會突然被一條『學習曲線』給淹沒,它會同時比他們所曾想像的要更令人驚奇和驚懼。

我們不會再以同樣的眼光去看待我們當今文明的記載。

在『後大揭露』或AD(After Disclosure)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非常不同。

是的……我們將需要學習一些非常令人苦惱的東西以通過這次轉變。

然而,正面影響遠遠超過負面影響暫時會讓我們所有人都經受的情感衝擊,作為一顆行星和一個(雜交)物種。

至少有40個不同的類人外星群體曾混合過我們的DNA——成千上萬年來。

我們有比外面大部分其他的人類種族更寬的情緒頻譜。

它既是我們最​​大的弱點,也是我們最強的力量所在——一旦我們學會如何控制它的力量用於正面。

就像被一片漫然『無用的』海水所包圍,一旦我們學會我們對於現實的掌控,我們對於『來世』(the Beyond)的渴求就會得到消解。

OK,那他們如此害怕我們發現的負面影響是什麼?

底線:宇宙中既有好人也有壞人。

兩者都被允許給我們呈現他們的信息。

我們經歷到的未來是我們所做出的選擇的結果。

我們的天然使命是經歷那量子躍變的時刻——那時實相本身的基態,以及與之相關的所有假定,都被根本地和突然地改變了。

我們集體的自由意志決定了我們免於負面性而受保護的程度。

當我們的行為是自私的、操縱的、控制的和暴力的,那會反過來允許精英控制者在更大規模上對我們做同樣的事。

不是你本人,我的朋友。

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創造了這些問題。

它們有些是從數千年來的業力形態上堆積起來的。

多次轉世的業力減輕。

正如我在《同步性之鑰》(The Synchronicity Key)中所解釋的,埃德加·凱西的解讀(Edgar Cayce Readings)詳細記載了成百上千個案例,在這些案例中,人們因為他們在古羅馬時期所作的行為而遭受到身體弱化的業報。

所給出的例子包括在競技場上人們嘲笑一個小女孩,在她的內臟被一頭獅子給撕扯出來的時候。

儘管這是那個時代社會所接受的一種消遣,但任何對於另一個處於痛苦與苦惱的人的足夠負面的情緒都會產生業力。

從《同步性之鑰》中所得到的最奇怪且最重要的領悟是歷史在非常精確地不斷循環這一事實,就像電影《土撥鼠之日》。

這發生的精確性是絕對驚人的。

有些案例中,在持續2160年的周期裡,這種重複在時間上幾乎可以準確到日。

在你將要讀到的訪談副本中,我告訴吉米·丘奇(Jimmy Church),我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聰明的人。

也就是說,設想方法去做到如何正確地研究和著述這些歷史循環週期,使它們通俗易懂,可能已經是最讓我陶醉的成就了。

我們繼續不斷地輪迴。

我在歷史頻道的《遠古外星人》(我是常客,在超過35集裡都有出鏡)裡經常談到的善意外星人在全世界各地的多個文化中播種了這些『週期數』 。

這個研究領域是如此的神秘難懂,以致為了挽救它給我們的時代,需要難以置信的努力——把我在超過20年的時間裡所遇到的資料的細微線索給連接起來。

由於它的複雜程度,它也不助於像《遠古外星人》這樣的節目,因此到目前沒有哪集是關於這一現象的。

現在我們有了整整一堆證據表明歷史是由更偉大的宇宙智能所編程,來指引我們為了精神開悟而經歷一個由智能確定的『劇本』。

為了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有必要理解和接受輪迴的真實性。

根據最初的教誨的直接繼承人,這是基督最大的秘密。

『在地獄中​​焚燒(burn in hell)』(Gehenna,譯註:希臘語,這種形式出現在諸如俄語聖經等譯本中,而在漢語聖經中被譯成地獄,英語對應的是the Valley of the Sons of Hinnom,即欣嫩子谷,位於耶路撒冷西南邊——在基督時代它用於焚燒垃圾,罪犯的屍體也會被拋入該谷焚燒,其隱含『淨化之地』的意義,這在《同步性之鑰》一書中有詳細解釋)

這個說法的真正意思是減輕(burn off,燒掉/消除)業力。

我們現在所說的『永恆(eternity)』(Aion,譯註:希臘語,Aion是一個時間性概念,實際上是指一個世代)一詞只是意味著一個時間週期。

我們被警告的『永恆地獄(eternal hell)』(譯註:根據前面的詞源考究,它的原意更接近『一個週期的淨化之地』)並不是某種我們在死後經歷的宇宙煉獄。

它正在發生著——而其火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熾熱。

最高準則/最高指導原則(Prime Directive)使它變得艱難。

外星人,不管正面或負面,僅僅不被允許就那樣華麗現身。

他們不能自發地決定順便拜訪,在『今夜秀』節目上登台露面。

最高準則不僅僅只是你在《星際迷航》中聽到的一個主題。

它是宇宙中的絕對法律,所有存有,不管正面或負面,都必須遵守。

然而,某些特定個人確實能收到直接接觸。

這是我們如何學習到真相的一個基本部分,在過去和在現在皆是如此。

去年2014年10月份,科里·古德(Corey Goode)站出來並開始與我分享大量關於秘密太空計劃(SSP)的情報。

在他跟我說的時候,我把所有東西都寫了下來。

他獨立地證實了我從其他內部人士那裡聽到的數百件事。

只有在他決定正式棄用他的化名GoodETxSG並站出來之後,他才開始在現在收到直接的外星人接觸。

從他那裡聽到最新更新感覺真的很超現實,因為從那時起,他已經被帶到超過十幾場不同的會議上。

我理解大多數人可能認為這是胡扯。

『最高準則』的一個基本部分是沒有證據的真理(truth without proof)。

更高層次的存有不能簡單地向我們顯現他們自己。

在干預能夠發生之前,必須要有呼求,即足夠數量的人請求他們的幫助。

不斷有『神聖干預』發生著,我們真的是蒙福的。

這是唯一阻止陰謀集團摧毀我們大多數人生命的事情。

殭屍計劃(The Zombie Program)【FRANK 註:這就是之前在美國新聞媒體或者在刻意製作的影集節目上不斷灌輸大眾恐怖的場景,都是陰謀集團為了預先製造恐懼所做的鋪路】

陰謀集團在構思眾多試圖殺死地球上大部分人類的不同方式上一直都是非常具有創新精神的。

我從三位可信的不同內部人士那裡了解到的更為令人苦惱和震驚的方式之一,實際上就被叫做『殭屍計劃』。

利用先進的複製技術,1.5億個人在美國被生產出來,全都被存放在洛磯山脈西部的地下基地裡,還有另外1億在歐洲。

他們看上去多多少少像普通人——不是你在電影裡看到的那樣。

這些人通常會穿著花格子襯衫和藍色牛仔褲。

然而,他們攜帶一種奇怪的傳染病毒,使他們每個毛孔都可以流血,包括他們的指甲。

他們被編程為有一種無法滿足的慾望想去攻擊和吃掉其他沒有感染的人。

當正常人接觸到他們血液中的病原體,他們(正常人)會在24小時以內恐怖地死去。


僅僅被這些生物的其中一個的指甲刮到都會足以導致死亡。

事情一搞定就用噴霧劑關掉它。

陰謀集團也製造出一種噴霧劑,可以被噴灑在這些『殭屍』所散佈的區域上。

否則,唯一有效殺死這些喪屍的方法是使其腦幹和脖子分開,比如通過斬首。

陰謀集團的計劃是釋放這場瘟疫,引起數百萬人死亡以實現他們削減人口的目標,然後再用噴霧劑停掉瘟疫。

到那個時候,他們預計我們已經陷入了大規模飢荒、暴動、無政府狀態和混亂當中,進而導向戒嚴令和拘留營(人們會因為害怕『殭屍』而成群湧入)。

該技術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已準備就緒來製造這場“喪屍啟示錄”。

《活死人之夜》是第一部主要電影,試圖利用社會工程學(social engineering)來讓這場啟示錄獲得善意外星人的『授權』。

如果我們足夠多人看了這些電影並且真的相信殭屍會大規模地攻擊我們,那麼由於最高準則,善意外星人會被迫讓它發生。

整個計劃不得不被廢棄。

善意外星人是如此有效地阻止了『殭屍計劃』,因此它從未被允許發生。

簡單來說,沒有足夠多的人真的相信殭屍是真的從而使得這件事被允許發生。

陰謀集團非常清楚這一點。

他們繼續製作大量的殭屍啟示錄的電影和電視劇,希望能得到另一次機會。

其它生命形態,看上去沒有哪裡是像我們的,也同樣被用殭屍病毒來進行工程改造。

如果獲得『授權』,那麼他們偏好的現在會被用上的設計,是看起來像『灰人』的小生物,只有大約兩英​​尺高。

他們希望它們可以是『鬼祟的』(sneaky),迅速地到處走動,躲避抓捕,並抓人們的大腿來引起死亡。

從這個意義上講,陰謀集團覺得如果足夠多的人相信負面『灰人』外星人(是正面的),他們希望因此可以獲得授權。

再一次,這件事絕不會被允許發生。

每一個製造大規模人口滅絕的嘗試,傳統的和非傳統的,都被阻止了。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你剛剛讀到的是我已經獲悉了一段時間,並且知而不言的情報的一個例子,(我)還說我絲毫不想公佈它,因為它令人不安,而且是『恐懼色情』(fear porn )之屬。

然而,我們現在被(國際)聯盟要求,在即將伴隨大揭露而來的更大規模的『資料傾倒』(data dump)之前,發佈這份信息。

對陰謀集團而言,想要阻止大揭露現已太遲了。

它肯定會發生的。

如我們將要談到的,我的時間表一直排得滿滿的,脫不開身,但我肯定會繼續奮戰到底,寫文章及製作關於這一切的視頻。

我在最近的『沙漠中的接觸』(Contact in the Desert)會議上,在我最後的演講中討論了殭屍計劃,並不知道現場觀眾,包括一個8歲的小孩,會如何回應。

考慮到這個小孩在觀眾中,某些細節肯定沒有分享,如果他不在我就會。

讓我感到相當意外的是,所有人看上去對此都完全OK。

他們非常感激最後聽到了真相,並且沒有讓我審查我認為過於重口味而不適合我們聽的一些東西。

通過電台節目把信息傳遞出去

作為這項『盡可能多,盡可能快地揭露』的初步行動的一部分,我參加了兩個不同的電台節目來推廣即將來臨的會議。

自會議以來,我做了一期《遠古外星人》的錄製,一如既往地,它需要大量的研究。

自錄製以來,我一直在恢復身體。

回顧一下,我參加了新生活博覽會(New Living Expo)活動,幾乎沒有任何停工時間,然後是一次8集Gaiam節目的重要錄製,接著幾天后是『沙漠中的接觸』活動,又接著幾天後是《遠古外星人》,然後是一個大的恢復期。

與此同時,『負面致意』(negative greeting),如《一的法則》系列所定義,一而再,再而三地射向我。

身處這一切當中,要繼續前進並不容易。

負面致意的一個雖小但卻重要的部分是,我們正受到陰謀集團明目張膽的死亡威脅——前所未有。

這也伴隨著網路上由陰謀集團收買的博客寫手,在寫關於我的東西的敵意度上的劇增。

不過,我不再關心網上的仇恨。

大部分的麻煩是在處理個人問題上,以及對痛苦的人生經歷和記憶的淨化與療癒。

這一切聽上去很瘋狂……

是的,這一切聽上去很瘋狂。

然而,以陰謀集團手上現有的全方位的外星技術,製造可編程的複製體一點都不困難。

事實上,始於20世紀60年代,一項類似的複製計劃開始製造大部分的『灰人』,(那時)它們真的在進行劫持(綁架)。

有些劫持的確和外星人有關。

人們被大批地帶到地球外成為奴隸。

那是另一個我們很快就會面對的不愉快的事實。

電影《星際異攻隊》的意圖是幫助緩解這種打擊。

據稱,存在綽綽有餘的科技和能力,現已準備就緒來恢復在後大揭露世界所有倖存的俘虜。

負面計劃正被終止。

好在這些高度負面的計劃正被迅速地停掉。

負面精英已經失敗了。

現在他們只是處在最後的『邊緣』(limbo)期,在它變得眾所周知之前。

與其過多地擔心試著證明所有這些資料,我們收到指示,毋寧只是盡我們所能盡可能多地公佈真相。

這會有助於緩衝人們突然一下子聽到如此多的這種令人不安的材料所產生的情緒上的震撼和重力感。

到現在為止,對於殭屍計劃,我已經知而不言至少有兩年了——但不再避而不談了。

那只是需要了解的眾多奇怪事情的其中一件而已。

回到電台節目上……

所以綜上所述,我對我做的這兩個電台節目訪談很滿意。

第一個被一位匿名者謄抄和提交上來,從我開始講話半個小時以後——那是在討論我的音樂作品。

當我們『深入』並談及宇宙性的東西時,附本就開始了。

第二個節目是和Richard Garner,同樣在那個星期四,名為『到底怎麼回事』(What in the World!),它在SiriusXM上開播,通過加拿大外一個名叫“Canada Talks”的廣播電站。

這次出場對我來說非常奇怪。

在廣播前的15分鐘,我圍繞一首特別的歌曲——凱特·斯蒂文斯(Cat Stevens)的“狂野的世界”(Wild World)計劃了一整套流程。

我估計如果我提到這首歌,他們稍後便會在節目裡播放它。

當那同一首歌在我進入現場直播後就開始播放,這讓我完全愣住,而且極為震驚。

等到Richard讓我講話時,我已經讓我安定了下來——但只是部分地。我手臂上和我脖子後面的每一根汗毛都豎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

這是Canada Talks / Sirius XM上的全新節目,裡面你可以聽到在這非常奇怪的同步性發生後我的詫異:http://divinecosmos.com/media/files/dw5_27_15_WITW.mp3

到現在,Richard Garner已經成為我的好朋友和合作夥伴幾年了。

我很賞識他工作的高質量和連貫性。

外面有很多人都說他們是電台節目主持人,但我對我的合作對象非常挑剔。Richard總是做得很好。

實際上我們在這個節目裡沒有很深入地討論秘密太空計劃,但我仍然認為你會發現它是很值得一聽的。

同步性和大規模、自發的人類進化都是我們涉及的主要話題。

我們是在5月26日星期二,加利福尼亞時間中午12點錄製的——它在5月28日星期四晚上開播。

第259集『淡入黑暗』(Fadeto Black),和吉米·丘奇

這下一個節目是在2015年5月25日星期一——美國陣亡將士紀念日,現場直播​​錄製的。

如同我所說,副本複製者沒有把我們前半個小時的討論包括進來,因為它主要是談像我學習爵士打擊樂和最近的指彈吉他作品這些“短暫的”東西。

有一個音頻版本出來,但卻移除了某些大的片段。

我知道這些是一些最強勁的片段。那似乎並非偶然。

它花了吉米·丘奇的人整整兩週的時間來發佈一份未經剪輯過的原件副本。

我自個兒動手並恢復了那些缺失的部分,因為謄抄者是在原先剪輯過後的音頻上轉出來的。

這些片段『很神秘地』沒有被包含在原先的音頻裡的這個事實是非常有意思的,當你讀完我說了什麼之後。

音頻文件下載


來自天狼星的FRANK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