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9月23日訪問:分離文明與阿加森網絡 】

ROB:女士先生們,現在直接開始Cobra訪問。很高興和我的朋友,光之大使Cobra在一起。

一如以往,很多事情正在發生,今天我們都會談到。

就像我所預計那樣,事情正在升級。也有很多虛假信息計劃,所以現在需要更多的洞察。

我總是欣賞Cobra的平心靜氣,冷靜的風度和他不會激起反應的信息。再次,歡迎Cobra來到我的節目。

Cobra:謝謝邀請,很高興和你做訪問。

Rob:不論在哪裡,希望事情一切順利。

但我想先談談虛假信息的問題。這個星期在那個阿加森網站上你受到一些人的攻擊。

很多人迫切地問到:這是什麼,你怎麼看?

我最後看了一下那個採訪,我發現那裡有很多結論和判斷認為你支持金磚聯盟的一切,彷彿你就是IMF或者聯合國議程的一部分。

這完全荒謬。我訪問過紅龍代表和Louisa和他們的團隊。

他們對這方面有相當正面的理解。他們都在關注發生的事情。

就我知道的情況,那些人沒有任何證據。基於你以前的文章他們作出很多預測(指控)。

我不想讓你評論太多,但這類事情正在增多。

而似乎有些人知道了一些信息,但又不按常理而轉為攻擊他人。這類事件正在增加。

Cobra:這個情況是因為很多人以自己的理解在傳播信息,但他們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

他們沒有轉化內在的陰暗,當他們開始做這種事情,他們在暴露自己(陰暗的那一面)。

並且越來越多能量浮現出來,觸發內在的陰暗,使他們傾向於把這些投射到其他人身上,而不是去反省自身。

另外非物質實體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於乙太層,引發這些對其他人的攻擊行為。

因為這是分裂地表正面勢力的最有效方式,我很驚訝人們如此容易就落入那些陷阱裡。

光明勢力估計有50%的博主很容易受到這類操縱而去攻擊他人。

那些冷靜的人....我會這麼說,那些真正代表阿加森網絡​​的人不會公開地攻擊任何人。

Rob:是的,我們知道那個網站是某個和某個跟某個與阿加森網絡有接觸的人建立的。

我看了他們的網站,似乎與Luis的南美之旅的關於內部地球,阿加森網絡 ​​,淨光兄弟會這些見聞不一樣。

地下有不同意識水平的世界,我想你給我們說一下整體的情況。

我意思是,我本來以為有兩個陣營。

我以為有蜥蜴人、灰人政府、天龍星人、高大白人等等,另一方面又有非常正面靈性的網絡之類。

你能否跟我們說一下地下的情況。

不是說具體的位置諸如此類,但我想聽聽關於地下的正面團體。

是否有一些團體因為負面入侵而撤離。

我們談的那個團體把人類看作寄生蟲,這與我對正面阿加森網絡的印像不符。

Cobra:你是想我談現在地下的總體狀況還是過去的情況?

Rob:兩者都說一點。

Cobra:好的。一般來說,在人類歷史上有一些主要的地下派系集團。

有蜥蜴人/天龍星人集團,他們對整個行星有著強大的影響。

實際上那些蜥蜴人集團和地表的犯罪份子有聯絡,那些犯罪組織其中一些也會有自己的地下網絡,尤其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下面,他們與蜥蜴人和天龍星人合作。

然後又有一些組織叫做逃離團體[esape group]。

那些人從地表上撤離,因為他們不喜歡地表的環境於是轉到地下。

他們建立了自己的分離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

一些是來自古希臘,古埃及甚至亞特蘭提斯。

當地表出現大變動,很多人會進入地底建立他們自己的分離文明。

很多那些文明開始互相接觸,這樣阿加森網絡便形成了。

自從亞特蘭蒂斯崩潰,阿加森網絡 ​​就不斷發展。

這是一個有著一定聯繫的,獨立的鬆散網絡,有各自獨特的發展路線。

在1996年執政官入侵後,其中一些團體因為安全理由與其他的團體切斷了聯繫,他們走上自己獨特的表達之路。

很多那些團體在1996年的入侵後被滲透。

在那些地下區域發生了很多戰鬥,許多人死了,尤其在1996-2001,02年。因為地下有數百萬人死亡。

出於安全理由,那些組織和地表切斷聯繫。

然後我們還有抵抗運動,抵抗運動我已經介紹過很多次。

在過去兩年,發生了很多轉變,我會說是向好的方面轉變。

絕大多數蜥蜴人已經移除,唯一剩下的是奇美拉[Chimera]和他們的據點。

我會在以後再談他們。在2014年11月底12月初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進展,在抵抗運動和東方阿加森網絡和藍龍之間有了一次正式的接觸。

在各個派系集團之間建立了一些聯繫,整合和統一過程,在這之前他們是獨立的。

在東方阿加森網絡裡有大量的轉變和挑戰,因為其中有很多混雜的成份。

隨著與抵抗運動的接觸,那些混雜的成份暴露出來。

作為那次轉變的結果,東方阿加森網絡​​很大一部分現在與抵抗運動有緊密的聯繫。

其他的部分脫離了阿加森網絡 ​​,嘗試與陰謀集團聯繫。

今年初有很多行動以應付這個情況。現在情況好了很多。

Rob:好的。我有幾個問題。

當你說到亞特蘭提斯的分離文明,顯然是在亞特蘭提斯大災難後出現。

他們一些人不是真的分離出來,只不過是為了生存,靠著所掌握的科技建立自己的地下世界,是嗎?

Cobra:他們其中一些人實際上從大災難裡逃走,但大災難發生前很多團體已經轉入地下,因為他們不喜歡地表的環境,因為在亞特蘭提斯末期,黑暗勢力越來越強大。

大多數光明勢力為了生存和保持光的完整,被迫進入地底。

Rob:這有點像列木里亞[Lumera]的泰勒斯人,他​​們在最後大災難前建立自己的文明。

那個時候他們計劃建造更多的地下設施。

似乎這些地下文明,由於互相的隔離,有著自己的關於宇宙法則和接觸的文化觀。

這麼說在他們之間會有一些差異,是嗎。

Cobra:正如我所說,一個非常強大的統一進程已經開始,那些文化仍然會保持自己的獨特個性,但他們都接受宇宙法則,銀河法典和全宇宙都存在的普遍理解。

無條件的愛是開悟社會的基礎,那些文明越來越與這一點對齊。

當然,這是一個過程,不會一夜之間完成,但我會說地下的情況,大部分地方比一年前更好,很多那些地方已經充滿純粹的光和愛。

Rob:很好的消息。我想你更多地解釋一下中國阿加森網絡 ​​。

這個中國阿加森網絡是形成了一段時間還是最近才形成?我想你會稱為東盟。

Cobra:東方阿加森網絡 ​​已經存在成千上萬年,他們與地表保持聯繫。

他們是藍龍靈性的來源,現在他們再次用某個方式與東盟接觸,指導這個行星的轉變過程。

他們也為金融重置和東盟在地表的成立進行指導。

Rob:很好。給一些聽眾重複一下,當你談到抵抗運動,你說的是那個來自X行星的組織,他們清理了X星上的天龍星和陰謀集團,並且請求銀河聯邦來這裡幫助清理負面勢力,是嗎。

Cobra:是的。

但我要補充的是很多阿加森網絡 ​​的人過去​​15年來已經融入抵抗運動。

在2000年初有一波整合,在2014年底也有一波整合。

Rob:當你說整合,你的意思是不是他們進行訓練並參與對負面勢力的盡可能非暴力的戰鬥中?

Cobra:我意思是他們整合到抵抗運動社會中。

他們正式地獲得成功,因為他們的頻率,他們的目標和願景,他們的文化藍圖相匹配。

Rob:我看了那個阿加森網站一些內容。

我想你詳細說說,一些地下團體是不是對人類有敵意。

是否有很多這些半進化的文明,有一些先進一點的科技,他們會看不起地表人類?這種情況普遍嗎?

Cobra:不再是這樣了。

一些(地下)犯罪集團他們為地表黑手黨和陰謀集團工作。

他們是混雜的,一些是好人,一些是壞人。

他們不比地表人類更加進化,他們是某些從犯罪集團分離出來的團體組織,想要棄暗投明但仍然是混雜的。

很多這些組織已經清理了,其中一些已經加入光明勢力,一些人從地表下被移除-傳送到了其他地方。

一些人加入了銀河聯邦,有小部分人不得不帶到中央太陽那裡。

Rob:這就解釋清楚了。

我準備採訪科里.古德(Corey Good),我最近正在準備資料。我覺得他是真誠的。

我相信他沒有必要蓄意誤導我們什麼,但他似乎對人類與外星人互動這類的情況有清楚的解釋。

你能否評論他大部分信息的準確度如何?

從你的觀點和你的信息,他關於太空艦隊和不同的外星團體的描述是不是正確的?

Cobra:從我的信息來源他確實參加過秘密太空計劃[SSP]。

他對於他在秘密太空計劃裡的所見所聞的描述是非常正確的,我們說的是10年前。

秘密太空計劃有不同的集團派系,但這只是一個任意的劃分,因為那些集團都能併入另一個里面。

比如所謂公司派[Corporate faction]和太陽典獄長計劃有關,因為同樣的人從更高層控制著兩邊。

很多人被招募到兩個SSP項目裡而不知道高層的真正目的。

當然有很多正面人員從一開始就滲透到兩邊的秘密太空計劃項目。

實際上抵抗運動在成立抵抗運動之前,在70年代它叫“組織”,在1976-77年已經滲透了一個人進入太陽典獄長計劃。

我會說Corey關於Lexus和火星基地生活的描述是非常準確的。

實際上他揭露的一些細節不可能在網路上找到,它們完全正確。

因為我15年前也從我的消息來源裡得到這些信息。

實際上當我閱讀他的文章,那些我15年前就知道但遺忘了的記憶又重新出現,所以這是一種很好的共時性。

我無法確認他最近參加的地外會議,如果他能提供更多證明和證據我會非常高興。

但我覺得他的信息非常可靠,他正喚醒很多人關於SSP存在的現實。

直到最近,很多事情正在發生,比大部分人所能想像的要復雜得多。

如果人們因為我的信息和他的信息不同而感到困惑,我會說這是因為這個行星,這個太陽系的情況非常複雜,沒有人能看到整個圖景。我們全部人一起才能創造整個景象。

Rob:很對。他談到南方太空殖民地,那裡的人認為地球已經毀於核戰。

你能否確認火星上有沒有這樣的殖民地?

火星發生過什麼?是不是仍然有ICC或者負面SSP或者負面ET 的基地?

Cobra:我可以確認以前有很多這類基地,是的,那裡的人們被切斷了與地球的信息聯繫,他們被告知地球人類已經毀於核戰。

這個信息完全正確。

根據我的信息,那些基地已經解放和清理。

剩下的是非常特殊的SSP基地,和Chimera有關。

那些是仍然剩下的。這種基地沒有太多,但綁定了奇異夸克炸彈,還沒有清理。

Rob:好的,謝謝你的說明。

我想知道木星是氣體行星,那裡有沒有生命?

在木星上有沒有物質層面?有沒有正面或者負面的物理基地?

Cobra:在木星上沒有基地,因為木星沒有固體地表。

有一些平台和飛船在那裡的大氣層漂浮。

在木星高層大氣中有一些類等離子層,不完全是物質性,也不完全是乙太性。

那裡有等離子生命形態,與我們這裡有非常大的不同。

當然木星也有乙太和星光生命,在木星一些衛星裡面有細菌。

在伽利略衛星,即4大木星衛星的地表,尤其在地表下有光明勢力的物理基地。

Rob:謝謝。Frank Bell博士也提到在精神層面存在一種生命。

Cobra:是的。

Rob:我打斷了你的話,關於木星有沒有其他?

Cobra:我想說一下衛星艾歐,那裡有很多火山活動。

那裡的生命形態有點不同。在高溫富含硫黃的環境裡有細菌能生存。

如果科學家發送探測器到那裡,他們會找到。

Rob:能不能談談土星?

它是一個巨大行星,在占星學上它有著很多影響。土星上有什麼類型的生命?

Cobra:和木星相似,因為所有氣體巨星有適當的環境讓等離子生命體得以形成。

等離子生命體像個大氣泡,等離子大雲團,它們需要很多氣體巨星大氣層的放電才能生存。

一些土星的衛星有細菌生命形成的環境,有些衛星有近地表海洋,那裡有一定的深度和恰當的環境形成細菌生命。

當然土星衛星上有基地,有光明勢力的基地但也有一些土星系統的地方我不能說,那裡仍然有Chimera的植入物據點。

Rob:謝謝。在50年代的時候有一些太陽系的ET靈性接觸,有很多信息提到一個土星法庭Saturn Tribunal的存在。

那裡是不是有一個高維度的銀河聯邦機構,或者這是在衛星上的?你知不知道?

Cobra:是的,我知道你在說什麼。

銀河聯邦在所有主要星體以及太陽系周圍所有主要星體上都有存在,包括土星。

Rob:是不是物質的?

Cobra:有物質和非物質的。

Rob:好的。我想我要問一下其他人的問題。我快用了一半時間來提我自己的問題。

另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問題是敘利亞難民。我想知道歐洲的情況這麼嚴重,那裡怎麼樣。

似乎陰謀集團要把事情搞得更糟。這能不能作為一個機會,讓人類團結起來。

是的,難民可能會給當地帶來負擔,這確實是一個挑戰。

但你是否同意這是一個機會讓人類在同情憐憫中團結起來,解決這個現狀。

如果能,除了冥想外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給世界領導人,幫助減輕這個人道危機,我們作為一個行星能為敘利亞的兄弟姊妹做什麼?

Cobra: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你問的是誰。

如果你指向世界領導人,他們非常清楚這個局面的原因,他們可以輕易地解決,如果他們想解決的話。

他們知道很多事情,他們對敘利亞的情況有足夠的理解,這是可以輕易解決的。

在人類的層面,絕大部分的難民是被迫成這樣的,他們需要援助和支持。

一些人是戰爭難民,一些人是經濟移民,但儘管如此那些人是需要援助的。

需要有一個必需的平衡過程讓各方都能照顧到。

那些背井離鄉的人和難民接收國的人需要有一個平衡,因為硬幣一直都有兩面。

一些人收了錢來到歐洲,一些人的行為不那麼友善。

所有這些都需要考慮到,我們的冥想幫助緩解那些緊張,以便當緊張升級時人們能更冷靜地處事。俄羅斯也在採取一些措施。

Rob:因為金融系統是黑暗勢力的主要血液流動,這讓我覺得金融重置是有道理的。

當然我們所有人仍然在掙扎,尤其是光之工作者和那些無辜的人。

那天我給了一位坐在街上舉牌乞討,帶著孩子的母親20美元。

我心情非常不好。她不是一個吸毒者,不是利用這個系統佔便宜的人。

看著她的眼睛,我看得出這是一個絕望的母親。

這類事情在整個行星越來越多,這個金融體系確實需要治療。

再次,你能否對那些每個月都提出金融問題,擔心著他們個人財政狀況的人說點什麼?

說一下光明勢力的進展以及新金融系統將要做什麼?

Cobra:我說過許多次。

金融重置後,人們將從抵押帳戶獲得一些錢,因為這些錢屬於人們。

他們會直接獲得資金,可以投資到基礎建設上。

『事件』後整個情況將會好得多。

『事件』之前,我不期待有重大的改善。

市場會有可怕的波動,但真正的金融重置將會是一次突然事件,會在『事件』的同一時刻發生。

Rob:謝謝。抵抗運動有沒有非常清楚詳細的教育計劃,讓人們理解過去的經濟系統,告訴人們為什麼我們會這樣,我們能期待什麼,與這個新金融系統如何有聯繫?

我知道這個現在不能完全說出來,因為陰謀集團會知道。但你們有沒有相關的計劃?

Cobra:是的,教材已經準備好在『事件』期間及之後分發給人們。

Rob:好的,謝謝。我們又收到那個老問題。

談談和Chimera有關的乙太層和低級星光層。是否有持續的清理行動?我們仍然在加速清理那裡?

Cobra:是的,絕大多數實體已經從低級星光層和乙太層移除。

在等離子層,仍然有工作要做,但每天都有進展。

Rob:好的。我看了大量和天氣有關的影片。

全球很多地方有大水災造成重大的財產損失。

我好奇的是多少百分比的水災是由於行星頻率的自然改變而引發,有多少百分比和陰謀集團有關?

能不能談談哪些具體地區是陰謀集團造成的天氣影響?

Cobra:大部分是不斷增長的銀河中央太陽能量流入的自然反應。

實際上如果沒有銀河聯邦的幫助,我們已經經歷了劇烈的大災變。

所以我們是在緩衝帶裡。銀河勢力正在幫助我們保持行星穩定,而『事件』之後,天氣情況會開始冷靜下來,因為行星上的意識變得恰當,讓大自然的力量,那些與這股銀河能量互動的乙太存有更加和諧。

我會說人類大眾的意識確實能影響天氣,恐懼和人類意識投射的結合能夠影響天氣,不只是陰謀集團的科技。

Rob:好的,謝謝。有人想知道占星術是不是多餘的,是不是為了把我們囚禁在三維裡。

能不能說一下現在這個時間裡占星學的有效或者多餘性?

Cobra:基本上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但我要補充占星學在行星範圍上是非常有用的工具,我們可以用來促進行星解放過程,因為行星確實有能量場,那些能量場創造出干涉模式[interferene patterns],干涉模式很大程度影響到行星狀況。

如果我們順應那干涉模式的潮流,就能改善現狀。我們能加速朝向『事件』。

Rob:有人提出一個好的問題。這裡說到有很多靈魂在26000年前受困在帷幕裡。

你說過執政官控制了靈魂的轉世,他們阻止那144000個靈魂到來不就行了?

Cobra:執政官沒有完全地控制轉世輪迴。我會說他們控制了80%。

因為如果他們對此有著完全的控制,就不可能有人能逃離矩陣,也不可能解放行星。

Rob:你提到靈魂的揚升和下降。我們如何分辨一個人的靈魂是哪一種?

Cobra:所有那些從更高層面降下來的靈魂,會有一些那種連接的記憶,這對他們的非常自然的。

那些從物質進化上來的靈魂沒有那種記憶,對他們來說好像第一次爬山。

Rob:這裡有個問題,如果隨機異常沒有用,我們有沒有可能不通過體驗它就能知曉它?

Cobra:不可能沒有直接體驗就解決原生異常,因為你無法理解你沒有體驗過的事物。

Rob:好的,另一個問題。

為什麼人類種族在揚升中這麼重要?

有沒有其他種族作為整體,為了更高級的進化需要我們幫助?

Cobra:不是人類種族有這樣重要性,更多是因為這個行星很重要,因為這是黑暗勢力最後的據點,當這個行星解放,戰爭就結束了。

Rob:有人談到收割。你能否解釋一下,這不是一個恰當的術語?

這意味著很多不同的團體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這是執政官蜥蜴人的描述?你談談收割。

Cobra:一些通靈信息用那個術語形容揚升,其他信息用那個術語描述執政官偷取靈魂能量。

Rob:我想先問另一個問題,我覺得這個比較重要。我們的時間快用完了。

這個問題是:外太空或者其他存有的政治環境是怎樣的。

每個種族都是和平團結的?

源頭能與那些不是在地球上的存有更容易連接,所以我覺得宇宙其他地方應該是非常平衡的,是嗎。

Cobra:宇宙其他地方的人都能和平相處,因為宇宙的存有是無條件的愛的海洋反映。

在宇宙這個區域,那種連接幾百萬年前被人的用植入物切斷,其最後的殘餘就是行星地球及它周圍的小部分宇宙空間。

Rob:我將問最後一個問題。

能否談談現在的伊朗核談判。

你是否覺得整個伊朗核談判完全是陰謀集團的誤導,更多是宣揚恐懼?

Cobra:是的。

Rob: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談談。

有人提到教皇的訪問似乎是仁慈的,實際上是想把我們帶到新世界秩序的議程裡。

他們可能會提出碳排放稅,強加戒嚴法等等。

我們知道這不會成功,但這個信息指出這個振動的提高將更多地暴露出與陰謀集團有關的計劃,你是否同意?

Cobra:未來幾天發生的事情不會對行星形勢造成巨大的衝擊。

不論那些人發表什麼樣的演說,不論情況怎樣,這些都是暫時的,他們改變不了這個行星的命運。

Rob:謝謝Cobra,這是一個很好的結束。我也非常有信心。

我覺得我們的板塊運動的情況會糟糕一點,但正如你提到很多次,我知道銀河聯邦正在幫我們防止大規模的災難。

我想如果我們能提高自己的振動,事情會變得更容易很多。

Cobra:是的。

Rob:好的。你有沒有什麼最後的話,有關光的勝利接下來有什麼信息人們可以期待?

Cobra:是的,我會這麼說:九月最後的日子在能量上將非常強烈,我會對所有人說:不要被挑釁到。

保持自己的中心,畢竟大災難,小行星,新世界秩序這些思想形式正在崩潰,因為什麼都不會發生。

這將為一個新起點騰出空間,這個月結束之後我將會公開非常多的信息。

Rob:這是令人激動的,再次感謝你。

出現了一些技術問題我感到抱歉。

光的勝利,我們下 ​​個月再做訪問。

謝謝Cobra。

Cobra:謝謝,光的勝利。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