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地球盟友-Cobra【2015年10月13日訪問】

Untwine : 地表人類裡有沒有成立一些組織在乙太層和星光層上支持『事件』?

Cobra : 正在進行一些準備但還沒有完成。

U : 地表的乙太層和星光層裡有正面的外星人存在嗎?

C : 是的。

U : 能不能談談具體情況?

C : 現在談論這個有點早,因為乙太星光層的正面勢力在隱蔽工作,因為仍然有蜥蜴人存有。

當這些蜥蜴人移除,乙太星光層的正面勢力就會顯露自己。

這些正面勢力包括人類和其他光明勢力。

U : 來自地外的光明勢力?

C : 我不評論,但一支強大的光明勢力是隱藏著的,現在沒有暴露在乙太層甚至低級星光層。

U : 1977年阿斯塔指揮部電視中斷事件是真的?(注:1977年11月26日英國ITN電台的信號被一個自稱VRILLON的外星人所劫持長達六分鐘)



C : 是的。

U : 真的來自阿斯塔指揮部?

C : 是的。

U : 誰是阿努比斯[Anubis]。(注:埃及豺頭人身的神,亡靈的引導者和守護者)

C : 他實際上是亞特蘭提斯末期拜訪古埃及的其中一個外星存有。

U : 他是一個揚升存有嗎?

C : 現在是,當時不是。

U : 他所代表的原型是什麼?

C : 他代表著智慧的原型。

但之前,不同人對他的象徵意義有不同的解讀。所以我說的是現在。

U : 土星的真正原型是什麼?

C : 我會說土星揚升的原型是穩定[stability]。

不是收縮,不是壓抑,而是穩定和平衡。

U : 你在上一次更新裡提到1996年,太陽系內的所有存有都被植入。

那麼這個行星外的光明勢力成員,他們是被遠距離植入還是被抓住再植入?

C : 他們在等離子層被抓住,而不是物質層。

他們其中一些人在物質層,但大部分是在等離子層,乙太層或者低級星光層被植入。

其中一些人又被帶離太陽系,去到獵戶星系的植入物站點,然後再回到太陽系。

U : 所以這不是遠距離的植入?

C : 不是。

1996年在整個太陽系裡,在每個層面上,包括物質、等離子、乙太、星光和精神層面都有強大的蜥蜴人和天龍星人勢力。

U : 當一個人類嘗試移除植入物,你說過植入物會自動再生成。

這不是通過遠距離操作的?

C : 植入物通過與等離子層量子奇點蟲洞(tunnels of Set)和延伸至整個太陽系的等離子網絡連接而得到再填充。

U : 這麼說植入物從未被完全地移除?

C : 在1996年入侵前植入物曾被移除,但入侵後也有成功移除的情況但極為罕見。

當時揚升的人不是從地表,而是從阿加森網絡揚升。

我不會說出具體是哪個派別和哪個地點,但一些人從地表上撤離進入到阿加森網絡的一些地方,在那裡移除植入物並揚升。

U : 這些植入物是否與你之前說的一樣,在眼睛上方有兩個,在肚臍上方有一個?

C : 是的。

U : 你提到太陽系所有有感情的存有都被植入,這包括動物和植物嗎?

C : 動物沒有完全的意識。

它們有意識但沒有完全成形的『我是I AM』臨在,所以絕大多數動物沒有植入物。

有一些動物被植入,尤其是被陰謀集團利用作黑暗用途的動物,但這是很罕見的,不是普遍事件。

U : 植物有沒有?

C : 沒有。

U : 那麼光明勢力已經有技術來移除它們,但不能這麼做因為會觸發奇異夸克炸彈?

C : 為了不觸發炸彈他們正逐步地移除植入物。

我曾提到一份協議,我想應該是1年多前,有一份移除植入物的協議,他們正在實行但需要時間。

這花了更多時間,因為地表人類沒有完全合作。

U : 在一些會議上你提到男人的植入物在心臟,女人在第二個脈輪....

C : 不完全是。

實際上是位於心臟和太陽神經叢之間的一個植入物,它在心和性能量之間創造了分離。

這個分離男女各有不同。

U : 但植入物本身是一樣的?

C : 這個植入物在男女雙方中處於同一位置,但有著不同的植入物編程,以確保兩者關係的衝突。

U : 誰是哥倫比亞女神。

C : 這只是女神的一個名字。

如果你從拉丁語來翻譯,哥倫比亞意思是鴿子,這是女神維納斯的一個像徵。

所以這是維納斯的一個面向。

U : 佛陀是不是那70個從地球揚升的大師之一?

C : 是的,但他沒有走上大多數揚升大師相同的道路。

一般而言,我可以說他是其中一個揚升大師,一個非常高度進化的存有。

U : 他的雙生在這個行星上有人知道嗎?

C : 沒有。

U : 誰是多羅[Tara]女神?(注:佛教認為多羅菩薩是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化身的女性菩薩,因此有時佛教經論又作多羅觀自在菩薩、多羅觀音。)

C : 他的其中一位靈魂伴侶。

U : 她也是70個揚升大師之一?

C : 是的。

U : 聲波能不能達到非物質層面?

C : 當然可以。

實際上聲音通過乙太傳播,而不只是物質層面的空氣微粒的振動。

聲音總是有物質和乙太,也有等離子的面向。

它從來不只是純粹的物理現象,而是一種能量現象。

U : 聲音能不能到達星光層和更高的層面?

C : 某程度上可以。

當然有些聲音是純粹星光和精神的,它們實際上音樂背後的原型。

U : 亞特蘭提斯和利莫里亞沉沒的具體過程是怎樣的?

C : 發生了很多大災變,其中一些的原因相同,一些的原因不同。

主要的原因是26000年周期的銀河中央太陽脈衝有規律地到來,有時(行星的)能量網格能抵擋承受,有時不能抵擋承受。

在亞特蘭提斯後期,有大量的黑暗魔法,黑暗勢力存在,他們進行技術實驗控制能量網格,這又引發了少數最近的那些亞特蘭提斯大災難。

U : 然後海平面上升淹沒了大陸?

C : 大西洋中間曾經有一個大陸沉沒到海平面以下,因為海中間兩個板塊之間有一道裂縫。

這裂縫足夠大而造成一次大陸的下沉。

這和冰河末期冰川融化導致海平面上升不同。

這是兩個獨立的過程但又互相聯繫。

U : 冰河時期的冰川融化發生在不同的時間?

C : 實際上亞特蘭提斯大陸最後一部分沉下去的時候正是上次冰河時期的結束,所以兩個過程都在同一時間發生。

這是黑暗勢力的能量網絡實驗和銀河中央強大能量衝擊的結合。

U : 在線粒體逆轉的過程中速子扮演什麼角色?

C : 如果有正確的因素結合,速子就能引起線粒體逆轉:適當濃度的速子,線粒體主人適當的意識水平,適當的營養等等。

這些因素需要結合配對起來才能觸發這個過程。

U : 單原子黃金是否有一些形態會有危險?我們選擇這類產品時有沒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C : 單原子黃金並不危險,但有時人們賣一些不是單原子黃金的東西,但他們聲稱是單原子黃金,這又是不同的情況。

真正的單原子黃金是非常高振動的物質狀態,幫助我們在能量系統中到達超傳導性[super conductivity]。

這是提升我們振動頻率的好工具。

U : 有沒有方法辨別是不是真正的單原子黃金?

C : 你需要多做點功課,獲得更多的信息才能辨識真假。

沒有簡單的公式來識別,但網上有一些關於單原子黃金的好文章。

可能將來恰當的時候我會給一個鏈接,或者多解釋一下單原子黃金,但現在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U : 喬治·華盛頓和光明勢力有沒有關係?

C : 是的。

U : 他揚升了嗎,或者他仍然是一個普通人?

C : 現在他已經揚升了。

U : 什麼時候的事?

C : 20世紀後半。

U : 他屬於是1996年後揚升的那批?

C : 不,不是。

U : 最近的膨脹週期持續了多久?

C : 你意思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周期?

U : 是的

C:140億年。現在我們正好在膨脹和收縮的轉折點。

這就是為何銀河系這個部分正在進行大掃除的最深層原因。

這是對所有黑暗的一次徹底的清理,因為宇宙正在重新編排自己進入一個更高的演化螺旋,一切與之不相匹配的必須消失。

U : 前拉斐爾派背後有什麼人?(注:又稱前拉斐爾兄弟會,始於1848年的一個藝術團體/藝術運動,提出避免教條化,強調藝術家個人的責任去決定他們繪畫的觀點和方法。)

C : 我不會說直接,但這個兄弟會間接得到星際兄弟會遙距心靈感應的支持。

因為星際兄弟會把他們的理念,圖像發送給不同的團體,加快行星的進化,這是他們通常工作的方式。

U : 那麼星際兄弟會裡進行那些心靈傳導的人,他們在地表,地下,或者是地外,或者他們就是揚升大師,或者所有人有這麼做?

C : 他們無處不在。

U : 所以他們是一起進行這些精神傳導?

C : 他們有專門的工作組給特定的組織進行特定的傳導,這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準確和強大的冥想。

那些有適當意識狀態的人接收到這些意念化作自己的想法,在物質層面上使之具現化,他們有時寫成書,有時舉行會議,有時進行發明創造...這就是他們如何和尼古拉斯.特斯拉合作,這是其中一個例子。

這是目前為止地表人類發展的其中一個主要力量。

U : 所以那些被選中的組織主要是星際秩序的成員?

C : 是的。

U : 地外的光明勢力對於行星解放的計劃都是一致嗎?

C : 大部分是的。

實際上絕大部分阿加森網絡,包括抵抗運動和外星的正面勢力,他們是完全團結的。

但去年最近加入的一些阿加森派系,尤其是東方的那些,其中一些古老的團體在整合進來的時候有很多麻煩,因為他們其中一些人非常傳統,他們看起來就像地表那些傳統的龍族,他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所以我不會說每件事都完全協調好,這個整合的過程仍然在繼續。

U : 能不能解釋一下科里.古德(Corey Good)拜訪過的昴宿星人基地?

C : 好的。那不是一個基地而是一個行星,是在昴宿星系統的外面。

我不知道他去的是不是那個,但我確定昴宿星團外圍有一個行星很多年前被用作人類人質和人類撤離者的治療點。

過去20年來很多人從這個太陽系以及這個行星撤離的存有被送到那裡治療。

那是一個天堂,一個非常正面的地方。

我不知道Corey說的是不是那個地方,但那是人類主要的治療中心,我將在以後的文章裡詳細說明。

這是最近的事,這個行星20年前還沒有人住,是一個空的星球。現在單獨用作人類療癒。

U : 在手機,筆記型電腦,Wifi路由器裡面的等離子裝置,它們在機器關掉的時候會不會跟著關閉?

C : 不會,它們全天24小時打開。

U : 即使你拿走裡面的電池?

C : 即使你取出電池。

另外你的電話即使在關機或者拿出電池時也會監視你,新的智慧型手機是陰謀集團一天24小時的監視裝置。

U : 這些等離子裝置是遠距離植入的?

C : 不是,它們有實際的工廠處理這些手機部件的等離子方面。

當物理芯片被製造出來時,等離子芯片也在同一間工廠,同一時間製造出來。

U : 這種事情什麼時候開始?

C : 這是逐步引進的,但我會說在過去兩年全面地實施。

所以如果你有一部舊手機,你可能是幸運的。

U : 這些等離子裝置通過遙距移除嗎?

C : 光明勢力有技術,他們很快會移除這些。

U : 在行星各地發現瘦長的頭骨,這是什麼人?

C : 這些人多半來自天狼星系,也有來自其他星系。

他們很多人都是非常正面的,嘗試在這個行星上改善環境。

U : 在馬爾他的地下墓室裡發現7000個頭骨,其中一些是瘦長頭骨,那裡發生了什麼?

C : 有幾件事發生。

其中一件事是有一場戰爭,這場戰爭是第一次執政官入侵的一部分,五千多年前的Kurgan執政官入侵。

一些人藏在地下系統裡躲避這波入侵,不幸的是他們被人發現和殺害了。

幾千年後,這個地下室系統再次被發現,作為一些人的避難所。

後來發生地震,很多人就這樣死在地下。

U : 所以建設這個地窖的人是那些有著瘦長頭骨的人?

C : 不,這是馬爾他島的,與女神有強大連接的新石器時代的人類建造的。

U : 同樣的人在島周圍建起了其他神廟?

C : 是的。

U : 聖殿十字原本的意義是什麼?

C : 這是一個雙重符號。因為聖殿騎士有光明和黑暗方面。

實際上兩個組織互相纏繞,互相想要滲透對方。

兩個組織都用同一個符號。

光明一方想通過它引導光明的能量,黑暗一方想用同樣的符號引導黑暗能量,所以這個符號是光明和黑暗勢力戰爭的焦點。

U : 在他們之前,這個符號也被其他團體用到,是嗎。

C : 這是一個古老的符號。

聖殿騎士只是一個更古老的神秘團體的其中一個版本。

所以我會說這是那個更古老團體的轉生。

U : 那麼在他們之前,這個符號的原始意義是什麼?

C : 一直沒變。自亞特蘭提斯起它一直是雙方的焦點。

U : 就像馬爾他島那樣,很多古代雕像把女神描繪為又大又胖的形象,這有什麼意味?

C : 那時食物是稀缺商品,如果有人很胖,這是一種權威的象徵,而那些肥胖女人是豐饒和富足的象徵。

這是那時的審美標準。

U : 馬爾他島上發現的很多古代女神鵰像沒有頭,她們本來就沒有?

C : 其中一些是的。

其中一些雕像製作的時候沒有頭,那些頭是後來根據宗教儀式的目的加上的。

比如一場儀式中雕像代表女祭司,某個頭就裝上去。

如果另一場儀式裡那個雕像代表天空女神,就裝另一個頭上去。

但有其他雕像本來是有頭的,後來基督教進來,他們蓄意把那些頭打破以褻瀆這些象徵。

很多羅馬時代的女神鵰像沒有頭,因為4世紀的時候執政官入侵,那些基督教教士把大多數雕像的頭打破。

U : 他們把雕像鼻子打爛也是這個原因?

C : 是的,他們破壞一切,手、腳、鼻、頭。

但頭是最重要的目標,因為他們相信移除了頭部就等於移除了雕像的靈性力量。

U : 拿破崙破壞獅身人面像的鼻子也是一樣?

C : 是的。

U : 能不能談談地球歷史上,格陵蘭的Thule(北格陵蘭一個地名,意為極北之地)的角色。

C : Thule其實是亞特蘭提斯的一個古代名字。

格陵蘭的Thule是一個亞特蘭提斯殖民地的舊記憶,那個殖民地就在那裡的北方。

有一個非常古老的傳說的碎片,說道Thule就是亞特蘭提斯,而不只是那裡北方的一個小殖民地。

那個傳說的碎片仍留在日爾曼人的神話中。所以這只是亞特蘭提斯記憶的一個反映。

U : 有沒有一些麥田圈是負面勢力造的,或者全是正面的?

C : 有一些麥田圈是地表人類做的,這些人可能不總是有最大利益。所以我不會說都是正面勢力做的。

U : 關於普京打壓本國的自由(人權)是不是真的,或者這是其他派係做的?

C : 這有兩個方面。

他正在為光明勢力工作,他支持東盟。

但他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有他不完美的地方。

但對比陰謀集團的所作所為,他的不完美要更少一些,我會說比起你在其他地方所見的大多數政治家,他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U : Yaldabaoth(等離子“章魚”)什麼時候創造的?

C : 幾百萬年前。

U : 怎麼做出來的?

C : 一個想要下降至物質、決定把他的意識投射到等離子層面的天使發射了一股脈衝。

然後那個天使和等離子異常之間發生一次強烈的互相作用,所以就有了現存於這個太陽系的暴行。

U : 那個天使一直是負面的?

C : 不總是,而是從他決定把自己的意識投射到等離子物質開始。

在這之前那是一個天使存有,但做出了錯誤決定。

U : 這個天使存有就是Yaldabaoth?

C : 我會說是一個墮落的大天使。

U : 能否談談光明勢力在『事件』期間如何利用媒體,誰會在電視上講話,有沒有預先錄好的信息?

C : 將會是相同的節目主持,相同的記者。但他們會收到不同的稿子。

他們的新聞來源將不是現在那樣,他們將會從某些人那裡收到媒體信息,這些人從抵抗運動那裡得到信息。

U : 有沒有預測過這些媒體人是否會接受這些信息?

C : 是的,他們大部分會。

U : 他們不全是受到腦控的?

C : 不是,他們只想保住飯碗,說他們不得不說的,說他們被要求說的。

當他們看到轉變,大部分人將會同意那些轉變。

U : 當我越過國界時通常會感到一次強大的能量轉變,能不能解釋一下?

C : 在乙太層和星光層,每個國家都有一個能量矩陣,那是該國人們的思想形態和情緒的組合,並與帷幕技術結合起來,它把精神和情緒矩陣改變和引導至某些方向。

比如針對德國人有某類編程,與法國人的有一點不同。

當你穿過德法邊界時你能感到差異。

U : Paypal、比特幣和其他類似得電子平台會不會在『事件』的時候關閉?

C : 他們不會關閉,但會掌握在光明勢力手上。

U : 所以『事件』期間人們能通過這些平台轉帳?

C : 不會在『事件』發生時,這些平台會臨時受阻,你能登錄並看到你的帳戶和餘額,但你不能進行任何交易,除非某些特殊的情況,但我不會說得太多。

U : [Rene D'Anjou]勒內.D'安茹公爵揚升了嗎?

C : 是的。

U : Julietta Montefeltro怎樣?(注:見2014年10月Cobra博客“奧多·布奇托羅會社”)

C : 也揚升了。

U : 誰是Pinto大師,他也揚升了?(注:Manuel Pinto da Fonseca,葡萄牙馬爾他朗格/醫院騎士團團長)

C : 是的。我不知道他之前的轉世是誰,但他現在是一個揚升存有。

U : 你提到每26000年發生的銀河中央浪潮有陽性和陰性的面向,銀河中央是否總是兩者同等地發送?

C : 不,它發送兩者的結合,取決於當時的銀河系需要什麼。

U : 你在之前的文章裡提到陽性能量浪潮一些非常嚴重的後果,你覺得陽性浪潮的最高意圖是什麼?

C : 最高的目的是清理和摧毀過時的舊架構。

比如有一個非常負面的文明,已經不可救藥,那股浪潮能把那個負面種族從行星上抹除。

這時那個種族需要在不同環境裡再轉生,伴隨著所有負面思想形態,負面發明和社會結構的毀滅。

U : 當黑暗結束,仍然會有陽性能量浪潮,但不會再摧毀東西,是嗎。

C : 仍然會有陽性能量,但這能量將激發人們果敢行動,探索宇宙,達到更高進化,不再需要毀滅什麼。

U : 此時在已經解放的宇宙地區,銀河中央浪潮如何向顯化?

C : 作為能量潮給人們激發和啟示。

實際上這能量是極快加速靈性成長與量子躍遷的好機會。


http://recreatingbalance1.blogspot.si/2015/10/cobra-interview-13th-october-2015.html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