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訊息【2014年8月26日訪談】

Rob –各位,Cobra已經在電話上。我們準備今天做一次偉大的訪問。

我們這個月也收到不少重複的問題。這個問題我也一直打算和Cobra討論一下,關於業力(Karma)。

我有幾點準備要說明一下。我們討論這個話題,想和人們分享。

我們收到很多關於業力的問題,世界上不同的宗教牽涉到因果的本質。就好像地心引力一直存在。

我們是光明的存有,發送出我們的思想,然後它們會返回給我們自己。

在某程度上,我們不得不體驗一些事。你說過.....Frank Strange博士也和Omnac Omnac一樣支持你。

【FRANK 註:以前沒有看過Omnec Onec訪談的人可以去看看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Nmyeo_4Qjg&list=PL2AB9FE7CC4363FBB

Omnac是一個來自金星星光界的女士。她要清理她的業力,來到地球上生活,她選擇來到這裡。

我會在我的雪士達山會議上分享一下她的很多教導。我想跟聽眾讀一下她是怎麼說業力的。
"業力可能經常被人誤解。很多人把業力看作為對過去和現在的行為的懲罰。 
實際上業力可以是正面的,或者是困難的體驗。業力也可能是對正面行為的回報。這都取決於靈魂個體。 
這是每個獨特靈魂的醒覺,經驗和責任。 
一個人越是醒悟,對他人的行為和關係越是負責,就會與業力有很多的關係,不管負面還是正面。"
她又說到:業力不僅在物理(三維)中,也在其他維度中積累。"

你是否一定程度上同意這個對業力的理解。我們以前也談過,你說到業力不一定是懲罰,這也是她所強調的。你能不能解釋得更詳細?

COBRA –我不同意業力是懲罰系統的這個見解。

我不喜歡用"業力"這個詞,因為它太沉重,也極嚴重地被執政官所誤用。

執政官實際上在這個行星上的兩個位面和物質層面上安裝了這個懲罰系統。我只會說有一個顯化法則。

如果你有負面的所作所為,你未來將傾向於吸引更多負面的東西。

我甚至不會稱之為因果報應法則。

對於顯化什麼,是由很多因素決定的。

我只會說,如果你專注於正面,你就傾向於顯化更多正面的事情,如果你在思想,情緒和行動上專注於負面,你就易於顯化更多負面的事情。

這裡沒有什麼懲罰。這裡沒有牽涉到獎賞和懲罰系統。

執政官扭曲這個事實,操縱和濫用它,並且真的在星光層和物質層面創造出一個懲罰系統。

所以我從來不會用這個詞,因為這個詞太沉重,我們也一直在誤用。

Rob –可能你也聽過我說這不是一個懲罰系統。

但我也會經常批判別人,失去耐心,我發出的這種能量會返回給我自己,變成一個課程。

這是一個成長的機會,讓你變得更有同情心和理解力,因為同樣的振動會返回給自身,這是一個學習的體驗。這是我的觀點,你是否這麼認為。

COBRA –我也不同意。我不會說行星地球是一個學校或者是一段學習經歷。

我會說有比反射負面體驗更好的方式去成長和學習,因為這裡是一個封閉循環系統。

在宇宙的其他地方,如果你有負面的思想,你將得到治療。

大部分人對治療持開放態度,並將獲得療癒。

我會說所有那些最古老的概念已經被濫用,讓人們相信並支持這個循環系統,這個轉世系統,讓他們認為自己有什麼要來這裡學習。不是這樣的。我不會同意。

Rob –在這點上我和你意見不一。我的理解和教導,以及所有我所理解和直覺感受的訊息中,也從我自身的經驗來看,我不會把它看作一個懲罰系統。我把它看作因果。

轉世是一個事實,在所有世界中是公認的。

物質世界也一直有這些問題,正如你所說已經有一些新的發展,我從金星人那裡聽說的有關不同位面的訊息也加強了你所說的。

這裡我想問一些問題。地球是否有一個與金星或者昴宿星分開的星光層?

COBRA –是的。每個行星都有一個物質層,也有一個乙太層和星光層。

一個行星的星光層與居住在行星上的生命緊密相連。

地球有一個直接與人類和其他生命形式相連的星光層,當然是與昴宿星系的星光層有所不同。

Rob –好的。你是否同意我們是靈魂,我們下 ​​降然後開始參與一個歷程。

靈魂在生命裡的過程和目的是通過一個持續不斷的揚升過程,開始於礦物,再到植物生命,經過數百萬年,在不同的世界體驗不同的感覺、情感,然後進化到動物形式,並再有一段非常長的數百萬年的體驗,然後靈魂成為一個物理(人類)存有。你認不認為是這樣。

COBRA –你所說的是一個可能的進化過程。

但這個行星上的星際人類沒有經歷過那個過程。

地球的星際人類經歷了一個不同的過程,當他們從中央太陽出現後,經歷了天使演化,再下沉到物質層面。

是的,這個行星上大部分的人通過了礦物,植物再到動物的數百萬年的階段。這裡我們有2股進化流在互動和整合。

Rob –好的。沿著剛才的話題,另一個我想問的問題是,你是否同意我們的靈魂有過不同的身體體驗物質世界?

我覺得在所有不同層面上創造的目的是要支持生命,不管在那個層面上的生命是什麼形態。

我從直覺和經驗,以及我對靈魂旅程的理解中,感覺我們一直在學習,進化和成長。

我想說的是,在過去,根據你的教導和我對人們問題的解答,指出有一些激烈的轉變在發生。

在數十億年後所有宇宙都在發生改變,有一種新的振動把正面和負面的世界轉移至一個根本不同的轉變過程中。

你是否同意作為一個聖靈的花火,作為無限的一部分,我們是共同的創造者。我們的個體表達是與最高神聖同在的共同造物者。

COBRA –是的,我同意。

Rob –好的。在討論其他人們提出的問題之前,我還想你評論一些問題。

我想跟你說一下Omnec訊息中提到的7條法則。

這7條基礎法則是神聖的。他們在所有世界中維持這些法則。

並且靈魂旅行是一種在所有世界都能用的技術,讓一個靈魂個體收集他們自己的經驗。

這裡是來自金星的7條基礎法則,然後還有7條神聖法則。

我想你評價一下:
  1. 知道自己的是造物者的一部分。
  2. 感恩生活的體驗。
  3. 不要評判而是接受所有存有。
  4. 知曉我們經歷過所有生命形態。
  5. 在每一世中履行我們的責任。
  6. 遵守我們所在的社會的自然法則。
  7. 從錯誤中學習,不要重蹈覆轍。
COBRA –我認為每個人都需要自己找出問題的答案。走進內在去感受,看看是否與你有共鳴。

Rob –好的。下面是7條神聖法則:
  1. 愛所有的生物。
  2. 用我們的能量支持我們的世界。
  3. 分享知識和智慧。
  4. 理解所有靈魂 ​​是平等的。
  5. 不要用權力來操縱和控制。
  6. 知道靈魂是不朽的。
  7. 每天感謝神聖合一。
這些是他們在金星遵循的法則。關於業力的問題我們還有很多,但現在我想談談其他。

"事件"之後,那些標量波技術植入物一旦移除,你預見人類的行為,思想和言談有多大的改善。

COBRA –當那些技術移除後我期望人類的行為會顯著改善。那個技術是人類做出古怪行為的其中一個原因。

Rob –現在你覺不覺得人類行為更多是受到執政官科技的影響,或者是因為腦控編程已經維持瞭如此長時間,那些不好的習慣已經在人類裡變得根深蒂固,而非因為標量技術真的有那麼大影響?

COBRA–它還是有很大影響力。當這個技術移除,光就能進來並瓦解所有思想控制編程。思想編程只能用恆定指數(constant entropy),經常性的負面轟炸來維持。所以當負面被移除,編程將開始自動消融。

Rob – Carlini研究所這幾年追踪強烈太陽耀斑和日冕物質拋射對人體的影響。這些症狀與太陽耀斑的時間一致。

強大的電流感覺流遍全身,伴有極端疲勞,覺得頭上有脈搏跳動、焦慮、心跳加速、發熱、流感之類的病徵。

關於太陽耀斑你有什麼訊息能分享。是否有其他因素可能引起這些近年才出現的新病狀。

COBRA –有很多因素能引起這個,太陽耀斑是其中一個因素。

強烈的太陽活動與銀河中央太陽活動的增加是對應的。

當然大部分那些病與太陽耀斑或者銀河活動無關,更多是因為執政官的標量技術。

標量技術能在身體裡引發非常古怪的感覺。

Rob –謝謝。我們說到壓縮突破,把光壓縮到...我想是行星地表以上和以下100碼或者300尺。

我們又有很多很多的星光層寄生蟲。

我們現在對這些星光層寄生體的處理到了哪個階段,不是指個別躲起來的執政官。

但現在我們清理到什麼程度,大部分寄生蟲都清除了?我們是否已經把它們壓縮到一個很小的地方?它們被清理了嗎?

COBRA –是的,在星光層寄生蟲方面已經有很大進展。它們幾乎已經絕跡。這已經不是非物質層面影響的主要問題了。

Rob –好的。作為附註,我給你發過一張圖片。有個人給我發來這些圖。它們看起來好像正常的地球生物,但我想你評論一下。它們像星光寄生蟲嗎?

COBRA –不。我看過那些圖,它們看起來像物質層面的生物體。

Rob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下一個問題,如果他們如此絕望和控制不了局面,那麼阻止奇美拉(Chimera)引爆奇異夸克炸彈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他們還不這麼做?

COBRA –因為會把他們自己也炸死,他們想要活下來。

Rob –貨幣重估和伊拉克第納爾在全球貨幣重置和"事件"裡有什麼關聯?有沒有可能一方推動另一方?

COBRA –關於所謂貨幣價值重估RV有很多討論。

我再說一次。在"事件"之前貨幣重估相當不可能發生,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全球金融系統都通過一個網絡連接到超級電腦上。

這是一個封閉網絡,不是像網路那樣的開放網絡。

這是陰謀集團,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奇美拉(Chimera)所控制的封閉網絡。

直到陰謀集團被移除前,RV不能發生。

因為它需要通過銀行系統重置,"事件"之前這個網絡非常不可能由光明勢力掌握。因為陰謀集團會報復,所以(事件前RV)不是好主意。

Rob –是的,但我們說的有可能嗎?

COBRA –發生的機會非常的小。

Rob –我和一些人談過,當然我不能公開他們的身份。

他們非常接近一些貨幣重估的高層人士,他們認為事情是有可能的。

但個人來說我不得不同意你。我真的看不到RV正在發生。我今天問他們是不是一種貨幣接著一種地重估,但他們覺得需要一次過全部完成,這也鞏固了我的想法,它需要有"事件"才能發生。

COBRA –是的,這是唯一讓它安全發生的方法,也是唯一平衡的方法。

Rob –是的,我覺得我們與那些人所想的相去甚遠。我從不對此抱有希望。

這裡有一系列的問題:RH血型,有些人聲稱這是聖杯。它是不是能追溯至耶穌?如果不是,那麼這個血系在哪裡起源,或者只是神話。

COBRA –我會說有13個正面血系,其中包括這個行星上稱為耶穌的那個人,但也包括其他人。

那個血系的目的是把光帶到這個行星上,有時它被稱為聖杯血系。

Rob –那最稀有的RH陰性血如何。我是AB陰性。

COBRA –這又是一個不同的故事。和聖杯血系家族無關。

Rob –這裡有一個有趣的問題。我相信意識和靈魂來自源頭並下沉至物質世界。

但什麼星系或者外星種族才是類人種族的起源,我猜有些人會稱之為原人亞當。

COBRA –類人型種族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進化,不只在這個銀河系,也在其他銀河系。

我不會說有特定的地方是人類種族的發源地。

類人型種族是一個普遍的原型,是物理法則下的自然結果。人型是物理身體在物質層面運作的最方便的方式。

Rob –很可能是由神聖的造物矩陣沿襲下來的。

COBRA -是的.

Rob -很好。這裡有一個我們已經回答過的問題:3D矩陣很明顯有缺陷。

一個通過採集能量來維持的寄生構架如何把它調整過來?我們說回到寄生蟲這方面。這是怎麼發生的?

COBRA –一個電腦程序的一個層面上有一個矩陣。每個電腦程序都可以被破解。

無論陰謀集團擁有什麼科技和裝置都有一個弱點,那些弱點會被加以利用,然後那些科技就被移除了。

失去科技的陰謀集團只是沒有權力的人類。

Rob –我想由此再問另一個問題:那些主要執政官們的情況如何。最近那些有極大影響力的黑色貴族和陰謀集團的高層成員有沒有被移除?

COBRA –在最近幾個月,不是太多,但那些殘存的陰謀集團正大幅失去他們的權力。所有耶穌會士和黑色貴族的權力丟失得非常快。

Rob –他們的手下甚至失去了後勤基地,是嗎。

COBRA –是的。在最高層他們也沒有了以前的力量,即使是半年前他們擁有的權力也多得多。

Rob –很好。在進行行星解放冥想時我們為什麼要順時針旋轉。有些人想知道原因。為什麼要順時針而不是逆時針轉動?

COBRA –這是顯化的旋轉方向,我們在顯化行星解放的現實。

Rob –很好。那我們為什麼要發出eeee和eeeahhh聲?

COBRA –發音實際上是ayyy ahhh(注:音A~R~)。這是要製造一個能量漩渦溶解二元性結構和這個行星的量子異常結構。

Rob –有人問到:我聽說其他星球上的人類也有物質身體。他們不會變老、不會生病、壽命更長。

他們在每個層面上都有肉體嗎?

根據所在層面的不同,在不同的行星上他們有著比我們更光明的振動,不管他們顯化在星光層,或者心智層面或更高的層面。他們是否像我們一樣有物理身體?

COBRA –這要根據情況而定。是的,在很多行星上人們都有物質生命,也有著不同的人類形態。

Rob –當他們去到星光層,他們擁有同一個但是更輕的身體?

COBRA –不是同一個身體。星光體的形狀有點不同。它有人類的外形但有橢圓形的光環繞著。

Rob –很好,我也是這麼想。另一個問題:在揚升後我們也能有一個更光亮的身體。為什麼我們要擺脫自己的物質身體?

COBRA –不是擺脫,而是超越它。

到了某一點你的意識整合了一切,你需要融入到這個層次的維度,到時你不再需要物質身體。

當然揚升後你仍然能製造一個物質身體,但你不會投胎轉世到這個身體,它只是一個全息投影。

Rob –是的,Omnec Onec談到金星上的生活,他們那裡一切都可以由思想來創造,但會有一個嚴格的教導如何顯化和創造的協議。

如果他們想做一張看起來像瓷磚,質地像草坪的地毯,他們是能做出來的。

他們也有社交聚會,以不同世界的歷史名人的外貌出現,其他的客人要推敲一下這個偽裝背後誰,這相當有趣。

有人問:你最近那篇『奇美拉(Chimera)的倒下』,你說到奇美拉(Chimera)是奴役隔離地球的主要組織,他們也奴役蜥蜴人和天龍星人。

能不能談談這些蜥蜴人和天龍人來地球之前是怎樣的。

COBRA –這個銀河系有很多地方,甚至是這個行星上有著真正的蜥蜴人和天龍星人住在地表下面。

他們也曾出現在獵戶星系和天龍星系及其他星系。他們在銀河系的這個區域傳播很廣。

Rob –所以生活在地表下面的他們是有意識的存有?

COBRA –是的,他們有一些人真的是起源於地球的蜥蜴人。

Rob –他們真的對地表人類有敵意還是因為他們的DNA被標量波技術修改了,使他們成為了奇美拉(Chimera)的工具?

COBRA –他們懷有敵意,但....。他們變得更有敵意,因為他們本性的負面一面得到支持,正面一面不受支持。

Rob –為什麼他們與我們分開跑到地下。為什麼他們不和我們一起待在地表,我們可以像其他行星那樣把他們接納他們為另一種生命。

COBRA –當他們變得太危險會毀滅地表人類的時候,他們被移除出地表。

Rob –噢,這是誰幹的?

COBRA –其他種族做的。在亞特蘭提斯進行的基因實驗中,有些人太過超前。其中一些人牽涉到蜥蜴人種族,這變得非常危險。

我們歷史上其中一些大災變實際上是把蜥蜴人從地表移除。

Rob –這裡有一個問題:如果揚升就是要去到另一個維度,那麼所有出色的技術工藝和建築物怎麼辦?

根據Omnec Onec所說,當金星變成星光體時,行星在一段時期內逐漸地變為一個星光世界。你是否同意。

COBRA –是的,這是一個文明進化到非常先進的階段。人類距離這個還非常遠。

Rob –那我們的整個文明還沒發展到星光維度,是嗎。

COBRA –是的。

Rob –轉變是什麼?人們都說4D、5D這類行星的揚升非常遙遠。那麼在物質層面是不是會有極大的提升?

COBRA –不止是物質層面極大的提升,而是不同進化道路的開啟。

現在這個行星上,人們有著各個發展階段。有些人會大幅地加速前進。

大部分人將在他們的意識中有一次量子躍遷。但他們的終點會有些不同。

Rob –這裡有一個問題:月球是什麼,為什麼不自轉。

COBRA –月球繞地球公轉,它是地球的天然衛星。

Rob –為何它不自轉,我們總是看到月球同一面?

COBRA –因為它自轉和公轉週期一樣。

Rob –根據一些訊息來源,銀河聯邦認為地球不宜居住,因為它只有一個月亮,單個月亮會引起強烈的情緒不穩定。你是否同意?

COBRA –不。人們對月球有很多想法,但月球實際上只是在放大已有的情緒。它也能作為一個光的門戶。

Rob –是的。我想它也可作為負面的放大器。是嗎?

COBRA –我會說..它只是觸發了受壓抑的事物。

當人們抗拒清理的過程就會變得負面。當人們順著這個進程不做情緒的敵人,它就不會增加負面性,而是淨化它。

Rob –好的。我再說一點,月球的轉動會影響到血液血清素水平,使情緒情感變得激烈。

對那些不控制自己每一個想法,處於情緒狀態的人而言,他們會發現自己的緊張程度達到一個新高點。

這裡有一個政治性的問題,為什麼普丁不正式公開陰謀集團的真正身份。

如果他是好人,為什麼他不拿出證據揭露ET的角色,打破隔離狀態?如果他轉變了立場,為什麼他在光明勢力這邊沒有更大動作?

COBRA –因為他是一個政治家,所有主要的政治家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受陰謀集團的控制。

陰謀集團仍然可以踢他走,甚至殺了他。如果任何著名的公眾人物揭露ET證據,或者採取激烈行動對抗陰謀集團,將引起陰謀集團對人類的猛烈報復。

我會說在俄軍裡有一些成分是被奇美拉(Chimera)控制的。你知道軍方總是控制著總統。即使在俄羅斯,軍方的負面勢力仍然一定程度控制著總統。

Rob –他是否有意地接觸抵抗運動成員?或者他只是想維持他的權力?

COBRA –光明勢力最近接觸過他。他已經從他們那裡得知一些情況 ​​,並收到一些指引,但他正試圖平衡不同勢力。

他嘗試使這個轉變對俄羅斯人盡可能簡單。他主要的動機是保存俄羅斯的民族利益。同時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東盟。

Rob –你是否覺得他的視角有所提高,能接受這個正在到來轉變?

或者你認不認為他只是想維護他的地位,做一個過渡時期的關鍵人物但維持他那種陰謀集團式的權力。或者你是否覺得他意識到整個翻天覆地的轉變?他完全上船(支持光明勢力)了嗎?

COBRA –我會說他80%在船上。

Rob –如果一些陰謀集團成員已經被移除,邏輯上他們的家人會發現他們不見了,並會在媒體上尋人。但為什麼我們沒有聽說那些被拘捕陰謀集團的人失踪?

COBRA –只有很少的人已經被移除,非常少。

Rob –好的。你能不能評論愛德華.斯諾登。他是真正的告密者還是虛假訊息的發放者。他知不知道行星解放和抵抗運動。

COBRA –他有一個非常正面的角色,因為他讓大眾知道NSA間諜項目的事實,這是非常好的。

Rob –這裡有一個很好的問題,我非常喜歡。

為什麼那麼多人認為他們前世是克莉奧帕特拉(注:埃及托勒密王朝最後一位女王,才貌出眾,聰穎機智,擅長手腕,心懷叵測,一生富有戲劇性。特別是捲入羅馬共和末期的政治漩渦,同愷撒、安東尼關係密切,並伴以種種傳聞逸事,使她成為文學和藝術作品中的著名人物。)或者奧西里斯(埃及神話,冥王)。

我們是不是連接到儲存在我們集體意識裡的記憶?這都是妄想嗎,我們是不是一些偉大靈魂家族的一份子?

COBRA –這只是人類想成為偉人的願望。這是星光層的一些一廂情願。

Rob –很好。我們要怎樣把合一理論和執政官統一起來?在意識裡覺察合一的同時要怎樣承認負面和美好的事物?

COBRA –實際上合一是源場(source field)。這是一切正面的意識場,它不包括隨機函數。它不包括負面本身。負面性是合一的邏輯對立面,兩者同時存在。

Rob –是的,我也是這麼理解。最高造物者自身是完全完美的,它分離出來,同時我們是那神聖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這裡有一個問題:那些決定在亞特蘭提斯沒落之前到來的人,是想來到這創造美好的事物還是想要幫助人類進化?

COBRA –我們來這裡幫助行星解放。我們看到這裡發生的事情,並想要阻止它。就是這樣。

Rob –星際種子們的一些靈魂家庭成員在飛船上嗎。

COBRA –這是一個很龐大的靈魂家族,一個光之家庭。是的,很多我們的靈魂家人就在飛船上。

Rob –這裡是另一個問題:如果銀河聯邦已經下令不准核彈爆炸毀滅地球,為什麼奇異夸克炸彈會是被關心的對象?

難道不能像核武器一樣使它無效嗎。我們之前說過這是更加困難的工作。有人說這似乎有點矛盾。

COBRA –因為核武器是非常簡單的技術,奇異夸克炸彈要更複雜一點,不是那麼容易解除,需要花點時間並涉及到一些現在正被處理的其他因素。

Rob –另一個問題是,幾千年來有很多故事企圖解釋地球歷史,由於隔離和陰謀集團的虛假訊息,引起了地球居民的困惑和迷失。

你能不能談談那個神話,關於一個大天使想要經歷物質體驗,這就是黑暗異常的起因。似乎這個故事被簡化了。

COBRA –這個故事裡有一些真相。有一個大天使想要體驗那個異常。他用非常複雜的技術下沉到異常中,黑暗勢力就是這樣誕生了。

Rob –但異常已經存在於物質層面,這是非常具挑戰性和困難的體驗。

COBRA –是的。那個異常已經存在,但當時還沒有蓄意的邪惡。隨著意識與那個隨機函數,潛在可能性發生互動,蓄意的邪惡就產生了。

Rob –那個大天使是一個特別的星際種族嗎。

COBRA –他體驗過很多星系,收集了很多星際的經驗。

Rob –這裡有一個關於死亡的問題。我知道有人能到達星光層,去到那些死者才去的地方,有些人能證實這個。

但有人問到,他們看過一些資料說人們死亡或者有瀕死經歷的時候會看到光之隧道,這是執政官轉世輪迴工廠的靈魂捕捉器。有沒有可能不要跟隨那個光之隧道來逃脫轉世。

COBRA –我不同意這個理論。我會說光就是光,不是光就不是光。

如果你跟隨(真正的)光,你會得到更多的光,這不是一個圈套。

然而當你死亡之後,在星光層確實有植入點;執政官也一直製造圈套。

但如果你跟隨內在的指引而行,你很有可能逃脫。

但在行星的表層,乙太層處於標量場裡。要逃離標量場是非常困難的。

那些死去的人實際上是被地球周圍的標量場捕捉。他們通常在標量場內轉世到下一生。

Rob –這是在低級星光層,人們無法逃跑?

COBRA –現在低級星光層比以往更容易。要逃跑是有可能的,但你不得不超越你內在那些行星表面的附著物(依戀/牽掛)。

Rob –在星球上到處都能聽到的那種嗡嗡聲是什麼。不久前這種聲音更加普遍,我也聽到了。這是惡作劇還是背後有什麼原因。

COBRA –這個聲音仍然在響,它是一種混合物。這是非常強大的乙太聲音。

但也有一些強大的等離子標量技術在製造次聲,這是能被人類聽見甚至被人體感覺到的。

它們頻率很低,在10-50赫茲之間,可以被人的耳朵聽到。身體在不適當的位置會感覺到一種嗡嗡低頻振動。

Rob –另一個相關的問題。很多人有高度過敏,這是因為電子矩陣還是很多因素的混合?

COBRA –這是因為一些....靈魂不得不變得靈敏來打開某些管道。這種靈敏會被執政官的技術誤用。所有電子等離子標量裝置能夠扭曲這種靈敏性使之變得不舒適。

Rob –我想問你關於多貢人的問題。在洞穴牆上刻有太空船降落故事的圖畫,在地上挖洞注水進去,又畫有海豚和人說話。這是真的嗎。

COBRA –是的。這是很久以前一些來自天狼星系的訪客。歷史上天狼星人大量出現在非洲中部和北部。

Rob –那他們不是類人而更多是動物。我明白海豚是更高級的靈魂。

根據Sheldon Nidle說,它們在海洋中編織和連接乙太矩陣以此治療地球。

海豚和鯨都不是類人動物。但你說它們像類人動物那樣是有意識感情的存有。

COBRA –是的,在這個天狼星系裡有很多水的星球,很多生命形式在那裡進化。有一些是類人的,有一些看起來像海豚,有一些像兩者的混合。

Rob –它們只能在水裡生存嗎。

COBRA –有一些是這樣,又有一些是因為自然習性要有水。

有一些是兩棲,有一些在陸地生活。在那個星系裡有一些行星有不同的結構,不同的水陸比例。

Rob –是抵抗運動選擇了你,還是你選擇承擔現在的任務?

COBRA –是抵抗運動叫我開設一個部落格,這不是我的主意。我收到一些建議。那時我對此不太高興,我覺得太早了。但他們說現在就是時候,去開個部落格。

Rob –我想這需要花很長時間來栽培。對於你的地表小組的支持,你個人覺得滿意嗎。

COBRA –我對一些人非常高興。

一些人給我非常正面的驚喜。但我也要說很多人給我不太好的驚喜,因為地表人們的合作比我所期望的更少。

這是為何事情花這麼長時間的主要原因。當我看到那些戲劇性事件,我真不能相信。

Rob –我明白。你希望地面工作人員再做點什麼?

COBRA –我希望人們開始並肩作戰。

如果你想解放這個行星,我們需要合作。我是認真的。我們需要共同的願景,共同的目標並為之共同努力。

Rob –我覺得我們所在的現實,這個物質層面是人類集體意識水平的顯化。

你是否同意當人類提升了自己的意識和振動時,能量才足夠成熟地迎來"事件"?

在某程度上人們必須堅持精神覺醒,盡可能多地了解這個星球發生了什麼。你是否同意這個靈性覺醒的過程也同樣重要?

COBRA –我會說人類的靈性覺醒過程只可能在"事件"之後。

"事件"會在奇美拉(Chimera)的科技被移除後發生。

光明勢力不再等待人類覺醒或人類合作,當然若能覺醒並合作則會讓轉變更容易和平和。

現在要做的是移除那些科技,當所有那些因素處理妥當之後他們會繼續下一步。

Rob –你不認為人們靈性振動的提高對在行星上產生轉變是意義重大的?你覺得我們現在的水平還是太慢了?

COBRA -如果我們要等待全部的人類覺醒這將要花幾十年甚至幾百年。

所以必須有一次光明勢力的介入來讓轉變發生。

當然每個人都很重要。每個靈性團體都能讓這次轉變更快更容易。

然而人類,我不認為人類現在能夠做個好的計劃讓這次轉變發生,因為哪怕在解放運動的領導人之間的合作水平都是很低而無法做出聯合行動。

因此這種聯合行動將來自行星地表以外,直到那時候我才看得到人類會跟隨這股衝擊,這個願景。

當我們有了實在的結果,確鑿的證據,人們才會醒過來。

人類無法只從內在的體驗中覺醒。他們需要確鑿證明,他們需要證據。證據將會提供。

Rob –我有點不同意。我覺得每個個體通過他們自己的靈性體驗都會覺醒。你是說如果沒有"事件",靈性覺醒無法解放任何人?

COBRA –這是可以的,但我不期望這會足夠大規模地發生從而產生"事件"。

我是說"事件"之後,當人們看到了證據,當光明到來,當陰謀集團被移除,大規模的靈性覺醒才能發生,沒有那些阻礙靈性成長才能發生。

我說的是全球範圍內的。當然,在個人層面上,你個人的覺醒由你來決定。而我指的是整體意義上的普通人。

Rob –好的,謝謝你的說明。這裡有個有趣的問題,在未來水晶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什麼用。

COBRA –水晶實際上是在物質層面高度進化了的物質,它們能反射更高層的意識,在轉變過渡期裡水晶將有一個重要的喚醒大眾的角色。

Rob –先進的治療技術是利用由水晶來引導聲、光和顏色頻率,水晶將是一個共振傳感器,是嗎。

COBRA –是的。類似的技術亞特蘭提斯人也有用,並且銀河系很多不同星際國度的人也有用。這將會慢慢介紹給人類,但在更高的層面我們現在就有這種技術了。

Rob –這裡有一個基礎問題,這是為南非聽眾讀出的。

這個問題的答案在網站上有,但我們有很多新的聽眾。各位需要上prepareforchange.net看看,也可以在Cobra,我的網站或者prepareforchange上購買"事件"書籍。

這會告知你們事情的大背景。這個問題你可以為新人回答一下:"事件"和新世界秩序NWO要帶來的東西有什麼不同。

COBRA –這是兩件完全相反的事情。"事件"是人類解放,是移除陰謀集團。這是人類的自由,把權力還給人民。NWO,人們都知道那是什麼意思,我不需要重複。

Rob –確實似乎人人都在期望NWO會做些什麼,我們都深深陷進去了。我們被控制得太久了,是時候走另一條道路。

不要期望另一個負面事物。班傑明.富爾福德和其他人談到9月有一個陰謀集團的陰謀。對此你有沒有什麼訊息。它會被挫敗嗎,抵抗運動有沒有著手處理。

COBRA –陰謀集團在不同的層面上有很多不同的計劃和虛假事件,沒有一樣會按他們的意願發生。

現在我們就生活在最大的控制等級中,這就是這個行星上NWO的最高階段,事情只會變得更好,不會變得更差。

Rob –宇宙是無限的嗎?

COBRA –我會說意識是無限的。物質宇宙受到物理法則和物質本身的限制。

Rob –我也同意。這裡有一個好問題:我們如何發展"我們是誰"的洞察力,一個有主權的個體怎樣與黑暗控制系統區分開來。

COBRA –圍繞主權這個事情有很多演繹。這不是要你與這個系統鬥爭,你不需要向這個系統發起挑戰,你只要退出這個系統,生活在裂縫中。

當你(在系統裡)變成隱形,當你活在一個不同的振動頻率裡,你就退出了它。

Rob –我想我們要轉到來一個問題:新金融體系的信用系統怎麼運作。

你說股票市場會永遠關閉,難道不會有很多普通人出來反對之類嗎?這種事情會不會讓基於金錢的人們陷入巨大的恐懼,或者是否有什麼計劃來緩和並解釋發生了什麼。

COBRA – "事件"發生時,銀行關閉不會引起巨大恐慌。

當然,在那段銀行關門的時間裡,一般民眾會通過大眾媒體獲得通知。

當抵押賬戶交付給人類,他們得到更多的富足時,人們會很高興,他們不會抱怨。當然少部分人會抱怨。總有部分人對任何事情都在抱怨。

Rob –很明顯那些投資到股市的人,他 ​​們不會再獲得股息,但他們會拿回等價的錢財。這樣人們才會歡迎新系統。

COBRA –是的。

Rob –很好。諾亞和大洪水的故事與亞特蘭提斯大洪水有關嗎,還是只是一個神話。

COBRA –是的,這與事實有很大關係,因為5000年前在近東地區有大洪水,當然大約11500年前有一場全球洪水毀滅了亞特蘭提斯。

Rob –諾亞是不是與高維的存有接觸建造方舟?

COBRA –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但不只在一個地方發生。它同時在行星很多地方發生。

Rob –那像諾亞那樣收集不同動物到船上的事情也在行星上發生過。

COBRA –是的。

Rob –高我和靈魂有什麼不同?兩者是一樣的?你能不能解釋它們的功能。

COBRA –基本上這是對同一事物的兩個表達。這是你內在的臨在。你可以把它描述為靈魂或者高我,它就是真正的你。

Rob –有沒有可能與靈魂斷開連接。

COBRA –這是可能的,實際上一些陰謀集團的成員就是這樣。

Rob –你意思是當他們被送到中央太陽的時候?

COBRA –不是,當他們通過不同的黑暗儀式,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選擇來經受不同的植入過程時,一些人逐漸地失去了連接,有些人則是在過去通過不同的實驗斷開連接。

Rob –很有趣。靈魂是我們自己,在一生中維持著個體的意識。那他們的靈魂是不是待在某種棱鏡裡,而身體通過某種技術當空殼來使用?

COBRA –在陰謀集團的案例中,部分靈魂被投射到....並且那部分或慢或快地斷開連接,有了獨立的生命並被元素生物,附靈或者其他東西所控制。

Rob –好的。另一個問題:埃及似乎有一場不錯的革命。

似乎光明勢力已經接管了那裡,平緩了局面並移除了穆斯林兄弟會陰謀集團代理人。但他們不向加沙的人民開放邊境,讓他們逃避最近以色列的轟炸。

為什麼抵抗運動支持的埃及政府不給想逃走的巴勒斯坦人提供庇護。

COBRA –以色列不同集團之間有些緊張。我會說面對埃及,那些以色列集團裡有某些破裂。

Rob –好的。這裡有人說他們聽從你話。你說過房子(有形資產)是投放金錢的好地方。他們於是買了房。他們又買了黃金這些實物資產。

他們非常擔心,因為有預言家說極移會在2年內發生,金價會下跌諸如此類。對那些聽從你建議的人們,你是否仍然覺得買房是一個好的選擇?

COBRA –當然是。第一,你需要聽從你自己而不是我的建議,我建議只是建議。我仍然相信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Rob –關於巴西總統候選人遇到空難你有什麼訊息。他似乎是一個正派的人,一些巴西人覺得他是被謀殺的,是這樣嗎。

COBRA –是的,很不幸陰謀集團幹掉了這個人。

Rob – Iphone與其他移動電話相比有沒有特別的風險。

COBRA –它們基本上都一樣。從輻射到監控,移動電話有很多風險。我建議如無必要不要使用。只在你需要的時候使用,除此不要用它。

Rob –另一個很多人問到的問題是強子對撞機。它是不是星門?是不是被陰謀集團所使用?會不會再次開動?

除了所謂的科學研究,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其他的訊息。我知道陰謀集團想拿到研究數據,用來開發一些負面的東西。

但這部機器本身是不是用作地脈干擾器?或者一件武器,一個星門?或者說其所在地非常重要?跟我們說一下強子對撞機。

COBRA –我這麼說:這個項目有一些好的方面,但基本上奇美拉(Chimera)在濫用整個項目。

我不能說太多,因為現在這個事情是機密。

在那裡有一些需要被阻止的事情將要發生,它將會被阻止。有一些不太好的計劃需要阻止。

Rob – 天琴星系人在解放進程裡的角色是什麼。你知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告訴我們關於這個種族的事。

COBRA –那個種族不直接參與到最前線,但他們正在人類中間激發創造力。

Rob –此時你對星際種子們有什麼建議。

COBRA –是的。我想提醒所有星際種子們,他們來自更高的維度,更偉大的實相,請盡可能與那個更偉大實相連接。

與他們的家鄉連接,與他們的星球連接,盡可能把那個實相帶到這裡。

這裡需要更高的振動,並且你們要與其他星際種子和其他星球的人們用正面的方式連接。

Rob –我們收到來自幾個聽眾的要求,想聆聽你對於夢境的看法。

COBRA –好的,但你要問得詳細一點。

Rob –給我們說說夢境是什麼。

COBRA –夢境是日常的一部分,因為我們存在的一部分位於物質層面。

夢境把我們與星光層相連。這是我們處理部分情緒的一個方式,這是不能在意識清醒時處理的。

夢境有一種象徵性的語言跟我們說話。

靈魂嘗試通過這種象徵性語言跟我們談話,但不幸的是執政官的技術能破壞我們的夢境並影響到我們所夢見的。

我們要對夢境顯化的來源非常警覺。這是否來自我們的高我處理我們的無意識,還是來自執政官的科技。

Rob –好的。另一個有關地球轉變的問題。

我被告知當我們很接近極移的時候,電力系統不一定會爆炸不過會短路。我們能不能期望這個作為大轉變正在發生的徵兆。

COBRA –你不需要擔心極移在第一次接觸前發生。第一次接觸之前不會有類似的事情。

Rob –好的。你能否評論一下舒曼共振。(注:1952年舒曼(Schumann)指出,地球和電離層可以構成一個諧振腔體,腔體中存在一個特殊的諧振頻率,這一頻率主要由地球的尺寸決定,並由全球的閃電放電激發)

COBRA –舒曼共振有很多個說法。

舒曼共振不是一個頻率,它是一系列頻率,描述電離層的共振頻率。

它不會改變,只是有某些關鍵頻率刺激電離層。1950年舒曼博士提出這個理論,很久之後才被測出。

它不像人們理解的那樣直接與意識有聯繫,但確實某個主要的頻率值與人類心臟的頻率是共振的。

其中也有一些宇宙意義,因為有其他銀河共振頻率存在。舒曼共振頻率在一定層面上與銀河頻率是同步的。

Rob –好的。有幾個人問到,是不是有15個主要的多維控制存有,他們負責控制地球網格5400萬年。你知不知道這件事,或者你從來沒聽說過。

COBRA –我聽過這個故事。地球網格被操縱但沒有這麼久。

是的,有一些負責控制的存有。有些人對他們有不同的命名。所有這些將很快被收回。

Rob –你會不會說15是一個準確的數字?

COBRA –這取決於你怎麼組合這些存有。它不是線性分佈的。

你可以說這是一個200人的主要的團體。

你可以說這是15人小組,你可以說這是12人小組。這是一直在變化不是固定的。

Rob –這裡是我們最後一個問題。拆除奇異夸克炸彈和相關的乙太標量武器,以及移除奇美拉(Chimera)取得了多少進展?

COBRA –我會說已經有了進展。我可能會在一兩個星期內寫一份報告。

很多訊息不得不保密,因為這是非常敏感的行動。

整個事情比核武要更加危險。對於實際的行動沒有太多能說的。

這就是過去幾個月沒有太多訊息公開的原因,因為這些行動還在進行中。

Rob –好的Cobra,非常感謝。

這是一次精彩的訪問,我們回答了很多問題。謝謝你今天抽出時間。

我們下 ​​個月再談,謝謝各位,光的勝利。

COBRA –謝謝大家收聽,光的勝利。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bra-interviews-page/

中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