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克里昂【覺醒後的八大轉變】

想知道自己或身邊的人是否已覺醒,下列這八項可以簡單的判斷,這些徵兆都是依序產生,而且是無法跳過的。 第一項轉變 人類覺醒後的第一項轉變就是 好奇。 他會去詢問:『這是真的嗎?』這就是出發點。 無論哪一位治療師,或追求真理的人,都要歷經這樣的階段。 這個週...

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

分享【威廉‧範杜因(光明會盟主)於2014年畢德堡會議的公開演講】

畢德堡會議主導人為光明會盟主威廉‧範杜因,由內容中可以明確的看到陰謀集團操控世界的事實已經浮出檯面,不過當然,他們可以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很好的控制者,而不是坦誠的招供他們就是破壞這個世界的始作俑者。

這篇內容主要反映出陰謀集團的行事風格和價值觀,羅斯柴爾德家族提倡包容性、資本主義,而光明會派系則是提倡新世界秩序、拯救蒼生,他們用這種似是而非的道德觀念合理化所有的做為,並且透過各種手段不管是再狠再毒都可以說是為了人類長遠利益打算來使用。

※本文內容如下,內容下半部附上部分與會者名單

【FRANK註:由演講內容就可知道為何有許多人相信他們的謊言、由參與和邀請的名單裡,你們就可以知道有哪些部分的人真正在全球背後控制影響著大眾,而表面上卻看起來是正派,這是我分享此篇給大家都原因】


各位先生女士:

歡迎大家蒞臨哥本哈根參加第60屆畢德堡會議。

回想1954年畢德堡俱樂部剛成立的時候,先父貝恩哈德親王(本名:威廉‧蓋瑞特‧範杜因)和亨利‧季辛吉就決定要辦一場活動,讓全世界的產業大亨、政界名流和文人學者可以齊聚一堂。

1958年第四屆畢德堡會議結束之後,俱樂部成員合力促成了羅馬條約。歐洲經濟共同體就在只有六個成員國的情況下誕生了。

如今歐盟有28個成員國家,而畢德堡俱樂部會員為134個會員國家提供諮詢建議。

(譯註: 官方紀錄羅馬條約於1957年3月25日就已經簽署,1958年1月1日生效。除非範杜因這位光明會盟主知道內幕,不然暫且當成是口誤。)

本人今天的演講會透過我們的新敵人—新聞媒體正式對外發表。

畢德堡俱樂部不是秘密組織,從以前開始就不是。

社會大眾或許會認為我們很神秘,但我們只是希望讓討論的主題和決策保留給內部成員知曉罷了。

我們不是邪惡組織,我自己也沒有全知之眼。

就連我的祖先們也只是確保美鈔上會出現全知之眼的圖樣,僅此而已。

畢德堡俱樂部無關陰謀,不過總是有民眾和陰謀論者對我們有種幼稚的幻想。

我不管在座的各位權勢有多大,我相信這裡沒有人會手牽手圍坐在某間暗室的會議桌旁,一邊眼睛盯著水晶球,一邊策劃著世界的未來。

畢德堡俱樂部的外界形像一直深受陰謀論者、專題記者和媒體大亨編造的各種誇大的流言蜚語影響。

但是那些傳說真的就是我們聚會的原因嗎?難道我們有用豪奢而且神秘的形象包裝自己嗎?

回歸主題,我今天跟弗立茲‧史普林梅爾這位備受爭議的學者講過話。他花了二十年以上的時間研究光明會。

我十分欽佩這位先生的勇氣和遠見,而我想要改變歷史。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權利活到未來。如今許多民眾因為自己國家領導人的緣故,過著水深火熱、任人擺佈甚至是灰心喪志的生活。

但是他們總是心懷笛卡爾式的無謂幻想,盼望神某一天會派救世主來解救蒼生!

神對人類有別的計畫。祂創造善惡兩者之間的平衡。

時代一直在改變,而我樂於感受這些改變。我感覺到現在民智漸開,而且覺醒的人數急速增加。

人們開始問我一些很深刻的問題。他們最想知道的是:什麼才算是對的事情?

多半是杞人憂天的人會問這種問題,他們以為整個世界亂到無可救藥,到處都充斥著貧窮、不公不義和悲情。

畢德堡俱樂部何德何能可以如此地強盛?

正是因為它本身堅忍不拔的毅力。我們的成員和訪客來來去去,但是組織製度卻越發茁壯。

地球上沒有總統、獨裁者還是總理膽敢對我的名字有意見,就連俱樂部會​​員也沒人有種造次。

因為他們全部都知道,真正掌權的是幕後運作的光明會,而自己只不過是強大組織在前台的魁儡。

世界的經濟正在崩潰。民眾被他們搞不清楚的事物牽著鼻子走。但這股力量又驅使他們為了自身利益而盲目行動。

這就是民眾近來在幾個重要國家和美國做的愚蠢行為:他們想要自己決定國家的命運!

希拉蕊‧柯林頓昨天告訴我:美國近來發生了一連串​​的社會運動,搞的國家尊嚴快要掃地了。

就因為民眾感覺自己的身家受到威脅,就連忙禱告,責怪自家的政府、畢德堡俱樂部還有萬惡淵藪的光明會。

前幾天外交關係委員會在布魯塞爾開會,我在會議中針對全球的覺醒浪潮可能導致革命的議題提出了警告。

在場的各位有著各式各樣的意識形態,每個人的經濟、文化和政治背景都不一樣。

但正是想為全人類找出一條生路的決心,在座諸位今天才能團結在一起。

至於那些沽名釣譽、貪圖名利就出賣自己國家的鼠輩。布希家族、穆加比、奧班、巴希爾、金正恩,這些人都是叛徒。

他們不僅背叛了自己的民眾和國家,更是背叛了全體人類。

畢德堡會議的目標就是成立單一的世界政府。

7年前的歐洲經濟差點解體。並不是因為歐洲的景氣不振,問題的元兇是美國和它不穩定的銀行系統。

2006年美國房市大泡沫,所有與美國不動產連動的證券一片慘綠。全世界的金融機構都受到牽連,各國國債跟著爆增。

美國人的房市造成了全世界的經濟危機?就因為美國人貪得無厭嗎?世界各國真的得依賴美國的景氣過活?

另外美國還有一個問題:全民有獎的社會福利。

但是社會福利不代表一群沒路用的廢物可以成天坐在沙發上,獨自一人吃披薩、喝啤酒看電視,然後等下個月拿失業補助金。

如果一個正常人被問起人類或是政府存在的意義,難道他/她的回答會是為了讓後代子孫有全面福利津貼可以拿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人們想要有個國家,乃至於一個帝國。諸位要教導民眾去追求全球化。人們以為開創帝國需要很多錢。

但是金錢不是財富的成果。世界經濟的基石不是金錢,而是生產和創新。金錢沒辦法讓世界保持運轉。

金錢根本不具價值。當一家人在自己的菜園採收蔬菜水果的時候,他們擁有的才是真正的財富。

說到心靈控制。人心能影響整個地球,而以下是我對心靈控制的看法:它意味著人類的靈魂得以永存不滅。

我們因為它而得以享受其它普世價值。它使人類可以創新、有信仰而且它調和了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關係。

現代人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平,其實是在刻意地破壞自己的生活。為了更好的生活,結果被自身債務逼得自尋死路。

如果人類不改變這種生活態度的話,35%的人口將會走向滅亡。這些人毫無理由地糟蹋自己的創造力。

社會大眾責怪經濟不景氣。但是2008年的經濟蕭條不是要消滅全世界的資本主義者,而是要讓全世界的老百姓看清自己生活中的貪婪和懶散,還有見識貧窮的意義。他們只知道責怪銀行、政府和在場的各位。

我們就讓他們予取予求吧:

我們何不如讓老百姓們來管經濟、社會福利、看是哪天要發動戰爭還有負責未來世代的創​​新…. 希臘人和他們那筆還不清債務成天拖著其他歐洲夥伴下水,法國人正在投票給極右派的民族陣線來挽救自己的愛國心,義大利人死性不改。

我不是要各位感情用事,大夥兒可不是西班牙人。我更不想走上東歐、俄羅斯和亞洲的老路子。

然後輪到布魯塞爾和歐盟。讓他們放把火燒得一干二淨吧!那些成天坐在豪華會議室裡面,卻一無是處的廢物官員也一併燒了吧。

讓他們把赫爾曼.範龍佩轟出地球吧(抱歉啦,赫爾曼),不過他本來就是個廢物。

要知道: 布魯塞爾是光明會統治的邪惡首都

至於華盛頓嘛,說穿了就是群沒腦袋的老屁股。智障的共和黨員呼喊著擁槍自由和福音社區,白痴的民主黨員宣揚社會主義教條和專制統治。

你在華盛頓問個共和黨的鄉巴佬社會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差別,然後再去問個民主黨的小白臉槍枝管制和宗教信仰,結果都是一樣無解。

政府真的清楚民眾的需求嗎?政府官員知道自己國家的公民缺乏教育嗎?還有廢除健保制度的真相?我們在座的諸位要為美國的民眾解決他們的問題。

強大的美國可以把世界經濟導向人道支援的方向。我們將更能了解亞洲的市場。

槍枝、福音書和社會主義在這裡是不管用的。每個美國民眾都要以身作則,讓美國強盛起來。

老百姓可以為了全人類的崇高利益打理好這個世界!

我現在講的是道德,而不是科學或經濟問題。

人們真的會為未來的10年做打算嗎?人們在未來50年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們有權擁有夢想嗎?壞蛋又是哪些人呢?

我告訴我自己全人類都必須得救。但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

人性當中的殘暴等待著某人的蠻勇,而理性的人類等著完善國家的概念。我相信國與國之間的兄弟情誼。

但僅限於政客和商人們有心想解決國家內部問題的時候。

光明會的責任就是控制所有政府的一舉一動,提供社會大眾安全的保障。

因此我們制訂了各種規則,我們決定國家的政策。

畢德堡俱樂部必須引導世界的經濟走向,並且在人與人之間建立信任!

所有我們私下偷偷摸摸做出的決策,我一概拒絕。

為何我們要繼續在門的後面統治世界?我們何不面對群眾,並且出現在家家戶戶的梳妝台說聲:嘿,該醒醒了!

畢德堡會議就是光明會的工具。它就是因為光明會才得以運作。

畢德堡俱樂部是地球上權勢最大的團體。它就是世界秩序的警察,安居樂業的象徵,還有人類在理性時代的啟蒙導師。

我希望今年的畢德堡會議是我們為了後代子孫,而開始向世人敞開大門的第一場會議。

明年將會有許多正面的結果向世人證明我們不是壞人,而是在拯救全人類。因為人類根本無力自救。

原文:http://pentracks.com/blog/2014/05/william-c-van-duyns-opening-remarks-bilderberg-mtg-2014/

如果一群世界菁英和權利人士齊聚一堂真能拯救全人類改變世界,那為什麼地球上90%以上的人還處在一個艱苦的生活裡,為什麼每天都有因戰爭、疾病、分裂衝突、飢荒而死的人,又為什麼全​​球90%以上的人口都是貧困的,卻只有這些位於金字塔頂端的極少數人握有全球1/3的財富和資源,Why?

原因是什麼?這其實很明顯可不是嗎,是時候揭開陰謀集團的謊言了,部分各國政府也僅只是陰謀集團的操縱工具,每個人辛苦賺來錢最後都是回歸到陰謀集團手上,花點幾分鐘就能理解為什麼,這並不難,難的是沒人願意面對問題不願意接受真相,這才是造成這種現況永遠無法改變的原因。

我們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傳遞真​​相解放大眾頭腦,當人民團結一致後,才能做出正確且最好的選擇。

另外附上兩本可能值得參考的書籍:《操縱二十世紀歷史的黑手-錫安長老會絕密紀要》、《畢德堡俱樂部》

2014年畢德堡會議正式與會名單&流程表

活動流程

5月28日
歡迎第一批抵達會場的成員

5月29日
畢德堡年度會議開幕典禮─由威廉‧範杜因致開幕詞。
開幕演說─亨利‧卡斯特里談去年發生的革命、問題和改變。
全天的會議與遊說活動。
晚宴活動

5月30日
就畢德堡俱樂部的各項計畫進行辯論。

5月31日
敲定明年的計劃方針。
宣佈各項計畫的討論結果。

6月1日
威廉與歐盟各國領袖的早餐聚會。
下午:與銀行業界召開政策與人事會議。
晚上:畢德堡傳統舞會

6月2日
威廉與希拉蕊‧柯林頓的單獨早餐聚會,隨即會同其他成員召開腦力激盪會議。
亨利‧卡斯特里、希拉蕊‧柯林頓、赫爾曼‧範龍佩與威廉就未來的歐盟-美國關係進行討論會議。

6月3日
指導委員會公佈2014畢德堡會議總結綱要

指導委員會名單
亨利‧卡斯特里,安盛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艾迪安•戴維儂,比利時國務卿(榮銜)
威廉‧科內利斯‧範杜因,慈善家(光明會盟主)
赫爾曼‧範龍佩,歐洲理事會常任主席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彼得•卡靈頓,前英國外務大臣
喬治•奧斯本,英國財政大臣
2014年畢德堡會議正式與會名單
Paul M . Achleitner,德意志銀行股份公司董事長
Josef Ackermann,蘇黎世保險集團董事長
Marcus Agius,巴克萊銀行前總裁
Helen Alexander,博聞公司總裁
Roger C. Altman, Evercore Partners投資銀行執行總裁
Matti Apunen,芬蘭商業暨政策研究論壇召集人
Susan Athey,史丹佛商學研究院經濟學教授
Aslı Aydıntaşbaş,土耳其民族報專欄作家
Ali Babacan,土耳其副總理暨國務部長
Ed Balls,英國影子財政大臣(在野黨經濟事務的發言人)
Francisco Pinto Balsemão,葡萄牙媒體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Nicolas Barré,法國迴聲報總編輯
若澤•曼努埃爾•巴羅佐,歐盟委員會主席
Nicolas Baverez, 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Olivier de Bavinchove,歐洲軍團指揮官
John Bell, Regius牛津大學醫學教授
Franco Bernabè, ,義大利電信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傑佛瑞•貝佐斯,亞馬遜公司創始人暨執行長
Carl Bildt,瑞典外交部長
Anders Borg,瑞典財政部長
Jean François van Boxmeer,海尼根執行長
Svein Richard Brandtzæg,挪威HYDRO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Oscar Bronner,奧地利標準報發行人
Peter Carrington,畢德堡俱樂部前任榮譽主席
Juan Luis Cebrián,西班牙PRISA媒體集團執行董事長
Edmund Clark,多倫多道明銀行金融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Kenneth Clarke,英國內閣大臣
Bjarne Corydon,丹麥財政部長
Sherard Cowper-Coles,英國航太系統公司業務部主任
Enrico Cucchiani,義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執行長
Ian Davis ,麥肯錫公司資深合夥人
Robbert H. Dijkgraaf,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院長
Haluk Dinçer,土耳其Sabancı控股公司總裁
Robert Dudley, Group Chief Executive,英國石油公司總執行長
Nicholas N. Eberstadt,美國企業研究院-政治經濟的亨利‧華登席位研究員
Espen Barth Eide,挪威外交部長
Börje Ekholm, President and CEO,瑞典銀瑞達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Thomas Enders,空中巴士集團執行長
J. Michael Evans,高盛集團副總裁
Ulrik Federspiel,丹麥托普索公司執行副總裁
Martin S.Feldstein,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美國全國經濟研究所退休所長
François Fillon,法國前總理
Mark C. Fishman,諾華生醫研究中心總裁
Douglas J. Flint,匯豐控股有限公司主席
Paul Gallagher,資深大律師
提摩西•F•蓋特納,美國前財政部長
Michael Gfoeller,美國政治顧問
Donald E. Graham, Chairman and CEO,華盛頓郵報主席暨執行長
Ulrich Grillo, CEO,德國Grillo-Werke公司執行長
Lilli Gruber,專題記者–義大利La 7電視台女主播
Luis de Guindos,西班牙經濟和競爭力部部長
Stuart Gulliver, Group Chief Executive,匯豐控股公司總執行長
Felix Gutzwiller,瑞士聯邦院成員
Victor Halberstadt,萊登大學經濟學教授;畢德堡俱樂部前任榮譽秘書長
Olli Heinonen,約翰•F•甘迺迪政府學院-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
Simon Henry, CFO,殼牌公司財務長
Paul Hermelin,凱捷集團主席兼執行長
Pablo Isla,印地紡集團主席暨執行長
Kenneth M. Jacobs, Lazard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
James A. Johnson, Johnson Capital Partners房貸公司董事長
Thomas J. Jordan,瑞士國家銀行董事長
Robert D. Kaplan, Stratfor安全顧問公司地緣政治首席分析師
Alex Karp,大數據公司創辦人暨執行長
John Kerr,英國上議院獨立成員
亨利•季辛吉, •季辛吉顧問公司主席
Klaus Kleinfeld,美國鋁業公司董事長暨執行長
Klaas HW Knot,荷蘭中央銀行總裁
Mustafa V Koç,.土耳其山羊集團主席
Roland Koch, CEO,德國Bilfinger建設集團執行長
Henry R. Kravis,科爾伯格-克拉維斯-羅伯茨集團共同董事長暨共同執行長
Marie-Josée Kravis,哈德遜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副主席
André Kudelski, Kudelski集團董事長暨執行長
Ulysses Kyriacopoulos,希臘銀和重晶石礦業開採公司董事長
J. Kurt Lauk,德國基督教民主黨經濟事務委員會主席。
Lawrence Lessig, Roy L. Furman哈佛法學院-法律與領導教授
Thomas Leysen,比利時聯合銀行董事長
Christian Lindner,德國自由民主黨主席
Stefan Löfven,瑞典社會民主黨主席
Peter Löscher, President and CEO,西門子集團總裁暨執行長
Peter Mandelson, , Global Counsel董事長; Lazard集團董事長
Jessica T. Mathews,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會長
Frank McKenna,布魯克菲爾德資產管理公司董事
John Micklethwait,經濟學人總編輯
Thierry de Montbrial,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
馬利奧•蒙蒂,義大利前總理
Craig J. Mundie,微軟公司執行長的資深顧問
Alberto Nagel,米蘭投資銀行執行長
畢翠克絲,前任荷蘭女王
Andrew Y.Ng, Coursera科技公司共同創辦人
Jorma Ollila,殼牌公司主席
David Omand,倫敦國王學院客座教授
Emanuele Ottolenghi, Senior Fellow,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Soli Özel,土耳其卡地爾哈斯大學資深講師;土耳其Habertürk報專欄作家
Alexis Papahelas, Executive Editor,雅典Kathimerini日報執行總編
Şafak Pavey,土耳其國會議員
Valérie Pécresse,法國國會議員
Richard N. Perle,美國企業研究院駐院研究員
David H. Petraeus,美國陸軍退役將領
Paulo Portas,葡萄牙副總理
J. Robert S Prichard,德瑞思國際律師事務所董事
Viviane Reding, .歐盟委員會負責司法、人權和公民事務的副主席
Heather M. Reisman,加拿大Indigo Books & Music Inc執行長
Hélène Rey,倫敦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Simon Robertson, Robertson Robey Associates LLP合夥人;匯豐控股公司副總裁
Gianfelice Rocca, Techint集團總裁
Jacek Rostowski,波蘭財政部長暨副總理
羅伯特•魯賓,外交關係委員會副主席,美國前任財政部長
馬克•呂特,荷蘭首相
Andreas Schieder,奧地利財政部長
Rudolf Scholten,奧地利控管銀行執行董事
António José Seguro,葡萄牙社會黨秘書長
Jean-Dominique Senard,米其林集團執行長
Kristin Skogen Lund,挪威工商聯合會總會長
Anne- Marie Slaughter,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與國際事務教授
Peter D. Sutherland,高盛集團總裁
Martin Taylor,瑞士農用化學品公司前任董事長
Tidjane Thiam,英國保誠集團執行長
Peter A. Thiel,泰爾基金總裁(paypal共同創辦人)
Baroness Williams (Clara Molden)英國專業攝​​ 影師,名人御用攝影師
Craig B. Thompson,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總裁暨執行長
Jakob Haldor Topsøe, AMBROX Capital A/S投資公司合夥人
Jutta Urpilainen,芬蘭財政部長
Daniel L. Vasella, Honorary Chairman,諾華公司榮譽董事長
Peter R. Voser,殼牌公司執行長
Brad Wall,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省長
Jacob Wallenberg,瑞典銀瑞達集團董事長
Kevin Warsh,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傑出客座研究
Galen G.Weston,加拿大Loblaw Companies Limited執行董事長
Baroness Williams of Crosby,英國上議院議員
馬丁‧沃夫, Chief Economics Commentator,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家
James D. Wolfensohn,詹姆斯•沃爾芬森投資公司總裁暨執行長
David Wright,巴克萊銀行副總裁
Robert B. Zoellick,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傑出客座研究員

特別來賓:希拉蕊‧柯林頓,美國前任國務卿

翻譯:Patrick Shih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